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65期:吃在越南

文:简姐姐             图:国星

 

  简姐姐风尘仆仆上到船舱,哎呀艇长到厨房泡了一杯姜茶给她洗尘。 自印尼苏门答腊重走被南亚大海啸破坏得严重的亚齐西岸路线, 简姐姐仍然继续踩踏 一人一单车,慢慢行走世界——这趟她刚完成东南亚狭长国家越南北部到中部的骑行。

 

  “欸, 这个和我们的咖啡杯不一样?”见简姐姐自马鞍袋掏出一个暗花玻璃杯,梅亚像发现新大陆。

 

  “这是越南传统滴漏咖啡杯。我在岘港的一间杂货店买的。”简姐姐拿出一个玻璃罐, 用瓷汤匙舀了两汤匙的咖啡粉,放入铝制壶内,再注进热开水。滴漏壶的下方玻璃杯内已备妥一层厚厚的炼奶……黑咖啡自铝壶穿过网状间隔片,再慢慢滴下。

  “好像沙漏。但是速度慢很多。简姐姐, 为什么份量那么少?够喝吗?”——本地咖啡都是KOPI 一大杯,加上糖或炼奶。对船上众人来说, 这个越南咖啡喝法太斯文了。

 

  “是啊, 一开始我也奇怪。后来骑了几天, 从人们口中才得知, 原来越南的咖啡豆是ROBUSTA 咖啡豆, 和我们这边的ARABICA 咖啡豆不太一样。”

 

越南咖啡别具一格

 

  漏壶的咖啡一滴一滴,像慢慢行走的时间。“ROBUSTA 的咖啡因含量是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的两倍,味道更苦涩,不能喝大量。”经简姐姐解释, 大伙恍然大悟。“越南土地土质适合ROBUSTA 咖啡豆生长。”

 

  等候滴漏咖啡之际,简姐姐起身到厨房拿一杯冰块。“冰块要够大够多,咖啡倒下去, 才能一冷一热发挥极致的风味。” 简姐姐在这里一路骑了900公里,没有看到国际知名品牌连锁的S 咖啡馆, 因为本地的咖啡已非常特出,别具一格。

 

  大伙边喝咖啡边听简姐姐说故事。“那么吃方面呢? 和我们这儿有什么不一样?”绍远大副对远方风土民情食物等等充满好奇。

 

  “如果和几个骑过的东南亚国家比较, 越南的吃其实很多元。PHO清汤牛肉河粉鸡肉河粉啊米卷啊法式面包啊三文治等等, 每一天吃不一样的, 可以吃很多天。”

 

  “那如果我去, 越南岂不就是天堂了?”哎呀艇长是典型的面包控, 很爱吃面包。

 

食物多样化

 

  “嗯, 我吃很多BANH MI。价格便宜又好吃。”简姐姐是典型旅人,吃最地道的食物。

 

  “传统的BANH MI是把法棍面包一分为二,铺上猪肉、午餐肉、肉末、蛋黄酱、萝卜、越南泡菜、黄瓜、香菜、和新鲜的辣椒。”

 

  停了停,她继续说“有在靠海边的村镇,吃过里面馅料是辣椒小章鱼的,很有特色。” “会贵吗?” “不会,吃过最便宜的马币80仙, 一般上是一令吉到两令吉, 如果是旅游点或城市,则要价3或4令吉,吃一份可以耐一个上午。”对单车骑游者来说,热量摄取很重要,吃得饱才有力气前进。

 

  “除了一般的米饭午餐河粉等等, 也吃很多水果。”简姐姐指着桌上的一碟红肉火龙果。“大家知不知道这龙珠果在亚洲的发源地正是越南?”

 

  简姐姐素来有个习惯, 出门前会对当地人文衣食住行等等做小小科普。“它的发源地是中美洲,曾读过报导,越南是亚洲第一个引进后大量种植的国家。 现在马来西亚还有台湾泰国等地都可以看到它的踪影。”

 

  “记得妈妈有切过给我们吃, 那个是白肉的。 ”梅亚提起记忆中的龙珠果。“吃这个很帮助消化。它的含铁量比一般水果高。铁是制造人体内血液血红蛋白的重要元素, 摄取足够的铁质可以预防贫血。”

 

  “嗯, 我读过保健杂志, 它是低热量高纤维水果, 对降血压血脂养颜等等很有帮助。它还有一个重要的叫什么素了, 具有抗氧作用的?”哎呀艇长推了推她的帽子。

 

  “花青素。花青素能抗氧,抑制老化。” “对,就是花青素。”简姐姐停顿一下。“听过一个说法, 70年代的越南战争祸害无穷,越南部分土地沙化贫瘠,火龙果是仙人掌科植物,生命顽强坚韧,也只有这类植物才能在这样的土地生长。”

 

  大伙听了频频颔首。“那么说来, 越南还真值得去探索看看啊。”梅亚憧憬。

 

  “好,安排一下,下一趟行程或许可以到越南去。” 哎呀艇长此话一出口, 船上众人欢呼。

 

 

哎呀艇长有话

让吃发挥极致

 

  “小活力号”来到巴生港口,一伙人下船之前,来了兰姑姑和她的谷奇狗,于是兰姑姑一口气交出三篇稿,把带狗狗出门及上船的前前后后,趣事难事糗事说了一轮。下船前还意犹未尽,说谷奇狗在船上的奇遇及回家心情还可写个几篇。

  这时,却来了个不速之客,简姐姐来了!她刚完成东南亚狭长国家越南北部到中部的骑行。

  这次有什么精彩见闻跟我们的读者分享吗?

  就先说些吃吃喝喝吧。从越南回来,大概不能不先说说那越南咖啡。简姐姐这次还带回了那别具一格的滴漏咖啡杯,在这个凡事讲快的世代,这倒是在饮食里注入了慢拍节奏,让我们放缓,品尝一下生活的滋味;就像华人围炉吃火锅,不忙,让我们在香气烟气弥漫里重新认识了彼此。

  此外,咖啡不就是咖啡吗?全世界许多地方各种风味的都有,所以有时也要出奇制胜。马来西亚的拉茶,不就是茶+奶吗?但那个“拉”就有些奇特了。一般拉茶就是把冲好的茶从稍高处往下冲,倒进个杯或开口壶里,来回数次。大概以撞出些泡沫为准,讲得专业学术些,是让“两者分子完全融合”。

  如果这拉茶要拉给游客看,或对着电视媒体,还得来个“超帅气的神乎其技”,不止要拉出超长的水柱抛线,茶师脚下大概有个旋转盘,他立定转身又全身旋转,而水柱不停。这样喝下去的茶,已值回票价。

  而一个茶界朋友告诉我们说,有拉茶师坚持,拉茶不是把冲好的茶从一个壶倒进另一个壶或杯,而是把茶汤和奶同时分别“从上而降”进杯,像两道瀑布在空中就几乎撞击,才能发挥极致风味。

  所以有事没事,不妨出去走走,有些事叫你吃惊,或叫我们长知识。不过感谢简姐姐,她不时给我们来个突访,就给我们带回大开眼界的东西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