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55期:我们同在一艘船   

 

 

 

 

 

 

 

 

 

 

文:妈妈梅亚          图:君凌

 

  船在海上航行总免不了遇上瞬息万变的坏天气。

 

  这天夜里,海上掀起了暴风雨,海浪把《小活力号》船艇抛得忽高忽低,死死地锁在暴风里无法冲出危难。哎呀艇长接手绍远副手,紧紧掌着舵轮,神色凝重。

 

  “不好,左房的船舱进水,船艇失去平衡了,赶快去抽出海水来!”哎呀艇长下达命令。在一旁的副手和水手们,二话不说,得令就立刻行动。

 

  绍远副手、梅亚及水手们摇晃着步伐,好不容易来到船舱。绍远副手临危不乱,喊着说:“我在这儿准备开动抽水引擎,你们快把出水水管拿到外头去!五分钟,五分钟后我就启动操作。”

 

救船就是救命,分秒必争,一点也拖延不得。

 

  救船就是救命,分秒必争,一点也拖延不得。梅亚等人抱着又长又笨重的水管,就往船舱外冲。可是,摇晃得厉害的船艇,使前进的步伐颠簸,寸步难移。还没上到甲板,密密麻麻的急雨犹如千万根针,扎在身上。

 

  “不好,水管被绊住了!”千钧一发的时候,大家无论如何使劲,水管依然卡得死死。

 

巨浪打得大乱

 

  霆森哥哥被雨水打得睁不开双眼,却还是冒着风雨带头拉动水管。祸不单行,这时一个巨浪打过来,“哗啦”地重重拍打在甲板上。水手们和甲板上的箱子都东歪西倒,一片狼藉。

 

  “糟糕,水管被大箱子压住了!”

 

  漆黑的海上,风浪丝毫没有留情,肆虐着小小的船艇。船上所有人咬紧牙关,不能放弃,誓要拿出活力!

 

  “齐心合力,黑夜和风暴都会过去的!”说完,梅亚连同几个人猛力推开压住水管的大箱子。

 

  眼下形势紧迫,船身已严重倾斜,再不抽出船舱的水,大伙儿必死无疑。“一二三,一二三!”船员们个个为拯救船艇,不顾身上的酸痛疼痛,齐声喊着口令——终于,水管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接着,“哗啦哗啦”地喷出一道水柱……

 

船在海上航行总免不了遇上瞬息万变的坏天气。

  “成功了!”“船舱里的水抽动啦!” “有救了!”

 

  风浪也缓下来了,筋疲力尽的船员们无力地坐在甲板上,尽管天上还浇灌着寒冷的雨水,可是,大伙儿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哎呀艇长当“鹅大妈”开点心铺时,点心铺打理得井井有条,想不到如今管起船艇来,也越来越有定力。

 

  “谢谢大家齐心合力,让船艇度过最艰难的时刻!”哎呀艇长摘下船长帽向大家致敬。

 

  “啊!”梅亚忽然指着哎呀艇长的身后大叫一声,“看,前方有光!”

 

  “黑夜已经过去,黎明不远了!”哎呀艇长点点头说。

 

  绍远副手支撑着双肩的手臂一松,整个人在甲板上躺下,呼出一口气说:“终于又可以晒晒太阳了,好怀念那暖乎乎的晨曦啊!”

 

 

 

哎呀艇长有话

齐齐泼水给船浮

 

  “船”是一个很特别的空间。当大家同在里面的时候,几乎就是命运共同体。当然飞机也是,不过在古代没有飞机。所以讲到这种“处境”的时候,就有“风雨同舟”,或者“同舟共济”——身处茫茫大海,有什么事是很难个个跳船跑的,只有转过来同心协力。妈妈从小就教我们,家里有事,大家一齐应对,她讲得很形象,船漏水了,就“齐齐拨水给船浮”。

 

  我们一大家人并不住在一艘船上,但确是处在一个无法逃跑回避的空间,休戚与共。这个外在局限使人有特殊的相处方法,听说香港人对人际处理很干净利落,吵过架后要问:“如何解决?”,“你要什么?”因为香港地小屋窄,不像加拿大纽西兰那样,有争执后可以一个从前面进,一个后门出;或者一个住楼上,一个住楼下,有非沟通不可的事,就通过电子媒体。

 

  不要以为冷战是风平浪静,其实是暗涛汹涌。无论是大空间小空间,我们都是在同一艘船上——一家人是,一间公司的成员也是,一个国家的人民更是——就“齐齐泼水给船浮”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