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68期:谷奇交了个新朋友    


 

 

 

 

 

 

 

文:兰姑姑                图:君凌

 

  狗狗谷奇和兰姑姑上“小活力号”游玩,遇见了一只好看的大鸟。哎呀艇长说那是一只信天翁。

 

  谷奇看了看那只大鸟,还真神气!它想起兰姑姑说对人要有礼貌。想了想,走前去,对大鸟说:“你好!我叫谷奇!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大鸟一脸茫然,“什么是名字?” “名字就是别人怎么称呼你啊!”

 

  “噢!是吗?我没名字!” “啊?那别人怎么称呼你呢?”

 

  “噢!没人会称呼我的!大家都是‘喂!喂!’的这么叫我!”

 

  谷奇很惊讶。原来它竟然没有名字!真奇怪!

 

  大鸟看了看谷奇,也学着谷奇的口气问:“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谷奇!”

 

  “谷奇?这名字真好听!请问你是怎么会有名字的呢?” “谢谢你!我的主人给我取的!”

 

主人是什么来的?

 

  “主人?什么是主人?” “主人就是看顾我的人!我的主人是兰姑姑。每天她会为我准备食物,带我去大小便。每个星期六还会替我洗澡!”

 

  “那你什么也不用做吗?” “哦!我每天给主人看守门户,不让那些不相干的人进屋。”

 

 

  “那下雨怎办?”“噢!我住在庭院里,不会淋雨的!如果天气很热,兰姑姑通常都会让我进屋子里。那里面有电风扇,不会热!下大雨的话,兰姑姑也会让我进屋,还会帮我盖毛巾保暖呢!”

 

  大鸟羡慕地说:“你真福气!我也想有一个主人!”“是吗?我可以问一问兰姑姑,看她愿不愿意当你的主人!”

 

  “是吗?那谢谢你了!以后我每一天都会有新鲜的海鱼吃吗?”“噢!我们住在城市里!那里没有新鲜的海鱼,超市里只有冷冻的鱼卖!”

 

  “噢!那不行!没有新鲜的海鱼吃,我会生病的!” “噢!那就不行了!”

 

  大鸟低下头,难过地说:“我没有主人!也没有名字!我只是一只没有谁理会的鸟!”

 

  谷奇看见大鸟这么伤心,心里也很难过。可是,又不知怎么安慰它。

 

  过了一会,大鸟抬起头,伤心地对谷奇说:“我是没有主人的了!我只是希望也能像你一样,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谷奇想了想,“不如我替你取一个名字好吗?”

 

  话刚出口,谷奇就后悔了。自己可是从来就没有试过替人取名字啊!

 

  可是那大鸟一听,却非常地高兴:“真的吗?那谢谢你了!谷奇!拜托你替我取一个名字吧!”

 

  唉!谁叫自己那么口快呢?现在只好试一试了!

 

  叫什么名字好呢?小海?不好听!大海?怪怪的!“小活力”?大鸟又不是一艘艇!

 

瓮声瓮气的小嗡

 

  谷奇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名字。它正想放弃,可是,一抬头,却看见大鸟正一脸期地的在看着自己。

 

  再想想吧!谷奇歪着头,努力地想。突然,一道光一闪而过。

 

  “你看这样好吗?你是信天翁,说话又瓮声瓮气的,不如你就叫小嗡好吗?”

 

  “小嗡?瓮声瓮气的小嗡?这名字好!我喜欢!”

 

  小嗡一跃到半空中,绕着谷奇飞了几圈。

 

  “哈哈!我有名字了!小嗡!瓮声瓮气的小嗡!哈哈!”

 

  它停在谷奇面前:“谷奇!谢谢你!谢谢你替我取了一个这么好听的名字!” 它高兴得简直快要手舞足蹈起来了!

 

  谷奇看见小嗡这么开心,心里也很高兴。

 

  原来,帮助朋友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哎呀艇长有话

名字

 

  取名字,现在的人大多很慎重,也比较有能力。上几代真是人心慌乱,取个“阿猪”、“阿狗”、“阿牛”,大概除此也不知中文里还有些什么字,而当时名字是口头叫的,身份注册是后来的事,不识字的人就根据语言能力解决。再想想怎么没听说有人叫着“阿猫”、“阿鸡”或“阿鸟”,大概猪狗牛比较能干活,也粗贱,好生好养,不会有“天妒英才”的事。再来鸡和鸟在中文里不是什么好东西,没读过书的人大概都知道;至于“猫”,不大好的也会跟猫扯上关系,譬如“猫样”、“出猫术”。

 

  而慌乱又不止父母,上一代人是去警察局为孩子出报生纸的,一些警察也许文化水平不高,而父母的英语或国语发音也纠结,所以原本是Bee,那爸爸说double e,警察一听,笔下出现了Bwe,而这是不能用胶擦擦的,当时也没有涂改液(当然即使有也不能用);接下来是yoong, 那警察在一连串的字母声音里有些迟疑,没往下写,在y后面停了一阵,于是在纸上留下了一小团墨迹,看起来有点像 u——最后只好将错就错,来个像韩国人的名字。

 

  名字有时代性,也略略可窥见你的出身。多年前有个从外国回来的中年女医生,到槟城寻找亲生父母。叫人惊讶,她有个跟她身分很不相称的名字——王猪母。只是上面的资料,事情几乎就可以还原了。她当年为什么会遭弃?她为什么有个这样“贫下中农”的名字?现在为什么她在一个社会上层?

 

  名字,承载了也许叫你刻骨铭心的事。故事里的小嗡,从一只“没有谁理会的鸟”到“有名字了!”也是一大跃进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