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就是要这样——癌末也不改变(08.07.18)

受访:高熙凤姐妹(迦南浸信会会友)

采访、整理:怡倩

 

  年轻的她固执又坚持,信主了就是信主了,家人骂啊赶啊就是不改!现在的她依旧,只等上帝说“够了,可以了”的时候,她才会甘愿,甘愿在世上停下事主的工。

  高熙凤今年78,这位老姐妹,事主的心就跟她的心脏一样,一直很活力地,怦然,跳跃。那种事奉的冲劲,像体内流畅的血液,不断,不断,新而又热情。

高凤熙,总是充满活力。

  走进她家院子,打理有序的花在绽放,蓝红交错,绿意盎然,娇小夺目。采访那个下午,老姐妹就坐在客厅等我们。她是另一朵银白色的花,娇瘦,目光炯炯。

  高姐妹这样子坐在家里是少有的,因为她几乎都往外跑!只是近个月前,她刚动了绕道手术——胃瘤堵着出口,食物不能经肠,反胃而吐了整整一个月。手术后,她不得已只好待着修养。要不是儿子下达禁令,又没收车钥匙,说不定高姐妹早就摁着肚子,高高兴兴踩油门去教会了!说到这些,她自己也会笑。

  她一点都不像末期癌患。约4年半前,偶然到医院检查胃部,医生说要留院;留院了,医生又说:“你叫你的丈夫和孩子都过来”。这话听着是出事了,高姐妹却气定神闲:“医生,你就坦白告诉我吧!我没事儿,能接受,不怕!”可能是为医的不安,高姐妹肯定了好几遍,医生才肯说是得癌了,第四期。

  这情况有三种应对方式。一,化疗;二,手术——成功率是50%,过后能不能下床走路还另一回事。前两个她不要,选择第三:啥都不做。

  有些人“不做”的意思是自暴自弃,高姐妹倒不是这派的,她是把人生下半场完全交托了给上帝,上帝的恩手必定牵引她,上帝如何领,她就如何走。简而言之,带着信心,看着办。

 

“上帝真的很特别!”

 

  这样几年过去,高姐妹还是一朵朝气蓬勃的小银花,每早晨,晚上,教会哪里有聚会,她就出现在哪里。有时,出现在会友的家里;有时,又出现在话筒那端里,关心教会的弟兄姐妹,一起祷告。只要阳光依旧普照,她就有活力。要把“熬过来”这形容放到她身上,倒显得过份了。

  想当时,医生判下死刑,家人跟她一样平静,倒是教会那班爱她的弟兄姐妹,哭啼着。高姐妹玩笑,我都还没死,你们哭什么呢?她就是知足、乐于接受上帝的安排,且都以为美。一直让高姐妹感恩而又奇妙的是,人家眼里她是“随时会回家”的人,上帝却恩待她,叫她这段日子没痛没不舒服,照常事奉——这一直是高姐妹强调的,她比那坚持不肯上学的孩子还要坚持——坚持要出门,要去教会,要去事奉、去参与。最近这个手术也是这样,医生敲定了手术日子,她喜说:“手术是下个星期,那明天还可以去教会!”

  这种事奉到不肯休息的劲儿,也不累,不觉虚弱,还很喜乐,很热情,绝不是靠高姐妹自己的能力。她一连说了好几番“上帝真的很奇妙!很特别!”,不是她的身体异于常人,却是她的上帝高于一切。

  她凡事乐此不疲,一个是“小女子锯大树”——屋前屋后两棵粗大的树身被她砍倒了;一个是“屋漏喜逢巧妇手”——自己爬上屋顶修补漏洞。其他如患病期间依旧园艺、料理家务更不用说。她的身心像从未生病一样……“上帝真的很特别!”——她又说了。

 

教会哪里需要我,我就往哪去

 

高姐妹积极参与教会各种活动,热情而又投入。(1998年照)

  说起老姐妹的事奉,离不开的就是教会。她第一间服事的是以马内利浸信会。二战后,出现许多超龄学童,教会顺应开了识字班,高姐妹担任老师,也常跟随外国宣教士去探访识字班学生。不久,因丈夫工作,举家迁至槟城。五年在那里,她又参与和事奉了两间教会,一是吉打双溪大年浸信会,一是北赖的浸信会。当时,两间教会还很新,需要人手,她犹记在北赖时,经常把孩子寄放在一名传道的家后,就一家家探访,邀人去教会。最后,他们得知迦南浸信会需要人手帮忙,就回到了吉隆坡,致力协助教会各项事工,至今40年了。

  高姐妹在教会曾任主日学老师,参与诗班,带领小组,担任各筹委委员……总而言之,哪里缺什么需要她就往哪里填。高姐妹给我说这些话时,淡淡的,像说着一件普通不过的事。

  久了,有人问高姐妹,你是传道人吗?教会支你薪水了吗?该拿嘛!迦南浸信会的祝美凤传道说,其实高姐妹不是传道人,却做了超乎一般传道人的工作。她是家庭主妇,一边料理家里,一边料理神的家,也不愿接受津贴或者什么的,因为上帝供应她的,从不缺乏。

  付出,而不求回报,这多少有违社会常理。但这种“不正常”,要比上帝所给予我们的,就不值一提了!高姐妹就是知道,基督徒所做的,焉能与基督相比?事奉上帝,固然出于感恩,回报,但哪里真能回报了?

  问高姐妹,事奉那么多年了,又没有大富大贵,也没保证生活顺利身体健康,反而要付出时间、金钱,这位你所相信的、事奉的上帝,究竟有什么“好”?你要这么义无反顾?

  眼前这朵小银花振奋了一下,赶在问题音落前就回答。“上帝,祂是真实的,不撒谎,应许的必成就,祂掌管一切,包括救恩。神给我一天,我就一定多跑一天。60多岁时,我害怕垂垂老矣会好辛苦,求上帝早点带我去。现在,我差不多80了,神依旧眷顾我,祂是我生命的源头,我无以回报……”显然,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害怕“太老”了,眼下只求还有力量,就继续事主到底。

高姐妹教大家做手工(2011年照)

  教会是她属灵的大家庭,长久火热服事,是出于她对神真切的认识,也是因她对这“家”的委身。采访过了几天,她特意致电,定要补充几句,说……患病前后,弟兄姐妹多般代祷、照顾——无论是金钱或各方面,她由衷感激。而这些,正是彰显了上帝的大能!

  往昔,现在;健康,得癌……一路高高低低,谁看顾?是那又真又活、牵引她、改变她的,耶和华上帝。今日如何也好,她只想到上帝与她同在,苦也就不苦了……这坚持信仰和服事的秘诀,想来就四个字:信靠顺服!

  采访时,高姐妹总喜欢说的那句——“这位神真的很奇妙,很特别!”这话是真的,《圣经》也这么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