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天国的子民(01.07.18)

文:一粒子

 

  曾经因商业关系,生平第一次与商业伙伴受邀进入邻国的皇宫。平民的我们是抱着战战兢兢,步步为营,受宠若惊的心进入富丽堂皇,金光闪闪,保安严密,守卫站岗的皇宫。 有幸被安排坐在皇亲国戚的旁边,成为桌上宾,也算贵宾。主人深情款待,山珍海味,仆人毕恭毕敬服侍主人,尽显非一般礼仪的尊严。

图源:网络

 

  但想想皇亲国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呼风唤雨,享尽世上的荣华富贵。高高在上,“吾王万岁,万万岁”,恩准召见;死囚寻求赦免,乃得免于死刑,到此为止,就此而已——人活着的时候。纵然掌管海陆空,然而他没有终极审判的权力,因为他自己也被罪恶捆绑,被死亡限制,再大的权柄也不能胜过死亡,面对死亡,无能为力。

  只能说,人间的局限无所不在,人的本身,人与人之间莫不如此。王室若爱民如子,必深得百姓的尊敬和爱戴,但国民要朝见,还得要恩准;然而在地属天国的子民可以随时随地,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藉着祷告,向天父上帝祈求,或与祂面对面款款深谈。

 

  庭院深深,有时也罪恶满城,世间皇宫虽好,总不是久恋之家,地上的一切都是虚空短暂,终有人去楼空的一天。而来到有一天,我们是在没有保安和守卫,是天使亲自带领我朝见万王之王,万主之主,进入永恒,美得无比的天堂——何等渴望朝见,荣耀,国度,权柄,堂堂正正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祂的独生子出生在马房,生平三十三年而已。祂平静风和海,使死人复活,医病赶鬼,医治哑巴,聋子,瘸腿,甚至使死人复活。他顾念孤儿寡妇,贫穷人士,弱势群体,而竟然谦卑洗门徒的脚,他说,他不是受人的服侍,乃是去服侍人。他最终甚至被钉死在残酷的十字架上,然而祂胜过了死亡,败坏了掌权者,祂复活了——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万口当称颂,万膝当跪拜,祂是我们至终的盼望。

  而世间也常是沸沸扬扬,蒙主恩待,我们得着过渡的平安。第十四届的大马选举,是自独立以来最为激烈,惊涛骇浪的一次。 也是509 是人民用手中的选票终结了巫统的一党独大和国阵61年的垄断统治,经历了第一次的改朝换代,以及首次的政党轮替,改由希盟掌握执政权,促成两线制的重要里程碑。顺利的政权交替,也从此告别老百姓对513的种族暴乱的梦魇。

  大选前的选区划分,选委会的偏袒,恶法打压,贿赂泛滥,金钱就是王道,一手遮天,无法无天,目空一切,目中无人,心中无神,滥权奢华宴樂——令人咋舌。水深火热,民不聊生的老百姓, 一发不可收拾的民怨达到沸点,以至爆发了全民海啸,推翻了誓言要执政千年的巫统,大马人传奇地改写了历史。

  在这样的事上,我们这大马的公民,天国的子民扮演了什么角色?我很感恩教会发动了总动员祷告。这次欣见众多基督徒也在积极参与,甚至社会关怀发动免费机票给学生和病患回郷投票。公义又慈爱的上帝始终在掌权,祂按祂的时间和旨意成就了这世间极大又奇妙的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