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专访倪可汉——爱国不贪,为美丽的马来西亚(19.08.18)

受访:倪可汉弟兄

采访:又青

 

倪可汉弟兄

  倪可汉弟兄一身轻便朴素,赴采访之约。多年前,文桥曾电话采访,适逢会议空档,匆匆20分钟,只能摘要问答,而今能坐下好好聊聊,算是难得,且还在国会第二天。

  政治工作,要落力认真起来,忙碌、他人谩骂、压力和烦恼可想而知。无怪乎那几次——90年、95年、99年倪可汉败选时,家人反而更高兴。倪可汉说:“2003年,我祷告问上帝,输了3届,还要继续参政吗,是不是要离开了?然后,我听见微小的声音说‘stay faithful’——忠心”。就因这两字,倪可汉决心继续下去。3败4选,2004年他以有史以来最高多数票之记录当选实兆远州议员;2008年及2013年又以多数票破纪录之势,当选实兆远州议员及木威区国会议员;今年更以27,954多数票担任木威区国会议员,另受委霹雳州立法议会议长。宦途14年,渐上轨道,他锲而不舍。

  上帝有最好的安排,这话没错。“那几年没有当选,反成了我的祝福。那时,我继续担任律师,加上投资土地所赚的钱,打稳了经济基础。若我一参选就成功,也许我会是一名穷困的国会议员。因年轻的我以为,单靠国会议员的薪金便可应付生活,但没料到从政也需要一笔开销,像捐助金钱、红白两事等。当时没储蓄的我,是应付不来的。”

 

贪污让义人受苦

 

  倪可汉加入政坛,服务社会,帮助有需要的人,既非为利益,因此政治中各种诱惑,如“钱”、“权”、“名”对他而言仿佛自动免疫。青年时期,他教会的青年团契顾问,石美兰老师成了他很好的榜样。这名老师坚守原则,考车从不“包”,也因此考足7次才及格。“贪污让义人受苦”,这让倪可汉印象深刻,至今恪守不渝。他笑笑:“我不是要自夸,但这方面我的记录一直还很好,既没给,也不收一分贪污的钱”。

  清廉而不贪,为他招来一些麻烦。有时处理文件,相关部门刻意拖延时间,要“茶钱”,但倪可汉交代上下员工不许收受贿赂。也因此,简单的程序变得繁琐,还得另往其他部门处理、投诉,但他就是不妥协。久之,大家自讨无趣,也不找他们麻烦了。

  政治身份对倪可汉而言是一种“责任”、“服务”,是为解决社会问题和倾听人民需要,而非为勃勃野心或追逐名利。正如他成为霹雳州行动党主席时,也是行动党最衰弱、没人想任主席的时候。名誉或钱财,是上帝托付的,是暂时的,不是他加入政党所求。

  倪可汉是第四代基督徒,但真正相信主耶稣却是在中学初一。当时基督徒教师的鼓励和教导,影响他甚深,叫他学习做个有榜样的基督徒学生。不说不知,倪可汉小时也赌博,要不是重生信主,也许今天是一名流氓或赌徒。信主后,他第一次赌博时,心中的责备特别强烈,让他从此不再赌,而今连赌的兴趣都消失泯荡了。

 

不理想的情况,最好的决定

 

  从政多年,挑战与困难各种各样,除了辨别是非黑白,还需凭上帝赐下“智慧”,用对方法处理。参政近30年来,倪可汉就学一样功课——“在不理想的情况,做出最好的决定”。但这难处在于,人民往往没有注意到当中的困难处,而理想化了事情,误会他们的决定。倪可汉说,面对不公或错误的事情,“敢怒敢言”固然重要,但同样的事由不同的人说出来,也许会有更好的效果。

  倪可汉认为有三个课题处理起来是最棘手的,即:宗教、种族、皇室。他举例:“很多华人、印度人来求助,他们因各种因素,名字是马来名,宗教是伊斯兰教。然而,他们其实是非回教徒,因此希望能改变这个身份,就让同族就可以顺利结婚,否则有者就因此婚外同居生孩子,间接引发许多社会问题。”而本是社会课题,但经倪可汉出口说明,则被扭曲为宗教课题,大事渲染,指控他要人离开回教——这些敏感课题犹如地雷,一经扭转,就变成是“毁谤他人”、“侮辱者”。故此,“让适当的人说,合宜处理”是他这几年累积的经验。

 

难忘从政之初经历

 

倪可汉宣誓为木威区国会议员。

  如上所述,倪可汉的政治之旅并非一帆风顺,经一番寒彻骨,才得梅花扑鼻香。他最难忘从政初期辛苦的经历。98年他任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在爱大华服务,怡保的居民还不太认识他。为了认识多些人,他一早开车到怡保向人“握握手”问好。他笑说,太太还调侃“爱大华的巴刹一公里都不到,你都没陪我去买菜,却到怡保去‘握握手’。”又一回,他派传单给人,一名年轻人骂他“别打扰我的晚餐!”,年轻人的父亲不以为意,没有出声指正,让他有些失望。那个时候,倪可汉还是一名律师,拥有律师楼,钱财不缺,请他打官司的人也不少。他不免矛盾——为什么自己还要自讨苦吃、给人骂?

  然而,每当想起耶稣,倪可汉又被激励。“耶稣谦卑到一个地步,人家吐口水也不影响来到世上的目的。耶稣是神的儿子,是君王,遭人打骂与嘲弄却不还手。我们既是耶稣的门徒,也要学习谦卑,就算他人侮辱也无所谓”——倪可汉说这话,是坚定的。他透过参政服务社会,为公义发声,解决贫困问题,履行圣经行善的教导,也是基督徒的美好生活见证。

  无疑,2008年反对党首次执政霹雳州是倪可汉最高兴的事,当夜几乎没有睡觉。只是到了2009年又政变,虽不免失望,但知道上帝的时间是最好,便欣然接受。他深信<罗马书>8章28节:“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他把这些看成人生的经历,高兴地继续在本位服务,他开朗地笑说:“我是政界里服务得最高兴的其中一个人!政治上肯定有反对我的,也会有支持的人,但无论如何,一切发生的事情都有上帝美好的意思。我参政不是为金钱,反而还经常需要倒贴。感恩上帝让我没执政期间,赚取足够资金应付从政开销。”短短几句话,却是对上帝奇妙计划的赞叹。

  “一路来我很高兴地付出,只要人们得到祝福与帮助,就算只是一声谢谢,已非常满足。”——他期望每个人都能好好爱护马来西亚,特别是杜绝贪污。如今马来西亚有了新政府,倪可汉期盼国人能各司其职,诉求任何事都透过正确合理的途径。

  他相信,“只要我们爱国,不贪污,各尽本分,马来西亚会成为很美丽的国家!”

2 comments

  1. David Ling Hing Hwa /

    在执政党里有你们这一群爱主的领袖是人民百姓的福分。愿上帝赐给你们智慧来带领国家。

  2. impressive. we will keep praying for many poloticians n Malaysi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