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种子撒在泥土里(15.07.18)   

文:江雪盈

 

  我九岁时,在福音堂学过诗歌“种子”。几乎每一天我都会在家里哼哼唱唱,因为它朗朗上口;可是歌词的意义总没有深切地明白过。

  二十多年后因为一宗交通意外,我起不了身躺在床上。某个午后,这诗歌闪进了我的脑海。惊奇的是,这些年我都没去过教会也没唱过这歌,却还能准准地记得它的词调。

  我把这歌唱给妈妈听,没去过教会的她竟接着唱:“上帝的计划真奇妙。”我吃惊地望着她,她就说:“那时妳在家里常常唱啊!”我才惊觉,原来自己曾经如此依靠主,也曾经被钱财、外貌、权势等许多昙花一现的事物蒙蔽了心眼,使我脑神经疲惫不堪。

  这次意外伤了神经系统;医生说我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活动自如。静静地躺着养伤,让我有了许多时间去反省,亦去感恩——感恩在紧急治疗部出来后的我,还活着。

  然后,我重新回到了主的身边。我每天扶着拐杖走到书桌旁阅读圣经,学习着主对生命的教诲。读圣经真的让我越读就越快乐,每一句都是主给我的鼓励,让我觉得好踏实。

  身上有数道伤疤的我,开始时觉得挺焦急难过。感谢主给我的教导:

 

心中喜乐,面带笑容;

心里忧愁,灵便损伤。

——<箴言> 15:13

 

  主说我们的心中要充满喜乐,因为笑容能带来希望;我就挂上了笑容。我的爸爸妈妈看到我笑,他们都笑了。他们的笑很让我窝心,就笑得更灿烂了。好友们来探望我,看到我在笑都很惊讶,都觉得以前那想法黑暗负面的阿江,不见了。

 

充满恩典的第一次

 

  爸爸妈妈呀,永远是我的大英雄!他们小心地扶我上轮椅,推我到医院复诊,陪伴着我做复健;新年前手扶杖架的我和爸妈,齐去逛百花公司;在上吉隆坡验身以写医疗报告时,在途中上残障人士厕所;他们亦试过把车停放在残障人士的特殊车位。

  我不禁感恩。我的许多第一次都是跟最爱的爸爸妈妈一起过的。以前的我自觉与别人不同,现在却深知每个人的身体都可能受伤,亦会随时跟这世界说再见。跟随了主耶稣后,我更新了。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哥林多后书> 5:17

 

当个发亮的灯泡

 

  在教会里听过一个难忘的分享,关于灯泡。我们每个人都是一盏灯泡,有些很高贵很豪华,有些则很简单很无价值。但是要记住,灯泡的责任就是闪出亮光,照亮黑暗,而不是只当作装饰品。

  耶稣要我们紧记,我们是有责任活出福音的,让福音照亮这个日益灰暗的世界。每一盏要发光的灯泡都需要电流供应——这电流,就是主耶稣基督。

  主更新了我,让我能踏实地、充满喜乐地为主发光发亮。

  能为主发光真的很幸福。我的家人无一人是基督徒,我受重伤这事大家都知道。于是我利用我的得救作见证,介绍主耶稣给他们认识。我的爸爸妈妈知道我信奉耶稣,并不反对可是向来不赞成我受洗。等到我可以一拐一拐地走入水池受洗时,是他们扶着我一步步走去池里,在旁亲眼看着我,终于归于上帝。           

  我在受洗前曾祷告上帝眷顾我们;因为主耶稣说过:

 

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马可福音 >11:24

 

  结果当时是爸爸妈妈扶着走得不稳定的我,下去水里受洗的。哈里路亚阿们!

  感谢我的阿爸天父!祂的教诲贯通我们的心灵,我们只需紧紧依靠着祂。

 

图源:网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