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所以,你要拣选生命(24.06.18)

受访:李志杰    

采访、整理: 晨砚

 

▓  李志杰,66年出生新加坡,6岁跟随母亲到新山,住长堤附近的组屋,后组屋拆了,变成了新马两国人民进出必经的移民厅。

他们一家是三代基督徒,公公是中国传道人。爸爸一手英文,处事有经验,年轻时在英国人公司做经理。后来公司结束,他去新加坡当建筑小承包商——这一切听起来都很好。

志杰的爸爸没上教会,有件事使他纠结:他有两头家。但妈妈有信主,从小母亲带他去教会。殷殷嘱咐:长大不要像爸爸。他在宽柔一小读书,他的同父异母弟弟坐在旁边,他说,相处没问题!

李志杰1984年毕业于宽柔中学。

他的成长也很复杂,假期做各种工作,包括当时流行的撕奖粘贴。84年中学毕业,到新加坡当爸爸助手,两年。

88年开始卖录影带,后来自己录制。91年开始翻版,这下供不应求,50台机齐齐发动运作,有执这行业牛耳之势。于是他转身“炸价钱”——割货6块,零售8令吉,但这也“炸烂了同行”,另一方面,警方又来检举没收,但生意依然红不可当。94年他开始卖vcd,便转成“割货”,每张30令吉,在新山批发,他建立起各方联络网,无往不胜,在新山提起 Lee Chee Kiat,好些人都知道 。

但这种日子并不十分好过,同行如敌国,这生意亦非正道,他96年跟同行争档位给砍伤手,97年有次在路上开车,旁边有摩托经过,示意他的车后轮爆胎,他较下车窗,不意镪水就泼了进来。他说,平时有什么事他都习惯把车窗全开,那天幸好只开个五分一,而车里也刚好有一大支水,他即刻冲洗眼睛 ,保全了他的视力。

1991年尾一伙同行找马青魏家祥,民政邱光益,上吉隆坡找贸工部副部长陈财和,跟录影带正版商对话,协商给两年过渡期,过后跟他们买货,于是过了两年“太平年”。

1997他继续他的vcd送货服务,置暗格过新加坡。由新加坡人付钱,每片一元,有人每个月就挣个十多千。行中人说,抓到大不了半年牢,护照打死充公罢了。

这个家庭跟上帝越走越远,但神并没有放弃他们。

2003年3月,他在新山因贩卖色情光碟,被外放霹雳州巴力,限制居留2年,他是第一个因这原因外放的人。

他现在他好好的坐在那儿说话。迷途远否?已不可测量,他只深觉今是而昨非,并感恩上帝无远弗届的慈绳爱索。他知道,生死祸福已陈明在面前,圣经说:“所以袮要拣选生命,使你和你的后裔都得存活。”  

 

X                              X                             X                             X

 

  他说,我本人后来愿意徹底认罪悔改,是在2003年被捕的时候,经历到上帝奇妙的作为。2001年我有位小学同学很关注我那刚信主的弟弟,因此跟我时有来往。而他也把我的名字给了一位实兆远的女牧师,让他们也为我祷告。一星期后,这同学很肯定的告诉我:“有不好消息,你要被外放限制居留了!”真不可思议,2001年6月5日,内政部真的下了逮捕令!但事情周周折折,之间也有企图用钱解决,却不得要领。

  当时我那小学同学为我联络了实兆远的一位弟兄,来帮忙我找房子,解决生活上的一些难题。他是跛脚的,驾一辆老旧汽车载我到处跑。而巴力,离开实兆远有60公里——这使我很感动,他跟我非亲非故,我凭什么?

  那时的外放限制居留,是比较简单的,你自己找个地方住,要去割胶或做点粗活也可以。这些工作我不想做,于是有时开溜,譬如上金马仑高原吃风。就在2003年年尾,一晚,我作了一个怪梦,梦到在“自己家的衣柜”被捕。我惊醒过来,恐惧漫过全身,战兢祷告,有个想法在我脑中闪过:假如你在“别的地方”逮到,你将会再判3年监禁,另加两年限制居留。

 

上帝自有祂美妙的安排,他看到了

 

李志杰。

  一星期后,另一个也是限制居留的朋友要上金马仑做些散工,邀我一起去——我想起了那个梦,就没跟。晚上七点多,电话来了,原来当天警方在金马仑大检举……如果我去了?从居留的霹雳到彭亨的金马仑,是越界,当然也是犯规!如果我因此被加判个5年?我的家人女儿会谅解我吗?我回房流泪祷告,感谢那看顾我的主,一年后,我开始到附近的布先教会聚会。

  2005年回到新山,就到新山堂卫理公会聚会。8月,我太太因经济问题,提出离婚,我极力挽留不果。离婚是我一生最伤感的事,原以为被限制居留2年,回到新山便能与家人团聚,想不到却是另外一个沉重的打击,不过没有埋怨上帝,我知道上帝有祂美好的计划与旨意在我身上,我选择顺服。一个事业与家庭都失意的中年男人,是多么的无奈。因我曾经风光无限,黑白两道,在新山我都吃得开,现在却落得如此悲惨,因此我到教堂聚会,都不与人交谈,因心里实在太累。

  2008年,我的父亲去世前一晚,黄怀德牧师到医院探访。弟弟李志荣请牧师祷告,父亲感动要忏悔,并重新接受主。

  他说:“奇妙的是,后来第一个知道父亲死讯的是我母亲,她不知道我父亲进医院,我们怕她担心沒告诉她。”

  当天早晨7点多我载女儿去上学,归途中接到母亲电话,说班兰医院的医生联络她,说父亲去世了——这也奇怪,医院怎么会有母亲的电话?

  到了医院我直奔父亲的床位,看到白布盖着父亲的头,医生不是说好今天出院?护士们回答说父亲清晨喘得很厉害,抢救不及。我又追问为什么会打电话给母亲,回应是他父亲要求的,不过却还沒接通就断气——

  这个电话是个谜,不知道父亲要对母亲说什么?但是很奇妙我母亲却因这通电话,原谅了我父亲对她的不公,因母亲这么想,父亲临死联络她,一定是要道歉,以及最后想到的是她!——上帝的作为真奇妙,因一通接不上的电话,化解了他母亲几十年的怨恨!

  ——可以悖逆,可以流离,但他们并没有被刀剑吞灭,也没有人在夙怨中一仆不起。

  2009年,志杰的女儿12岁,小学毕业了。有位同学邀大家到她公寓庆祝。

  志杰说,我一再吩咐她不要游泳,她也答应了。但我这做爸爸的总是不放心,如果下水,记得不要去太深的地方……

  就在庆祝会的前一天,女儿有位同学要求我也载她一起去。当天我工作忙到6点,送货回途中,总心烦意乱,于是停车路边祷告。晚上9点,我去载女儿,女儿说,我今天差一点给溺毙了,救生圈漏气,幸好及时抓到一个朋友的肩膀……

  我听了捏一把汗,那个,就是我们帮忙载去的朋友!如果当时我没答应……?主让我无意中载了位天使。

  所以,现在,志杰十分热心载送,谁有需要,他必义不容辞。这又何止呢?他现在是教会的执事,以服事上帝及众人为荣为乐。神也眷顾这个回头的孩子,他从2014年开始,发行干面包条(rotikok)给400家迷你市场,也做些零售,因货源不足,只做新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