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老师,我们BOLEH!(21.10.18)

受访:廖明爱(Promise Home义工老师)

采访、整理:又青

 

  儿时,我们在课本还有老师口里听闻,森林那端有神秘的村落,有一群与世隔绝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亲人住在树枝树叶搭建的房子。他们吃的是野菜和禽畜,生活自在自足又无忧;语言上,跟我们说的很不一样。

  慢慢的,有外面的人进入村子,有的是宣教士,有的是慈善团体,还有一些政府机构。听说他们的生活水平因此提升了。

  接着森林不断开发,天然的林墙倒塌了,这些孩子和家人,一户一户搬走了。有的搬到城市边缘,有的迁到更内陆。他们的新房子有四面墙,一片屋顶,跟城市的很像。那时他们不晓得,原来在密密麻麻黑字的白纸上“画一画”,就把土地“划”了给别人。

  “信件,一天不签一天就没事!以前他们不识字,现在孩子念过书会读信了,不签咯!”,廖明爱说。

  教育,很重要,这就是其中一个原因。

 

原住民孩子上学

 

  Promise Home原住民儿童之家开办了9年,目前有两间,都位于城市——哥打哥文丁的

廖明爱

Promise Home 1(PH1),是已入学孩子们的宿舍;蒲种的 Promise Home 2(PH2),即孩子入学前,两年在家学习、适应的地方。廖明爱当了8年义工,主要目的是教育原住民孩子,送他们上学,传福音给他们。以前原住民父母不重视教育,但孩子读书回来后表现大不同,父母看见其中益处,开始紧张起来,把更多的孩子送出村子。

 

  这些孩子来自霹雳士林河、丹绒马林的原住民村落:Ganggai、Rasau、Penderas、Tibang、Tenaung…… 全是森脉族(Semai)。起初,他们只会方言,不懂马来语,123和ABC不会,沟通靠比手画脚。相比同龄学童,程度差距太大,刚出村的孩子不能马上入学。加上生活文化天差地别,孩子需要时间适应。

  于是,Promise Home找来义工帮忙补习,又与蒲种百美堂卫理公会配合,星期二、三载他们到教会上课,学习基本科目,从早上九时半上课到下午三、四点;星期一、四、五,义工到家里教马来语、数学等,如此两年,跟得上进度的孩子就会注册入学。而这时的他们,也比较会照顾卫生、做家务,算是独立了。其中两名16、17岁的孩子,自修两年后被安排到沙亚南的私立学校Montfort就读,费用由人赞助,两年后即可出来工作。

  孩子们以读经祷告掀开每一天序幕,周末到教会崇拜。他们有些从小就信奉基督教,只是懵懵懂懂,缺乏长期圣经知识训练。

 

福音是给每个人的

 

  廖明爱说:“福音不应限制在特定人而已,人家不爱‘土著’,我们更要爱他们。”廖明爱自小也在乡村长大,兄弟姐妹12人,后来成为商场职人。乡村孩子的生活,她很能体会。她常以身作则鼓励孩子:只要努力,就能改善生活!她说:“孩子们走出村子后,不单有了知识,还更认识福音,甚至后来成为传道牧者,把福音传给自己人。”

 

义工沈金枝与原住民孩子即兴唱起一段华语诗歌。

 

  乡村孩子的生活作息、乐子,廖明爱既懂得,也试过,孩子们觉得她很能亲近,也敬佩、听她话。然而,从悠哉的生活到城市人规律的日子,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应得了。每逢5月和11月学校假期,廖明爱和孩子一同回乡探亲。但到了开学,临别在即,总有几个孩子哭闹不肯列队上巴士。

  “我有时灰心,尤其他们回村了不肯再回来。他们说读书苦,不愿意。我很生气,但生气完又忘记了。”廖明爱笑说。过几天,她交代进村的牧师再去试试,劝说孩子回来念书,就是不放弃他们。

  她也曾带几个大孩子到工厂面试、找房子、工作。他们工作了3个月竟辞职不干。廖明爱追查之下,发现工厂里有人欺负他们,又怯于开口,便结党离去。廖明爱有感不平:“至今还是很多人说他们懒,但我们又有否先了解他们的想法呢?”

 

努力不懈终结果

 

  后来,有个叫Saluji的孩子跟队出村,其时牧师是召聚要上学的孩子,他却以为是出来做工,也跟上巴士。牧师发现后联络廖明爱,廖明爱坚持既然已经出来了,她就负责替他找到工作为止。她带着他面试,陪他见老板,老板对他印象很好,赞他是个肯用心学习的人。

雪州王储推介Saluji绘本。

 

  文桥传播中心同工因一次到原住民村落,接触到Saluji,见他喜爱绘画,后来就促成了出版中

巫双语绘本《婆婆和育劳》。这描述原住民生活,上帝无微不至供应,并触及土地权的创作,后得马来西亚基督徒关怀协会(Malaysian Care)积极推动。并在2018年8月4日雪兰莪国际原住民艺术节上,由雪兰莪州王储东姑阿米尔沙帮忙推介。如今,廖明爱也以此鼓励其他原住民孩子努力学习,怀抱希望。

  除了上课,廖明爱每次来到PH2,就和孩子一起卷起裤管袖子,除草种菜。他们房子旁边有土地,开垦后种植蔬菜,木薯、桑树、番薯、蕹菜、菜豆、小辣椒……未来可能种植更多,有的自己吃,有的拿去卖,帮补经费。

  Promise Home的运作经费,甚或这间独立式房子的由来,都是上帝的恩典,凭信心而得。她和孩子经常祷告,求上帝看顾供应,有时为粮食短缺祷告,不久门外竟有人送米来了。又因家里二度进贼,一次廖明爱驱车前往PH2时,告诉车上的朋友说希望可以养一只狗。车子驶到门口,一只黑色的小母狗就在那里!孩子们兴奋不已。

  这间洋房和土地,不花一分钱而得。她说,上帝奇妙安排,有位善心人士知道他们要扩张原住民儿童之家(当时仅有PH1),安排他们向某团体竞标一块土地。原本因不懂得申请、应答文件问题而想放弃的她,一日晨早圣灵感动,思如泉涌,马上取纸笔写下想法,再打开电脑文件一气呵成!提呈计划书那天,面试官每道问题都难不倒她,终标得土地!有了土地,没钱盖房子,该团体又义务筹办慈善义卖,房子就这样建了三层楼高。

  廖明爱把上帝的恩典与“奇迹”一一数算,眼睛在发亮。

 

我们Orang Asli boleh

孩子们在预备晚餐。

 

  访问那天,孩子们从教会上课回来,进门热情打招呼。其中一名孩子把“Petang”说成“Tengah

Hari”。廖明爱说,孩子们一切从基础学起,或许进度缓慢,但日久总会被装备起来——只要不放弃。

  这“不放弃”,现在连孩子也学会了。那次,泊在家前的车子不慎卡在沟渠大洞,向路过的车子求助不得,正寻思怎么办,孩子说:“老师,不要放弃!我们Orang Asli boleh!”

  结果如何?想当然尔,因上帝,师生齐力——他们真的Boleh!

 

 有意捐赠物资、款项、树苗(不拘任何菜蔬果农皆可)、成为义工老师(普通科目、音乐老师),可联络廖明爱(电话:+60 12-555 931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