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祂爱我到老——临终,我不怕,你呢?(14.10.18)

受访:拿督陈忠登医生(信望爱安宁疗护主席)、拿汀叶秀芳(中马基督教圣乐促进会顾问)

采访:又青

 

  因为怕死,很多人连提都不想、不敢。可是怎么样好,这话没错——“人生中唯一有十足把握的,就是人必有一死”。日出日落,花开花谢,婴儿会长大,怎么就不会变老呢?而比起怕死,很多人更怕它的前奏。如,病中苦,像连绵不停的雨,断断续续,打在肉体和心灵;又像阵阵莫名刮起的冷风,把人吹得时而寒冷时而阴郁。

 

案例一:

 

  他患病后,仿若整个人生的梦,都破碎了!那是运动神经元病,身体一天天退化,从蹒跚着走,到只能坐着;从一般轮椅,到特别的轮椅,支撑身子,免得东歪西倒;从模糊吐字,到吃力写字,最后全身肌肉难以控制。他的世界,啪一下,像熄灭一盏灯,只余下黑暗。他狠怔怔的眼神在透露、模糊的声音在说:“我一定会找到一条死路,一定做得到!”。

  于是,他坐着时,不断把头撞向后方的墙,何护士把所有尖利的,都收起来,叮嘱家属格外留意。期间,何护士和友人没放弃探访和关怀。有天,何护士问:“你的人生,现在怎么样?”这位绝望病人歪歪斜斜地写“有盼望!”他说:“因为有你们帮助,一步一步陪着走……”病痛夺走他一切基本的能力,人生破灭;但长期的安宁疗护、陪伴和爱,他“好起来了”——安详离世前,他们来得及为他照一张全家福,挂在墙上。

 

案例二:

 

  有位病人,子宫癌第四期,医院转介给何护士。第一次见她时,她刚出院,享用着咖喱角。很快,病情恶化,她跟很多病人一样,已经下不了床。末期的两、三个月,极其的疼如攀藤缠绕全身,她只能不停无助地嘶喊,而撕裂的却是父母的心。那位总是寡言的父亲,望着前方,仿如一片空白,问何护士:“这还有多久?”——这是另外一种痛。后来,病人接受有助安眠的药,不再觉得疼。五十多岁的女病患,沉沉睡着,像在摇篮里。她的母亲希望照女儿的意思办丧礼,特别要求何护士留下,一起询问女儿。要什么样的花、什么颜色的棺木、戴哪对耳环、哪件衣裳、音乐……都讨论好了。离世时,一切都按女儿要的,满足了。

 

信望爱安宁疗护

 

  安宁疗护是一种医疗服务,特别为癌末和身体器官衰竭的病患服务,注重减轻病人的痛苦,如疾病所致,以及心灵的打击和挑战,并他们的后顾之忧,如留下的孩子和亲人。同时,他们扶助家属走过这艰难的路。而安宁疗护义工拥有专业知识,加上少了与病患感情、关系等直接影响,较能客观协助病患及家属处理、解决问题。

  信望爱安宁疗护(Faith Hope Love Hospice Care Malaysia)属于基督教机构,成员来自各宗派教会,去年开始策划、举办临终关怀讲座及义工培训会,今年五月成功注册。曾在马来西亚临终关怀协会工作5年的何护士,目前加入,成为全职同工。以上是她所接触的其中两个案例。

 

临终关怀,忽略已久

 

信望爱安宁疗护主席拿督陈忠登医生。

  拿督陈忠登医生(信望爱安宁疗护主席、马大医学院脑神经科医生)说,目前教会对此机构尚不熟悉,还需多宣传。然而,去年义工培训会后,很多人要求再次举办,事工渐受瞩目。信望爱安宁疗护服务对象无分宗教、无收费,但昂贵的医疗器材、药物、同工薪金、人手需求不能忽视,仍需广纳义工及经济支持,以便将来全马各地设有据点,让事工普遍化,更多人受益。

  陈医生说,华人教会忽略安宁疗护已久,病人面对灵性、心理和生理问题,相当辛苦。而一般上,本地的临终关怀护理不允许员工和义工在服务期间为病患祷告、传福音。因此,教会更需一个以基督教信仰为基础的临终关怀组织,提供这重要的护理服务。《圣经》〈传道书〉7章2节:“往遭丧的家去强如往宴乐的家去,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陈医生说,华人对死亡向来避忌、恐惧,但若多参与,也许看法会不同。安宁疗护事工的影响不限于病人及家属,也包括教会及华人群体。事工的起步,甚而可带动整个社会,从思想、实践层面,对生命投以新眼光。

  拿汀叶秀芳(西马华福姐妹会主席、世界华人基督教圣乐促进会前任理事长)也认同,她举例,有的义工服务期间,思及自己以后的日子也会有人照顾,而非孤单、凄惨,就不担心了。

 

用音乐唱出神的爱

 

中马基督教圣乐促进会顾问拿汀叶秀芳。

  秀芳也是中马基督教圣乐促进会(下简称“中马诗班”)顾问兼诗班员,今年10月21日,中马诗班将在八打灵再也班底浸信会举办“弥赛亚选曲音乐晚会”,入场免费,是为信望爱安宁疗护筹款。信望爱安宁疗护预算每年开销16万令吉,费用庞大。

  著名的《弥赛亚》曲是韩德尔在两百多年前创作,去年,中马诗班以此为马圣神学院筹建校基金,今年又以之为安宁疗护事工献力,祝福他人。而三部曲中,他们仅演唱第一部及哈利路亚部分。据知,1742年4月13日,即弥赛亚清唱剧的首演,正是为都柏林(Dublin)三个慈善机构筹款;第二年演出,则为一间贫苦的儿童医院并建在其中的礼拜堂筹款。往后,这首清唱剧每年演出,直到韩德尔逝世为止。中马诗班以此筹款,仿若承继韩德尔的心意。

  韩德尔写这部经典清唱剧时正值生命低潮,55岁的他中风,右手瘫痪,又其他经济及生活问题,身心灵极其困乏。直到他的朋友把弥赛亚歌词交给他谱曲——这首根据新旧约《圣经》的撰写,振奋了韩德尔。他不分昼夜编曲,直编到著名的哈利路亚部分,甚为激动,仿若看见天开了!

  秀芳解释,歌词内容阐明了神的爱,《圣经》旧约启示,将有一婴孩诞生,就是耶稣基督,祂拯救了罪人,彰显祂的爱。而这份爱,“是爱到底、爱到老”,也爱临终的病人、痛苦中的人。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人之终老离世应有尊严、安宁。病人在世时,透过药物、物理治疗等减轻身体痛苦,并用安慰的言语疏导他们的心,不至愧疚、绝望。这也是上面案例中,何护士所做的。

  欢迎大众踊跃出席音乐晚会,支持临终关怀事工,也从诗歌内容、音乐,得到帮助与鼓励。

 

 

◎◎ 信望爱音乐晚会 ◎◎
日期:21/10/18
时间:7. 30 PM
地点:八打灵再也班底浸信会(Pantai Baptist Church PJ
联络:012-2102850

 

❉ 信望爱安宁疗护也接受医疗器材捐赠(如:轮椅、病床、氧气制造器等),有意者请联络 016-221 7501(何护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