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为她,我们能做的事很多!(09.09.18)

受访:王祖祥牧师(马来西亚神召会中文总监)

采访、整理:又青

 

王祖祥牧师

  店屋楼上、人民组屋阳台外、学校和政府机构的围墙、摩多汽车罗里和脚车,都挂起了辉煌条纹。风起时,那片象征人民团结、融洽与和睦的层层蓝海,并随红色的勇敢、白色的纯洁、黄色的皇室尊贵……好像人民在举手鼓动欢呼,起伏有致。升起这样一面美丽国旗,究竟是她把国民的希望一并擎起了,还是说,国民的热情与爱,将她推往最高?

  因为第十四届大选,整个局面焕然一新。清晨的510,那棵栽了一甲子的老树看着有些凋零衰颓。

  “60年政权平安交替是神的恩典。这次成立新政府,马来西亚成了国际上推动民主议程的好典范,给予其他面对滥权、独裁领导的国家极大盼望、信心。人民的力量绝不可低估!”王牧师说。

  王牧师欣见国家一党独大成了过去,纵使以后不是希盟执政,而是其他,究竟两线制还是形成了。“国会需要强大的反对党,扮演抗衡与监督的角色。我们可以多留意国会的消息,不单靠媒体报道,而是观看现场直播。”然而,王牧师提醒,勿要过度理想化新政府,毕竟人会改变。

  王牧师也说:“希盟政府提出‘十大新政策和60项承诺’竞选宣言,这绝不可能百日完成,至少还三至五年吧!人民亦需给政府时间处理前朝烂摊子,如庞大债务、欠公政策及司法制度。另外,首相署从90个部门减剩20至30个,费用少了,加上如今一些制度也透明化,确是好事。”

 

政府不对,有责任纠正

 

  不拘任何事,没有矫饰、隐瞒,是国人期望政府做到的。然而,王牧师提醒:“除了期待政府,教会也需透过教导、证道,让信徒多多参与国家建设、社区福利与行动。此外,我们也应给予建设性的意见,帮助当地政府。若政府不对,我们有责任纠正。”举例:希望基金成立以来,国人不分老幼、宗教、种族捐款救国。王牧师所在教会芙蓉爱恩堂也于6月尾筹获66千,特此到森州州政府处移交款项,邀请国州议员、记者出席。虽杯水车薪,但王牧师旨在鼓励教会主动参与国家建设,接触议员,建立良好健康的关系。

 

拜访消防局。

  速览前后十年,华人社会对家国、政治的关心程度,有臻善之势。许多人向来希望改朝换代,从308到505,再到509……无论是教会的预备或媒体传播,都灌输了国人克尽己职、回乡投票、关心国家的理念。王牧师也认为,相较过去,教会对政治及国家有了醒觉,体悟选民角色的重要,不再冷漠。大选时,许多基督徒也成为监票员、计票员等,身体力行——据他所知,雪隆至少有80间教会参与了这项工作,包括开放教会作培训场地。教会事务虽繁多,但王牧师也抽空出席芙蓉的政治及监票讲座。而今届大选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局面,如:希盟的政党联合(土团党、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王牧师认为这是上帝介入,上帝知晓我们在整个局势里需要的是什么。

  王牧师认为,学校里除了道德课,公民课也一样重要,像许多人仍分不清国会上下议员有何不同。就此,王牧师参与的马来西亚福音联谊会(NECF)就常派员到各教会予以公共神学讲座,讲说基督徒对社区与环境的责任,如何回应特定课题等。如:争取基督教坟地,牧师可能需要与政治人物共商讨、安排,王牧师说:“前朝政府虽曾答应,却无下文。509后,我们又尝试跟国州议员联系。”

  有趣的是,王牧师也鼓励教会聚会、崇拜时歌唱爱国歌曲,如 “Sejahtera Malaysia”。“除了国歌,华人很少唱爱国歌曲。其实这些歌帮助我们培养爱国精神。这次大选后,我也在讲道时谈了些课题,大致是说改朝换代后的大马、我们的反应等——这些都能提升爱国情操”。

  身先士卒,王牧师多年来致力在各领域鼓吹基督徒投入国家建设,去年则是他首次推动芙蓉“爱花城”运动,推广慈善。当时约13至15间各宗派教会、基督教机构参与其中,如:美门残障中心、得胜之家戒毒所、信心戒赌会、老人院孤儿院等,提供了社区人民接触基督教的管道。今年的爱花城运动主推健康活动,如提供医药讲座、捐血、体检义诊、爬山运动、乒乓及羽毛球友谊赛等,多姿多彩。王牧师的教会亦配合基督教机构“全人关怀团队”,透过食物银行(Food Bank)辅助贫弱人士。关注时事动态的他,留意到森州政府于今年6月也首次推介食物银行。教会、机构、政府都看见社区需要,乐事之一。

  听王牧师细述,国人或教会对社区表达关心的方式可以各种各样,有者尤叫人耳目一新。“去年我们召集了芙蓉各教会牧师领袖,拜访消防局,与其中员工共进午餐,彼此交流,感谢他们对社区关怀、付出。他们很开心,也向我们介绍消防局的运作、设备。”王牧师说,除了贫穷与弱势群体,基督徒还可主动关心公务员、街边清道夫、快餐速递员、油站工人、保安等——这是常被社会忽略的群体。

 

关怀学校保安及清洁工人。

 

我们能为国家做什么?

 

  全国只有222个国会议席,若要直接在其中参与国事,十分有限。但王牧师说,参与政治还有许多方法,如:爱国有志的基督徒成为政府官员或助手,因政府向来亟需专业人士的意见与协助。另,教会不满政府时,亦能透过国州议员,或基督教组织如:马来西亚福音联谊会(NECF)、马来西亚基督教协会(CCM)、马来西亚基督教联合会(CFM)、马来西亚基督教青年协会(基督青)等,与政府理性对话。当然也能藉国家五大宗教理事会(基督教、道教、佛教、锡克教、印度教)温和表态,而非杯葛政府或武力以待。

  听王祖祥牧师解释,基督徒身为国家一份子,能做的事很多——小处做起,如关爱身边的基层人士、公务员;大处着手,参选入党、担任政府部门要职,都别有意义。回顾历史,《圣经》人物,如:在埃及当宰相的约瑟、被掳到巴比伦的但以理,他们便是关心家国的好基督徒领袖,坚守信仰,维护真理,贡献宗教、民族及国家。

 

芙蓉爱恩社区教会移交希望基金筹款给政府。

 

  王牧师接着说,19世纪初英国禁止贩奴、改革狱政及劳工环境的威伯福士(William Wilberforce)是虔诚的基督徒,又是一名国会议员,值得后人学习。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Kennedy)曾说“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这话王牧师很是认同:“我们不要只是问国家能为我们做什么,而是我们能为国家做什么?这好比耶稣救赎了我们,我们能如何回报耶稣。若我们有想法如此,就比较容易走出‘自我’了,且肯定对国家建设有帮助。”

  无分种族、宗教、阶层、工作……马来西亚人若愿意主动关心、彼此沟通,是否会更和睦、团结?这本是国家理念,无论谁执政,那面象征美好的旗子,也依旧迎风招展。人民所能,就是克尽己职,爱国家,也爱身边的人,打造真正辉煌的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