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59期:谷奇也想学作词       

 

 

 

 

 

 

 

文:兰姑姑                图:小菡

 

  今天下午天气非常地炎热。

 

  狗狗谷奇窜进屋子,大厅里,伏在电风扇下,还是热的很。谷奇伸出舌头,呼呼的在喘气:热!非常的热!

 

  太阳从大门晒进来,整个大厅都是热烘烘的。谷奇东找西躲,总算在沙发底找到一个比较凉快的角落。

 

  兰姑姑到哪去了呢?

 

  噢!兰姑姑在洗厕所。洗得满地都是水,怪不得兰姑姑不觉得热!

 

奇伸出舌头,呼呼的在喘气:热!非常的热!

 

  还好,傍晚了。天气开始凉快了。

 

  谷奇吃饱晚餐,和兰姑姑一起坐在庭院里看太阳下山。

 

  过了一会,谷奇发现兰姑姑呆呆的望着街对面屋子后面的大树,不知在想什么。谷奇很奇怪,转过头看着兰姑姑,到底在看什么呢?

 

  兰姑姑笑了,“谷奇!有一首词很有意思。第一句是:‘枯藤,老树,昏鸦’,你看,街对面屋子后面那棵老树,是不是这样?”

 

  谷奇顺着兰姑姑的手指看去,是真的!老树的树干上满满的缠着枯干的藤子,还有一只乌鸦站在树枝上。

 

  枯藤,老树,都对了。可是,为什么要叫“昏鸦”呢?

 

  嗯!一定是刚才太阳很热,那只乌鸦给晒得昏头胀脑,所以是昏鸦!

 

  谷奇觉得很有趣,还有吗?

 

  兰姑姑说:“接下去是‘小桥,流水,人家’”

 

  噢!这谷奇知道!离家不远那儿有一条大沟,沟上有一道人行小桥,不就是‘小桥,流水’吗?谷奇小时候常常跟安爷爷到沟旁那儿去尿尿。

 

  兰姑姑笑了,“傻瓜!那首词应该是描写小溪或是小河。”

 

谷奇有诗意

 

  这下谷奇不满意了,怎么一定的是小河或小溪呢?大沟里也有很多水啊!更何况,大沟两旁有很多屋子,怎么就不是‘小桥,流水,人家’呢?

 

有一首词很有意思。第一句是:“枯藤,老树,昏鸦”,你看!

  兰姑姑哈哈的笑了,“谷奇!你可真有诗意!”

 

  还有吗?“有,‘古道,西风,瘦马’”

 

  谷奇分不清东南西北,它只知道天气很热,有风是好事,不管它是东风还是西风!那‘古道’呢?嗯!听兰姑姑说,甲洞的道路已经有五十多年了,应该算‘古道’了吧?

 

  那什么是‘马’呢?“马是一种四只脚的动物,在古时候或是在偏僻的地方,人们骑着马当交通工具。”

  噢!这谷奇就不知道了!谷奇是在城市里长大的狗,没见过马!只是为什么是‘瘦’呢?嗯!一定是那匹马常常吃不饱,所以很瘦。

 

  接下去呢?“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哎呀!为什么那么凄凉呢?像哎呀艇长一样快快乐乐地去探险不好吗?

 

  应该把这首词改一改,可怎么改呢?

 

  谷奇歪着头想了半天。‘大海,西风,快艇;夕阳西下,哎呀艇长在……在……’,在那呢?

 

  兰姑姑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再过两个星期,哎呀艇长就会回到巴生港口。那时我们就可以登上小活力号游玩了!”

 

  什么?谷奇跳了起来!我也可以登上小活力号吗?

 

  “当然可以啊!哎呀艇长已经邀请我们俩了。等她的电话通知吧!”

 

  谷奇睁大了眼,裂开嘴,笑了!

 

 

 

 

哎呀艇长有话

就当作是……

 

  兰姑姑和狗狗谷奇都很自得其乐,他们的日子都过得好。那个每天自动起起落落的太阳,有什么好看呢?尤其是我们这些住在热带的人。而他们一人一狗竟然一起看,还雅兴大发吟诗作对。

 

  可爱的是那傻气的谷奇,它快乐,也因为它满足于能“在沙发底下找到一个比较凉快的角落”,它也没有像元曲小令的作者马致远那样独自天涯漂泊,一派凄凉愁苦——枯藤老树,不就是一棵老树几条藤?昏鸦是“给晒得昏头胀脑的乌鸦”,没有什么“夕阳西下的惆怅”之类;大沟跟“小溪流水”也没两样,就当作是,都有水流过就好(包括尿尿)。

 

  至于“古道”,当然今天的甲洞是有点“古”了,不过却是发展区,一片阳光,更没有在荒凉大道上踽踽独行的瘦马。所以谷奇是没有什么境界,还好这样它就保留了一点幼稚的快乐。

 

  它守着一个院子,傻里傻气地等兰姑姑去爱它,热了给它洗澡,天凉了就抱抱。

 

  欢迎兰姑姑和谷奇上“小活力号”游玩,谷奇有时也需要增广见闻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