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在精神病医疗所的感悟(02.09.18)            

文:温泉

 

(一)药疗与神迹

 

  心理精神病患者是无奈和苦闷的。你不知道,那种心是口非,言不由衷,词不达意,词穷的痛苦,那种拥有支离破碎、四分之一的记忆的恐惧和自信的破产。你不能怪病者讨厌躲避那些药,因为多少有些负面的副作用,令他发呆、嗜睡、迟钝,可又不见病情转好。能对症下药的才是良药,否则就是毒药,与其服食,不如顺其自然。也许在自尊心作祟外,就是这个原因,促使病患者强烈抗拒药物治疗,或者断断续续地服食而事倍功半。

  将心比心,即使你自己生病了,你也不愿去医院就医。大家对医院和药物,都有一种自然的抗拒和恐惧感。其实,我们应该相信,上帝创造人类和所有的生命物时,都赋予了生命的自制力和自愈力,或者上帝医治的神迹。像我,就蒙了上帝的恩典,三次大病过,上帝都给了我奇妙的医治和恩典。

  其实,有一种治疗,不需要药物,而是来自上帝,以及上帝赋予人类潜在的自愈力,也许医生不敢告诉你这样的疗法,又或许不认同,因为他认为那是冒险的事。然而,我们可以否定超科学的灵界的存在吗?正如我们可以否定人有灵魂,人有心灵与良心吗?如果上帝存在,就存在上帝医治或不医治的可能性,有时是要看你的信心有多大了。

 

 

(二)死亡的曙光

 

  坐救伤车,送二姐去文冬医院。仔细看,车内万事俱备,各种急救需用品和氧气连接管,都在车壁内。车身颠簸摇荡,在轰隆隆作响中,如风雨中前行,警笛呜呜,如急促的哭声呼天叫地:“让路!让路!避开!避开!救人要命!救人要命!如今我最大,比大人物开路还大。”司机开车,飞驰如电,往往悲剧发生,救人反而发生意外,车祸身亡,舍己为人。那压力多么大,而医生护士的压力又何其大。

  我坐在救伤车里,感触良深。这会是最后一趟的人生之旅吗?会车祸身亡吗?救伤车会变成灵柩吗?我曾经躺在里面,沉睡如死,无意识的。有人在为我哭。我想起了在爸爸的灵柩前,我哭得稀里哗啦。生离死别,第一次体验得那么刻骨铭心。死亡,的确是最令人悲伤。

  耶稣啊,感谢您,您也曾为了救赎我们脱离罪,而尝了死味,而躺在冷暗的洞里。耶稣啊,感谢您,您在第三天复活了,封住坟墓的石头滚开了,您崭新光明的复活身体,给了我们这必然朽坏的身体,一个永恒的生机和盼望,正如冷暗的洞里,曙光渐渐崭露照亮。

 

(三)欺善怕恶

 

  二姐那么多年来,如一匹野马桀骜不驯,根本就无法劝服或命令她依从生活规则,例如做家务或吃药等等。如今她老了,58岁,人瘦气衰,说话柔和多了,不再会流浪街头,但是成天站在屋外自言自语,随地站着大小解,把屋里所有的东西都丢掉,与家人吵嘴,从不冲凉的失常情况,变本加厉,每况愈下。大姐照顾了她三十年。如今累了,老了,孙子又多,经济负担重,孙子又常与二姐吵嘴,终于大姐开口问我可以照顾她吗?

  那么多年来,为何无法驯服她呢?为何我叫警察捉她进入医院留医那么多次,却又打回原形呢?只因为她欺善怕恶,人之常情,就像小孩大人一样,病人的本性不改。

  在政府精神病部门的康复诊疗所里,因为是外人管制,而且凶悍,她乖乖就范,因此隔了一段时间去看她,她虽然还是那样神志不清,但身体毫无异味,穿着正常,皮肤不见黝黑,二姐好似正常好转,显然与正常人一样。每次医生要求我们带她出院,回到家,不到一星期,她又故态复萌,因为不肯吃药,旧病复发。

  我祷告,上帝垂听,让我找到一个基督教会办得很好的疗养中心,就像一个花园那样,干净又有人照顾。这疗养中心,迥然不同,没有铁条的囚禁,只有爱心,读经,运动,牧师的祷告和讲道。她的欺善怕恶,依旧没改,可是疗养中心负责人却爱里有严厉原则,在管理这方面,从不慈面手软,所以她就像一只愚顽的羊被驯服了。

  希望神医治她,进而使用她。因为小孩老人,神一样看重和使用,就算是病人。

 

(四)遗传的奥秘

 

  为二姐办理出院和入院手续,两地距离遥远,需要好长的时间等待,几乎是一整天。趁着空档,我看了张文光的《光之悦》,有一章提到晨砚的文章,叙述了泥土与陶匠的关系,让我大悟,让我学会了顺服与感恩,虽然到如今,我依旧不是很明白,上帝在我二姐的生命经历中,存有怎样的旨意。

图源:网络

  二姐是个优秀生,中五考获佳绩,但因家穷,无法续学,又因国语不是特优,只好当临时教师。教了三年,某日在乡镇的宿舍窗前,被几个顽皮的坏学生恐吓,结果就精神衰弱了。她丢了工作,去当书记,后来接触到基督教,才渐渐痊愈,然后到律师楼当书记。她的语言能力极佳,在教会是英语翻译员,是儿童主日学校长……但,后来读神学的第三年,她又精神崩溃了,以后辗辗转转地过了二十多年来,都是我与大姐照顾她。我们八兄弟里,就有五个患过精神衰弱的病,只有她没好过来,而且严重下去。

  问我担心遗传吗?没什么好担心的。自从人类犯罪以来,人类的身体就蕴藏着各种破坏身心的基因。医生说,如果A有肝癌遗传,B有糖尿病遗传,两人结婚后,自然罹患病率会减少,而且如果后天加以注意照顾,常常运动,减压,增加免疫力,减低风险,相信病发率是可以减少的。遗传疾病是可以后天的预防与治疗,减低它的发作率与严重性,正如一个人的天资平庸,可以后天的努力与教育,改善本质甚至蜕变,从蠢材变成人才,从人才变成天才。

  遗传不应该是决定一个人的善恶或婚姻、学习与工作等等的先决条件。毕竟更多没有遗传基因的人,却因为后天的放纵、疏忽和糟蹋,以致患上各种非家族遗传性的疾病,尤其是忧郁症与癌症。如果我们爱,如果我们奋斗,如果我们清楚人类的不完美,我们会接纳对方,我们会一齐面对与改善,我们会不介意对方的遗传基因。正如上帝爱我们,救赎我们,接纳我们所有的身心缺憾。我接纳自己的家庭基因,像泥土接受陶匠的塑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