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Once Upon a Time……梁世杰的 Trouble(17.06.18)

受访:梁世杰(49岁,与太太育有三名孩子)

采访、整理:又青

 

  他大概没想到出城后,会经历那么多事情。

  砂益(Sagil)是柔佛东甲一个小地方,梁世杰的老家就在这里,经常传出麻将碰撞声,还有赌牌时兴致高昂的喧嚷。耳濡目染,他自小就认同大家认同的——赌博是休闲娱乐,不要输太多就好。

  中五毕业,阿牛入城,吉隆坡这花花世界,什么都新鲜。他入读“F.I.T”工艺学院(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念的是前途大好的电子课程。可是,梁世杰笑着说:“从此,我的人生真的是FIT了——Future in Trouble。”

  世杰白天念书,晚上在茨厂街卖牛仔裤。龙蛇混杂,但世杰适应得快,能言善道的他,结交了很多朋友。世杰自诩读过书,算有知识,加上茨厂街多商贩市井,他开始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算是不错。那时,年轻的天空,湛蓝湛蓝。

  学院毕业,他没继续深造,想着打工赚钱更快更易。他在外头干过许多行业,地产、保险……什么都有。这样一阵,又回到老地方茨厂街。没有了念书的包袱,更自由无羁绊,结交的朋友更多、更坏,吃喝嫖赌,一样样试。后来,干脆也当起阿窿,试过群殴、遭警察扣查……从不生畏。

  世杰脑筋一转,吃喝嫖,三个出口让钱流,唯有“赌”有赚有输……

 

 

梁世杰(左)为家人庆生。

 

 

赌球赌马样样来

 

  “我自小就懂赌博,来到吉隆坡更‘发扬光大’!小赌怡情嘛,华人文化而已。”世杰笑着调侃自己,他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于是,赌球赌马,样样来。贪婪、骄傲,还有年轻的无畏无惧,大口大口喂养日益壮大的野心……

  平时,他在茨厂街的生意照常营运,但那是挂羊头卖狗肉。实际上,他跟友人合作,开地下赌场做卜基,追寻每月几万块入袋的梦想。然而,赌博不是一帆风顺,有时一个月赚几十万,下个月输光输净,结果是钱财转来转去,东盖西掩。说有钱吧?海市蜃楼而已。“黑社会、偏门,就是一个假象,表面风光,背后负债累累”,世杰收起玩笑,认真说。

  债务如雪球,越滚越大,世杰以前当阿窿,现在自己借阿窿,曾一次欠下十多组债务。没钱,就“跑路”,跑过登嘉楼,到过槟城,还住过兰卡威豪华酒店……七八个地方。他其实不完全没钱,只是收着舍不得还给债主。他起初是“短跑”——走开一个月、半年,后来变“长跑”——离开一年半载。

  约30岁结婚后,他以为会安定下来、金盆洗手;又想一别赢赢输输这种累人的日子。”孰知,他念头一转……“我想到婚后有了孩子,家庭重担、责任更大,所以要赚取更多钱,把家养好”,他的赌,变本加厉。

  世杰“跑路”时,妻儿留在家。他有时两星期回去一次,带孩子出街吃饭,还要装扮一番——压低帽子,戴墨镜,每一步路左顾右盼,仿佛哪个暗影角落,会有阿窿忽然跳出来。那时,三个孩子年幼,世杰告诉他们“爸爸去工作”。但有时,孩子看妈妈眼里噙着泪,也会好奇,妈妈只说是在跟爸爸通话。这沉郁的氛围,孩子多少能体会……

  “孩子从小到大,我对他们都不错,对太太也是,我很爱她。只是,我没有负责任,对太太的‘爱’,反成了‘害’”。世杰记得自己跑路时,仍不忘赌。他以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却不知这话背后写着的是“畏缩”,说的是他不敢面对现实。

 

太太意欲离婚

 

  当警察到柔佛老家拍门寻人、债主也来骚扰,加上自己向亲友借钱不还,大家纷纷指责、议论他,一时之间,变过街老鼠。忍无可忍时,太太意欲离婚——这也是世杰考虑过的,他说:“我想给太太自由,不要拖累她。我没了尊严,又四处躲避,人生没有希望。我想放弃,想死而又不敢……”过去大笔大笔银花花的钱,是昙花一现。

梁世杰到校园述说戒赌经历,警戒学生勿踏上赌途。

  两人讨论,要不世杰戒赌,要不离婚。半推半逼,他入住友人介绍的“信心戒赌会”3个月。期间有戒赌课程,还有牧师、前赌徒基督徒分享见证。这时的世杰,还没有戒赌的心,只想应酬太太,顺道远离外界,避开扰人的债主。

  90天里,世杰就看《圣经》、看电视、看书。起初听牧师“说道理”,他一副“你有你说,我有我听”,压根儿不认为那些话有什么益处。直到福音轻敲他的心,尤其《圣经》的话,不断冲击他固有的观念,让他很是讶异。像约翰一书1章9节:“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世杰向来认为,赌博没什么,警察没抓到就没“罪”,但《圣经》却把“罪”说得很严重:“罪的工价就是死”。

 

决定跟随上帝

 

  回想自己在江湖打滚的日子,做过的坏事,说大不大,小不小,他说:“就算欠债几十万都不用死,《圣经》说罪会让人死,到底是什么罪哦?”读着读着,经文又说,若有人在基督里,就是新造的人……还有一些人物,如成为埃及宰相的约瑟,面对诱惑而不上当……等等,世杰很是好奇、兴趣。经文、牧师的分享、诗歌……看着、听着,世杰回想人生片段,潸然落泪。不久,他决定跟随这位上帝。

  现在,他戒赌有7、8年。那些骄傲、不实际的追求,慢慢都成过去。如果阿窿上门,就坐下好好谈,当还的还,不需要躲避了。“人会做错事,我们若祷告,认罪悔改,神会帮助我们。祂是一位又真又活、与我们同在的神。”他说。

  采访那天,我们约在教会,世杰的两名孩子随行,预习晚上崇拜的诗歌领唱。孩子有时也上台分享见证,提起小时候的日子,但用的是新眼光看旧事了。大起大落以后,世杰只盼家人能够健康、平安,不再担惊受怕,可以好好睡觉!

  对世杰而言,是否再特别的父亲节,也比不上脱离赌海,安稳睡上一觉?生命若有上帝,再平凡的日子,也能满足——他看见了人生意义,又看见将来有永生。

  目前,世杰打理自己生意,也抽空担任信心戒赌会义务辅导员、戒赌课程老师及领袖、教会事工服事者。六月父亲节,他与一众前赌徒爸爸到其他教会分享见证,让大家听见不一样的父亲节主题信息。

  20多年,得失之间,他慢慢成为一名有担当的父亲、丈夫、基督的跟随者。梁世杰的future,变Bright 了。

 

信心戒赌会求助热线: 019-673 763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