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爱的家园(14.10.18)   

文:刘彩花

     

  “家乡”这熟悉 二字,一个美丽的名词,给人温暖舒适的感觉,更蕴溢着浓郁味道,令人内心泛起无限思念之情。人常说:“月是故乡圆、水是故乡甜、人是故乡亲、景是故乡美”——如此淋漓尽致、极尽的描摹已足够地显尽了它的全然美。

  从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便可晓得利刀难断东流水,天涯难隔家乡情。每一个离乡背井的游子对孕育自己成长的土地,必然怀有十分的挚爱与深深的怀念。正如诗人陶渊明笔下所形容的:羁鸟念旧林,池鱼思故渊。

  古今之人都非常眷念自己的家乡,对家乡一词倍感亲切。故此,常见于古代文人雅士的名诗著作中,对家也赋予许许多多质朴无华的雅称。古人老前辈喜爱在住宅旁边种植桑树与梓树,子孙们为了尊敬自家长辈,就借此以“桑梓”二字成为家乡的别称。除此之外,还有以 “ 故乡、故土、故园、家山、梓里、家园……”等名号作为代称。现今的人对家乡则统以“老家 ” 二字称之,使之尤显亲切。

 

图源:网络

 

对家乡有深刻回忆

 

  我们对家乡都有着深刻的回忆,草木念旧土,无论是顺心还是逆意旧事,都在每一个人的心田里占了难以忘怀的一席之位。家乡实在是有着人、事、物种种值得我们珍藏于心底;可惜,因着时代进步,一瞬千里的发展,事过境迁,往往我们已回不去当年所向往热爱的环境,也找不着过往留念的遗迹。感叹犹如“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日前,出席了妹夫的丧事礼拜,唱出一首美诗:“有一地较日中更灿烂,虽遥远凭信心能望见,圣天父已在彼备安宅,常期待众儿女皆归来……”我们更有一处比人世间好得无比的家乡——天父同在的家园。

  人毕竟是血肉之躯,有情感有泪水。虽知道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但面对生离死别那一刻,还是难以接受事实。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面对心爱的亲人突然离世,必然压抑不住内心的哀伤不舍,切肤之痛。这是人之自然反应,亦是内心真实感情与爱的流露,不过,神造人本就如此。

  《希伯来书》9:27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普遍上的理解:死亡既是人丧失了生命,在这宇宙中完全消失不再生存,随着时光流逝,渐渐地被人遗忘,连名字也不被纪念。而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无人知晓生命长短

 

  人活在世本有限数,只是无人能知晓生命的长短——生有时,死有时,一切都在神掌控的时间之中。无论我们以任何心态来看待死亡,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们与基督的爱却永不隔绝;生与死,神都在乎,祂洞察入微,关爱到底。有生就有死,死亡虽然感觉恐怖,但却带来了自由和释放,人无须继续面对人世间的缠累、病痛的煎熬、罪的捆绑与生活上的重担,一切都得于解脱了。

  《启示录21:4》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基督徒虽肉体死了,但灵却必往天家与天父同住,与主相聚,享受永恒的喜乐与恩主的慈爱。《圣经》说: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故此使徒保罗深信不疑喜乐地说:“离世与主同在,好得无比。”   

  虽然我们难免经历死亡当儿的极其痛苦,可是最终的结局却是那么的荣美,因神早已为我们预备了存留在天上永恒的基业。一旦关上了死亡这一扇门,却跨过了荣耀的门槛,进入一个更丰盛更佳美,真正属于自己的——爱的家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