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各按其时,成为美好(12.08.18)

文:章语惠

 

  日本之行对观赏樱花是充满期待的,原知道它的花期不长,心中很是渴望在逗留短短的数天内能一睹它的风姿。

  果然不负所望,旅程的第一站,在奈良的鹿苑内,除了可与数百头野生梅花鹿作近距离接触丶喂食拍照外,最令人雀跃的莫过于能亲眼目睹园內众多的樱花,樱花有异于其他的树木在于它先开花后长叶,只见园内的樱花树枝上满是花朵,远看白濛濛的一片,近看花瓣呈白色,花心却是淡淡粉红,集结成球,串串纍纍,令枝桠仿佛有点不胜负荷,微风吹过,樱花微微晃动却不跌下,因为花正盛开,要在枝桠上展耀多一会它的生命力和风姿吧!

图源:网络

 

  中午时份在园内一间位于二楼的餐厅午膳,从大片落地的玻璃窗户便可看到窗外绿草茵茵的草地和樱花,吃的是传统日式烧烤及火锅,无论主菜或配菜,甚至容器无不颜色美丽,配搭得宜,咀巴和眼目都饱饗了一場。

  假如把鹿苑内一株株盛开的樱花比喻为清新可口的前菜,那么大阪城堡公园內的樱花便是令人目不睱给、丰盛的主菜了。从停车场徒步至城堡,只见两旁夹道均是樱花,密密麻麻的,只有几丝阳光从云端透下,像是为游人掀开了最瑰丽温柔的天然帐幔,不单是行人道,连河的两岸无不是樱花,那种鋪天盖地的气势令人一改以为樱花只是娇柔无力的感觉。

  走了一会,天色开始暗下来,但赏樱的人依然络绎不绝,时有三三两两梳着传统发髻、身穿颜色鲜艳、图案美丽和服的少女走过,或撑油纸伞,或挽布制小手袋,脂红粉白,笑语嫣然,与恣意绽放的樱花相媲美,构成极悦目的春遊图,我们四处蹓跶,直到樱花与暮色逐渐溶为一体。

  翌日乘车到位于金泽的兼六园,由于是北上,天气较凉,沿途所见大多是含苞的樱树。兼六园是日本三大名园之一。所谓兼六是取自宋朝著名诗人李格非所写的《洛阳名园记》中兼备“宏大、幽邃、人力、窗户、水泉、眺望”之六胜而命名,园内也有一些早开的樱花,但大部分都是只有满是花蕾的樱树,在晨光中仿佛向人们宣示他们昂然的生机。

  赏樱的最后一站是东京上野公园,既是日本三大公园之一,也是赏樱热点,甫入园內只见两旁夹道的樱树全都长满细长的葉子,一片葱绿,在园內漫步,偶尔会看到一些仍有花的树,但都凋谢得七七八八,花瓣在地下鋪了奌奌棉絮般的白。虽然是花季之末,却仍有大批游人,或在树下铺席野餐,或扶老携幼在还有花的树旁拍照。

  想我们这次赏樱之旅可算是十分幸合时,先在奈良大阪亲睹满开的樱花,体会到什么是风华正茂、花繁似锦,在兼六园又看到了它含苞待放的凤韵,及后在东京的落红片片,韶华胜极,虽不是顺序,但都见证了樱花生命历程的三个重要阶段。记得遊富士山时导遊说富士山是世界上自杀人士的第二选择,(首选是美国金门大桥),又最近“安乐死”议题因在某些国家得以合法化而成城中热话,种种原因令人选择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不禁令人叹息。

  《圣经》说:“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栽种(收割)也有时……”赏樱之旅令我们体会到,无论我们多么渴望,樱花都不会为我们早开,无论科技如何先进,也不能令花朵在树上多留片刻,花开花落、日升月沉,四季递嬗、生物繁衍枯荣,都是在上帝的掌控下,“上帝创造天地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在漫长的人生路上,我们应该学习怎样相信衪和接受祂的带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