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62期:为鳄鱼,流下的泪!    

 

文:佩珊阿姨             图:翠玲

 

  “救命呀!救命呀!玛丽给鳄鱼吃了!”河边传来玛丽妈妈的呼喊声。

 

  她赶紧跑回长屋,边跑边哭喊。

 

  不到一会,在田里工作的长屋居民都回到长屋,他们聚集在长屋的大厅,听从屋长吩咐。

 

  玛丽在河边与母亲一同洗澡时,被河里的鳄鱼跳起来,叼走,凶多吉少,大家分头去找。居民都拿了铁桶,面盆 ,铜锣分头敲打,一遍遍高声呼喊“玛丽,玛丽……”

 

  屋长与玛丽的父亲到警察局去报案,也寻求政府协助抓鳄鱼。

 

  居民敲打声,呼喊声此起彼落,就是不见玛丽出现。整座长屋愁云满布,居民都放下工作寻找玛丽。

 

  前几天附近长屋有个居民也是被鳄鱼吞噬。

 

  长屋居民找玛丽找了三天,沿河岸像梳耙那样地搜索,都没玛丽的踪影。玛丽的妈妈与姐妹都哭得死去活来,觉得没有盼望。爸爸与兄弟虽没哭出声音,也都哑了嗓子。

 

  第三天捕鳄专家终于钓捕了鳄鱼。解剖鳄鱼的现场没有女人敢到。

 

  长屋居民为玛丽举行了葬礼。

 

没水供只能用河水

 

 

  像这样的悲惨事件,经常在砂拉越的内陆河流发生。所有砂拉越河流里都有数不清的鳄鱼,而且今年鳄鱼繁殖力惊人,政府在各媒体呼吁人民要警惕。

 

  记者访问屋长。屋长说:“我们长屋居民住得偏远,除了没电供,也没水供,当然更没有通讯设施。只能到河边挑饮用水,洗涤,洗澡也都是到河边解决。”

 

  “从前鳄鱼比较少攻击人类,”屋长接着说:“因为从前森林里有许多野兽,野兽到河边饮水,鳄鱼就吃这些野兽。现在种植公司开发森林,种植油棕。野果少了,种植公司的工友经常猎杀野兽。鳄鱼没有了食物,就转来攻击人类。而,我们没水供,必须到河边提水,洗涤,洗澡,人类就成了鳄鱼攻击的对象。也不知几时才会终止?”

 

  “是呀,真希望政府能为我们提供自来水。我们就不必担惊受怕,也不必被鳄鱼吞噬…”

 

  随著砂拉越州鳄鱼数量急速增长,攻击人类的案件增加,我国成功获得隶属联合国环境计划的“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团体”允许砂拉越人捕捉野生动物。

 

  鳄鱼作为商业用途。但是一时半会,还是不能解决鳄鱼攻击河岸边的居民。所以砂拉越的政府在各条河流两岸,竖起了“小心!河里有鳄鱼!”的告示牌。而即使是一条浅浅的小河,河面上也都搭了小桥,免了一些悲剧。

 

  另一位居民忿忿地说:“砂拉越与马来亚,沙巴共组马来西亚五十多年,居民连自来水供都没,还要担心到河边洗澡,取水,洗涤时成为鳄鱼的猎物。而砂拉越各河流两岸的居民,为鳄鱼,不知道还要流下多少的眼泪?”

 

 

 

哎呀艇长有话

人鳄纠纷?

 

  有人说,砂拉越要成为鳄鱼大国了,听说一只鳄鱼可以产80个蛋,10年内这爬虫类数量就增了3倍。而相应鳄鱼攻击两岸居民事情亦时有所闻,单这10年内就有18死24伤,也曾有16尺巨鳄公然出现马路,把人吓得魂飞魄散,或购物中心沟渠内,也曾发现鳄鱼踪迹……砂拉越森林局于是在2013年成立了“捕鳄行动队”。
  森林局总监也劝告居民“不要无缘无故靠近河流”,以免受攻击;河流两岸也都竖起了叫人提防的告示牌;桥也搭起来了,涉水是危险的。
  但这却是断了这些原住民的生路,他们的生存极度依赖河流,河内鱼虾除作为食物,也是他们的经济来源。除此洗身子洗衣服,提点水喝,洗洗碗碟……真是担惊受怕也得去。
  而这些鳄鱼大多在白天发难,正是人们日常生计进行之时。
  而应对方案里,为什么没有供应自来水源这一项呢?最低限度可以解决一半的问题。
  国庆日要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