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昏狗(05.08.18)                

文:伍小兰

 

  那是两年多前的事了。

  那时,小弟一家还在国外。每天,我上班,家里就剩父亲一人,和我的狗:谷奇。

  父亲年纪大了,好些亲近的同学朋友都不在了。他年纪越大,越不爱应酬。平日除了每天早晨去买报纸,偶尔去巴刹,或星期六去霸市买菜外,很少出门。他本是个书痴,手中一本书,可以过一整天。可是,自从他左眼动了白内障摘除手术后,眼力退化得很厉害。看书,已经成了奢侈的事了。

  谷奇那时也十一岁多了。如果以人的年龄来算,也已是接近八十的高龄了。白天,我们有人在家的话,通常会让它进屋子。它会乖乖的睡在客厅门旁的一个角落里,不会四处乱跑。父亲闲来无事,也会逗弄它一下打发时间。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刚下车,父亲劈头就对我大声说:“那只昏狗,越来越放肆了!”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只有昏君,那有人说昏狗的啊?”

  父亲板着脸,“那只不懂四五六的狗,不是昏狗是什么?”

  我暗暗好笑,“那只昏狗怎么了?”

  “我睡午觉时,它竟然睡在我脚上!”

  “那你就让它睡啰!”

  “哼!真放肆!”父亲依然板着脸。可是,眼角里却藏不住满满的笑意。

  没多久,是一天假期,我没上班。

  吃过午饭后,我在客厅里看报纸。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谷奇躲在它的角落里睡觉。下午天气很热,虽然开着电风扇,还是很闷。

  过了一会,我抬起头,发现父亲睡了。我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继续看我的报纸。

 

老人老狗依偎睡午觉

 

  又过了一会,我抬起头。发现谷奇不知什么时候已静悄悄的躺在父亲的脚旁,头枕在父亲的脚板上,一动不动。就这样,一个老人,一只老狗,就那样的依偎着在睡午觉。

  看着,看着,我不禁有点羡慕了。他日我年老的时候,不知是否也会有这样的一只昏狗,每天陪我睡午觉?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电风扇转动的声音。我想回房拿手机把这一幕拍下来,却又怕惊动了这在梦乡中的老人和老狗,只好作罢。

  忽然,父亲在睡梦中动了一下。谷奇抬起头,望了望,确定父亲仍在睡觉,又把头枕在父亲的脚板上,继续呼呼大睡。

  谷奇小时候很调皮,常常闯祸。父亲常常打骂它,所以它很怕父亲,不大敢亲近他。小弟一家到国外后,白天,我上班的话,家里就只有父亲和谷奇了。

  狗和小孩一样。你要是对它和颜悦色,它很快就想亲近你了。

  有一次,我下班回到家时,父亲对我说:“刚才那只废狗把水桶撞翻了,搞到满地都是水。我拿起藤条想打它,没想到它乖乖的坐在我面前,垂头丧气,可怜巴巴的等着我打——结果我打不下去了!”

  渐渐的,我发现谷奇真的像父亲所说,有点放肆了!

  我们吃饭的时候,它会走过来,躺在父亲脚旁。静静地等我们吃饱,再走到门外,喂它狗饼。父亲逗弄它的时候,它也会在父亲的脚上摩挲,撒娇。而父亲虽然还是:“废狗!昏狗!”的叫它,却掩饰不住满满的疼爱。

  也许,孝顺父母,不一定需要大鱼大肉的餐宴,不一定需要豪华的大房大车,也不一定需要贵重的金饰钻石。简简单单的陪伴,静静的聆听,也许,这就是父母所渴望的吧!

  也许,这也就是主所吩咐的诫命吧!

 

图源:网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