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51期:谁来搬书?

       

文:  新欣老师            图:国星     

                                

  “铃……”换节铃声响了,几个学生跑前来,七嘴八舌:“老师,老师,我要搬书!”

 

  顿时,我仿佛成了大人物,好多人簇拥我,急着为我效劳,班上一时秩序大 乱。“回去原位,坐下举手,老师选!”我下指令。

 

“志轩,你这么吵,等下你更不可以搬书了!”

  学生赶快坐下,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接下来,我伤脑筋了,选谁好呢?丽丽、小樱我喜欢,俊轩、成义也不错……环视一个个可爱的脸蛋,真不想让他们失望,可是我没有这么多东西搬啊。

 

  此时,威俊突然冒出一句:“老师,你没选过我。”我不要学生以此来左右我,竟狠下心不选他。可是后来想想,如果我是他,好想帮老师搬书,但一年年过去了,同学都有机会,偏偏我没有,我会有什么感受?

 

  有一个学生,经常不做功课,但就喜欢帮我搬书。上课铃声要响前,她常笑嘻嘻地来到办公室:“老师,要搬书吗?”

 

  我总苦恼教学时间不足,有人提早帮我把书搬进课室,就能省下几分钟时间,我求之不得。这样,我让她搬了几次。

 

  有一天,她又喜盈盈地走来,“老师,有书搬吗?”我却正好发现她好多面作业空白。班上讨论了还不做?太过分了!心中有气,随口应道:“你总是不做功课,你不可以搬书了!”

 

  见她一脸失望、丧气,我想,这样做真的对吗?

 

  “老师,给我搬书!”志轩又站起来大喊了。不喜欢学生如此态度,我选了另一个学生。噢,志轩又开始发少爷脾气了,哼哼声不断,要全班的耳朵受罪。

一个成绩较弱的女生——晓晴也来到我跟前,“老师,我要搬书。”

 

  “志轩,你这么吵,等下你更不可以搬书了!”志轩的反应更激烈了。哎,志轩啊,志轩,这个令我头疼的男生——爱做领导者,爱表现,总要人迎合他的孩子。

 

被选中就是肯定

 

  隔天进班,我悄悄召来志轩:“老师今天想给你搬书,但你要答应我,必须安静上课,可以吗?”

 

  志轩大力点头。我心想,等下可以安心上课了吧。但没过多久,好动的少爷志轩又蠢蠢欲动,我立刻向他使脸色,靠近他:“志轩,嘘。老师很想给你搬书,如果你吵,就不可以了。”二年级的志轩并不笨,快快闭上了嘴巴。

 

  我也教一年级,这许多的小天使小魔怪常叫我又爱又恨,哭笑不得。精力充沛的他们更是喜欢帮老师跑上跑下,搬这搬那。

 

  某天,铃声响了,一个成绩较弱的女生——晓晴也来到我跟前,“老师,我要搬书。”平日我习惯选成绩好或办事能力佳的学生搬书,可她现在竟大胆要求,我有点意外。要选她吗?如果我让她搬书……她该会很开心,可能就因此爱上我的课,我就有更多机会鼓励她用功了,何乐不为? 

   

  “哎呀,思思在班上小便了!”班主任上来找裤子时对我说。“为什么?”我好奇。“因为她想搬书,就憋尿,结果最后忍不住……”思思是一个有家庭问题,成绩不佳的女生。

 

  此后,我常选晓晴、思思搬书。没想到,她们从原本不做,不会做功课,到现在不只功课进步了,还不时会举手回答问题。成绩佳的学生,平日学习表现中已得到师长很多的肯定与赞美,而这是许多成绩较弱的学生所渴望,但欠缺的。

 

  老师选我搬书!好光荣噢!老师喜欢我?这可能是许多学生搬书时的想法。尽管如此,当这群低年级孩子升到高年级后,自然就会对帮老师做事兴趣乏乏。要用搬书这码事给他们鼓励与肯定,就现在吧!

老师选我搬书!好光荣噢!老师喜欢我?

 

 

 

【哎呀艇长有话说】

有病的才需要医生

  这是一个小孩子的故事,其实也是一个大人的故事。这班孩子用“老师有没有叫我搬书”为准,看自己在老师心目中的“地位”,于是引出了一场儿童版的“较力战”。

  有用“期待的眼光”,有直接抗议,有用笑脸的,有站起来大喊,有细声要求的,有者为等搬书,憋尿,最后忍不住……

  而那些很想争取的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生命里有“待补的欠缺”:通常被忽视,成绩不理想,品行需改善,来自问题家庭……

  他们需要肯定与赞美,而老师是他们期待的对象。

  有位美术学院老师,他把一年级学生的水彩作品贴上布告板,展示展示。有人不明白为何他所选的大多是“不怎么样”的画作。他解释说:“因为他们比较需要鼓励。”

  成绩好的学生,作品贴上去,锦上添花而已,我们可以私下肯定他们,并向他们解释。如果成绩欠理想的学生,作品被选上,是雪中给他送了一块炭;如果他知道自己不大行,作品也从未被老师看中,那是雪上加霜。

  有病的才需要医生,老师们,很多时候,你们是医生。

 

另:新欣老师很忙,她没能亲自上“小活力号”,但她给我们寄了3篇故事来。而我们的船依然继续航行,告诉大家,哎呀艇长及一伙船员最近登陆了槟城的平安岛,并去看沙滩还有没有海峡殖民地时代所留下来的陶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