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69期:谷奇偷了一条鱼         


 

 

 

 

 

 

 

文:兰姑姑                图:君凌

 

  哎呀艇长邀请狗狗谷奇和兰姑姑上“小活力号”游玩,谷奇交了一位新朋友,信天翁小嗡。两位朋友在一起玩得很开心。

 

  看看快11点了,今天早晨很早就吃早餐,谷奇有点饿了。它正想着,兰姑姑已拿着它的碗,站在船舱的门口,笑着道:“谷奇!你要吃点点心吗?”

 

  “要!我饿了!” 谷奇快乐地跑了过去。兰姑姑真好!

 

  小嗡也跟着过去,看了看碗里的狗饼,问道:“这是什么呢?”

 

  谷奇笑着说:“这是我的点心!狗饼!你要尝尝吗?” “好啊!谢谢你!”

 

  小嗡啄了一粒狗饼,吞了下去,皱起了眉头。“怎么啦?不好吃吗?”谷奇奇怪地问。

 

  “味道怪怪的!看来我只能饿肚子了!” “为什么要饿肚子呢?你今早没吃早餐吗?”

 

  “没有!我从昨天开始到现在都没吃东西!” “为什么?”

 

  小嗡低下了头,“我前天晚上不知怎的开始泻肚子,浑身不舒服,没气力出海捕鱼!”

 

  “可是,生病更加需要吃一点东西啊!没吃东西……”

 

  小嗡苦笑着说:“我也想吃东西啊!就是没气力飞出海捕鱼。搞不好,掉进大海,就再也回不来了!”

  “哪!你吃点狗饼吧!兰姑姑不会介意你吃的!”

 

  “不行!味道很怪呢!我吃不下!不要紧,谢谢你的好意!”

 

  谷奇也没了主意。正为难的时候,突然,它们听见了水手长霆森哥哥的声音。

 

  他拿着一个大篮子,欢快地说:“我刚从海边渔船买了8条新鲜的金鲳鱼!我们6个船员一人一条,加上兰姑姑和谷奇,正好8条!”

 

  兰姑姑笑着说:“谢谢你!霆森!可是谷奇不吃鱼,多了一条!”

 

  哎呀艇长笑道:“没关系!待会看谁吃不饱,再吃多一条!” 大家都笑了!

 

  谷奇竖起了耳朵:金鲳鱼?新鲜的金鲳鱼?

 

  小嗡一脸羡慕,抬起头,用力地嗅了嗅!鱼腥味!新鲜的鱼腥味!它感觉到肚子在叽叽咕咕的叫了!

 

  谷奇对小嗡说:“你看!这下好了!霆森哥哥买了8条鱼,可以给一条你吃啊!”

 

  小嗡摆摆头,小声地说:“别!别!那是要钱买的!怎会给我吃呢?”

 

  “可是,”谷奇还是不明白,“我不吃鱼啊!反正有多一条啊!”

 

  “要是他们不答应怎办?” “哪!” 谷奇想了想,“我偷偷地拿一条给你不就行了!”

 

  小嗡有点担心,“要是发现了怎办?”“不会的!我快快地拿来,你快快地吃,没人会发现的!”

 

  “行吗?” “行!”

 

  谷奇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门口。哈!鱼篮就在那儿!它悄悄地衔了一条鱼,快跑出了船舱口。

  唉呀!真腥!可是,小嗡却觉得很香!

 

  刚吃了一半,船舱传来了水手长的声音:“真奇怪!少了一条鱼!”

 

  “怎会呢?你少买了一条吧?” 哎呀艇长笑着说。“不可能!我明明点算了有8条,现在只剩下7条!”

 

  “难道是谷奇拿了?” 兰姑姑有点纳闷。“不可能吧!妳不是说谷奇不吃鱼吗?”哎呀艇长也有点奇怪。

 

  “谷奇!” 糟了!怎办!

 

  谷奇和小嗡都吓坏了!把鱼送回去吧?可是,小嗡已经吃了一半呐!

 

  小嗡脸都吓白了!谷奇会不会挨打呢?挨打?挨打是小事!要是兰姑姑生气了,不要谷奇了,那可怎办啊?谷奇也慌了!

 

  “谷奇!真的是你!” “对……对……对不……对不起!因……因为……小嗡生病,肚子饿了,所……所以……我拿了一条鱼给它吃!”

 

  兰姑姑明白了,她摸摸谷奇的头:“谷奇!帮助朋友是好事。可是,不问自取,可是‘贼’啊!快向霆森哥哥道歉吧!”

 

  谷奇走到水手长面前:“对不起!霆森哥哥!我不该偷拿你的鱼!”

 

  水手长笑了,他拍拍谷奇的头,“没关系!” 转身对小嗡说:“快吃吧!你一定饿坏了!”

 

  谷奇和小嗡放下心来,小嗡不需要饿肚子了!

 

 

哎呀艇长有话

谷奇的“三主动”之后

 

  谷奇第一次出门,就交了个大鸟朋友信天翁小嗡。说来它的表现不错,多年来它大多是跟主人兰姑姑及安爷爷互动,从一个“熟人社会”中学习“交往能力与技巧”,现在来到一个陌生情境,竟然知道什么是“三主动”——主动与他者打招呼、主动找话题交谈、主动帮助……于是两个新知一见如故,除了有了良好关系,还几乎融成一体——谷奇想要去问兰姑姑了,看她愿不愿意也当小嗡的主人?它还帮信天翁取了个名字哦,帮助朋友真是一件快乐的事!

 

  信天翁知道自己离开了海,便没了新鲜的鱼吃,那不行的。

 

  看着新朋友这天生病,没力气出海捕鱼,谷奇不能袖手旁观啊,它冒险偷了一条水手长从岸上买回来的鱼!但这“热心”却触焦了。谷奇以前在兰姑姑的家,从来不需要为自己或他者偷什么东西,也不用“不问自取”,东西会自动送到面前来,一切都自然而然,又理所当然。所以不很知道这种做法叫着“贼”,即使是为“帮助他者”而做,都被规划在这个范围内,后果严重。

 

  就让谷奇慢慢学吧,也许有天它会知道,群体生活里,大家商量商量,会另外有法子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