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路边的野果(03.06.18)       

文:陈宝娟

《箴言》9:17偷来的水是甜的,暗吃的饼是好的。

  有一天,我和友人走经一条马路,看见路边有一株正在结着青涩小果子的红毛丹树,突然心里想,如果家里有这么一株红毛丹树多好。

  家乡曾经是满园的红毛丹树。红毛丹树开花结果的初期,常常有青色的毛毛虫爬进家里,掉得满地是虫的毛。这些毛无所不在,一旦沾上你的皮肤,就会痒得你痛不欲生,连皮也能被搔破抓伤。有时候,整条虫不知从哪里开始爬上你的身体,会弄得你鸡飞狗跳,满屋乱爬。十八年的岁月,每年都要花上一些时间和这些毛毛虫荣辱共存。渐渐地,红毛丹变得不再那么香甜可爱。

 

对红毛丹有恋眷情怀

 

  后来,园子的红毛丹树全被几场持久不退的水灾给淹死了,直接杜绝了毛毛虫的痕迹。只是,对红毛丹的恋眷情怀却回来了。每次走过有别人家有红毛丹树的场地,都要探头探脑一番。如果树上挂着红红的果子,就简直有想要当小偷的欲望。这样的念头有时候叫我觉得不可思议。

  再往下走的时候,友人看见了一株结满芒果的树。这次轮到她心花怒放了。她说,嘿,我们待会儿过来采芒果好不好?我的芒果情意结没有这么严重,所以还能冷静地思考。以前我总没有办法明白,为什么路过的那个印度阿伯敢拿个竿子去采我家前面的芒果,现在我终于有点明白了。不同的人,看见路边不同的果子,原来都有偷采的心理,只是在于有没有胆量或能耐行动而已。

  我家前面有棵芒果树的时候,芒果季节满地都是烂果子。家里的人大多没有什么兴趣采芒果,反而是路边的人常常喜欢偷偷采。最近芒果树没了,轮到木瓜树遭殃。反正果树不能种在路边,因为路边的人,就好像我和友人一样,都有想要偷采的心理反应。

  也许因为这样,才有那么一句话叫‘路边的野花不要采”。说这句话的人也许该修正一下。野花多数小朵得不起眼,除非是山麓边长的天然野花。寻常路边,应该没有人有兴趣采野花,但是很多人想要采路经看见的甜美野果。

  是不是这样呢?偷来的水喝上口比较甘甜,暗地里分吃的饼干比较爽口?连<箴言>里头的妇人,也懂得站在路人看见的地方,用她的魅力向路过的人招揽。而路过的人,往往就是因为贪婪的欲望,跌入了罪恶的池子。

  种树栽花需要花费精神力气。也惟有热爱植物的人,才能享受栽种的过程,也能体验收获果子的喜悦。寻常人等,可能别人替你种了树,果子掉在你脚前你也懒得看一眼,却在路边别人的园子里,看见了自己的贪恋与向往。

  然而,果子终究是别人的。偷一粒果子,轻则被赶逐,重则蒙羞。问题出在我们的心,而不是自己园内或路边的果子哪粒看来比较香甜。我们贪恋路边别人家的果子,就和当年夏娃贪念那粒她没有权利吃的果子,心情是一样的。贪婪,让我们无心享受,也错过了上帝在我们自家篱笆内,赐给我们那满园子的自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