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握住世界杯的上帝之手(01.07.18)  

文:王

 

图源:网络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足球赛已经于2018年6月14日在俄罗斯正式打响。这项堪称世界第一赛事的足坛盛会,犹如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社交媒体上、在学校、公司、餐馆、酒吧,世界杯成为人们闲谈的首要话题。身处马来西亚的你我,是不是也会为了一场比赛、一个进球、甚至一个裁判的判决和别人争论得面红耳赤?这就是世界杯,在其将近九十年的历史当中,充满了无数的精彩时刻和争议时刻,被后人所谈论和铭记。

  譬如1986年世界杯,就被誉为是阿根廷球星马拉多纳的世界杯。在这届大赛中,他既展示了出神入化的技艺,又制造了世界杯历史上极具争议的判决。那是在四分之一决赛,阿根廷对垒英格兰。马拉多纳在一次进攻中,趁乱用手将球打进英格兰队的球门。如此明目张胆的犯规,居然没有被三位裁判注意到,加上当时不允许使用电视回放来更改判决,因此进球有效。

  赛后面对记者的质问,马拉多纳不敢即时承认,便狡猾的称这个进球是出于 “上帝之手” 。一直到了2000年,马拉多纳终于在自传里承认:上帝被他诬陷了,那就是他的手!其实在瞬息万变的足球场上,犯规得分却逃过裁判的法眼并非什么稀罕事,但像马拉多纳这样把罪过推给上帝还是第一人。

  在这一点上,他倒是很像伊甸园里的亚当。不过马拉多纳无意中点出了一个事实:在举世瞩目、群雄争霸的世界杯赛上,球队再好,球星再出色,奖杯的归属也从来就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冥冥之中,确有一双无形的手,按着自己的意志,来决定奖杯的归属。赐给谁,就是谁的;若是定意不给,即便是天皇巨星、不败之师,也终会竹篮打水,空手而回。就如1954年的匈牙利和1974年的荷兰,打法华丽,战术先进,却都惨遭西德(那时德国还未统一)逆转,只留下无冕之王的美誉。

  相形之下,巴西队绝对是蒙神眷顾的的“有冕之王”,是唯一一支五次夺冠的球队。最近一次是在2002年世界杯,巴西队在参加的全部七场比赛中,都是在90分钟内击败对手,包括在决赛中2:0赢下德国队。不成想,十二年后的2014世界杯,巴西再度与 “七” 有份——1: 7惨败给后来夺冠的德国队。十二年前七战七捷,十二年后七球惨败;十二年前巴西巨星涌现,十二年后 “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十二年前踩着德国登基,十二年后被德国踩着登基。真是 “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圣经•传道书3:4)那双大有能力的手,使位高的被降卑,使卑微的被升高。这实在是上帝的手,这实在是主权的手。

  作为一个球员、一个球迷、一个活在上帝主权之下的世人,我们当如何回应这双手?有人试图臆测上帝的作为,落入迷信的愚妄。也有人对上帝的主权忿忿不平,认为不合己意、不够公平,却忘记自己本来不过是出于尘土的被造之物。但在上帝的儿女当中,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表现。在2002年世界杯决赛结束之后,夺冠的巴西队员在场上庆祝胜利。有几位基督徒球员,在观看这场比赛的数亿观众面前穿上了 “耶稣爱你” 的纪念衫。他们选择在自己人生的最高点归荣耀给神,赞美、感谢那位赐下世界杯的主。

  2014年世界杯,当巴西队结束了那场羞耻的1:7之后,一位球员立刻跪下来祷告。之后,七次从球门中捡出皮球的守门员塞萨尔表示: “感谢上帝让我参加这场比赛。” 再一次,他们选择在人生的最低点归荣耀给神,赞美、感谢那位没有赐下世界杯的主。如果说马拉多纳像亚当的话,塞萨尔让人想起圣经里的约伯。在失去了一切的财富和儿女之后,约伯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回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的确,对于认识神的人来说,那双上帝之手,远比他手中的世界杯更加珍贵。

  这届世界杯很快就会结束,一切的喧嚣终会归于平静。无论那一只球队捧回金杯,也不过是暂时的荣耀;无论哪一位球员登上球王的宝座,也终会在岁月的冲击下退出舞台。唯有那位世界杯的主,唯有他和他手所作的一切,配受我们永远敬畏、赞美和记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