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有神的灵在他身上(11.11.18)

文: 陈宝娟

 

  大卫受撒母耳膏抹之后,耶和华的灵就大大感动他,即耶和华的灵降在他身上,在他心里动工,赐他智慧与聪明、谋略与能力、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

  同一时候,耶和华的灵却离开了扫罗,有从耶和华而来的恶魔来扰乱他。意即神的灵撤离扫罗这个悖逆的器皿,不再与他同住。就神而言,扫罗已经被祂拒绝且废去王者之尊,因此,祂放任控诉及辖制人的恶灵扰乱扫罗的心志(撒母耳记上16:13-14)。

  大卫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被一名少年人引荐进入扫罗的皇宫。我们不知道这位少年人是谁,不过,他说自己见过大卫,而且他形容大卫的内容,透露出他不是道听途说而已,他和大卫必然也非泛泛之交。他不仅知道大卫样子长得俊美出众,有善于弹琴的恩赐,还知道大卫的谈吐不俗,说话有条有理,是大有勇敢的战士,而且耶和华与他同在(撒母耳记上16:18)。

  这么说来,大卫除了年纪比较轻,个子比较小,在样貌上绝不比自己的哥哥们逊色。我们想象中的大卫,可能是个骑驴吹笛的牧童,谁知道他竟然十指能弹琴,而且还在伯利恒彈出了名声,闯出了名堂,有崇拜他的知音人推荐他为王奏乐解忧。这之前,他虽不致对牛弹琴,白天放牧时的听众,除了旷野的羊儿以及路过的牧童,还有谁呢!

  当时的大卫,还没有打败歌利亚,却被少年人形容为一名勇敢大能的战士。他和谁作战呢,不就是他自己后来所说的,那些来侵袭他的羊群的狮子和熊。大卫不是靠他的杖,手中也没有刀剑或枪矛,当然更不可能朝狮子和熊扔他的琴。大卫乃是赤手空拳,把狮子和熊给活活打死啊。这样的牧童还不勇敢、还不算有大本事吗?

  更不得了的是,耶和华与他同在。旧约没有多少人是耶和华与他同在的。如果耶和华与他同在,他不是君王,就是先知和祭司。可是大卫那时什么都不是,他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牧童,刚刚莫名其妙被撒母耳抹了油,膏他为王。少年人能够这么说,足见他或是听见了撒母耳膏大卫的事,或是他从大卫身上,看出他是有神的灵充满的人。

  一个人有没有神与他同在,周围的人是可以清清楚楚看得出来的,因为神的灵虽是内藏的,也是藉着一个人的行事为人外露的。没有人可以制造神与他同在的假象,也没有能藏得住神贯穿在他身上的恩膏。

  没有神的灵的人像扫罗那样,迷惘而混乱,受困而挣扎;有神的灵的人像大卫那样,恬静自制,自由而奔放。

  没有神的灵的人像扫罗,说话颠三倒四,今天说了明天忘;有神的灵的人像大卫,口齿清晰,句句有分量。

  没有神的灵的人像扫罗那样,胆怯退缩,就算全身有防弹衣,也一样害怕子弹,凡事都不敢担当;有神的灵的人像大卫那样,只需奉耶和华的名,就算赤手空拳也能勇往无惧。

  没有神的灵的人像扫罗那样,自己没有办法从问题中走出来,需要旁人为他进行释放;有神的灵的人像大卫那样,医治随着他的敬拜,自然地泉涌而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