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72期:送暖       

 

 

 

 

 

 

 

 

文:梅     图:玉美

 

  “我最爱吃花生汤圆,汤圆一破满口都是花生香!”“我的红豆汤圆最好吃,红豆沙馅料又细又滑,好吃!”甜品店的玻璃窗前,坐着一家四口,两个年龄相仿,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可能是孪生的,只是其中一个戴了眼镜。他们面前各有一碗汤圆,正为汤圆争论不休。

 

  “爸爸,你的紫薯汤圆好吃吗?不如试一试我的花生汤圆。”眼镜孩借故向爸爸探问,看来是要爸爸支持自己的说法。

 

  “紫薯吃起来软绵绵的,很不错!”爸爸说,“还很有营养,你们也来试一试。”

 

  “这……”两个孩子没有行动,脸上却有难色。

 

 

  “来,一人一个,大家交换吃,尝过三种口味再说。”爸爸不由分说地舀了两个汤圆,在他们的碗里各下一个,然后又在他们的碗里各舀起两个,“咚”一声给他们交换了。

 

  “哎呀!”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叫了起来。

 

  “怎么了?”爸爸被吓了一跳,不明所以。

 

  “这样换来换去,我都认不出哪个才是自己最爱吃的汤圆了!”两个孩子对着碗里长得一样白白净净的汤圆,发起愁来。

 

  “这就对了,无论什么馅料,只要是糯米汤圆统统都要吃。”爸爸舀起一个汤圆说:“年尾多雨天气冷,吃点糯米食品暖暖胃,对身体有益。”

 

  两个小孩听了,望了望自己碗里的汤圆,再对望着一下,没戴眼镜的那个孩子说:“原来不是花生也不是红豆,糯米才是最好的。”

 

  眼镜孩迅速吃下一口汤圆,鼓着两腮和气地说:“爸爸说,只要是糯米汤圆就该是好吃的!”

 

  “不同的食物对我们有不同的好处,我们不应该偏食。老祖宗流传下来冬至吃汤圆,是为了大家好。”爸爸这时顺便给孩子们上一堂传统课。

 

  “妈妈,您怎么不吃汤圆?”眼镜孩问喝着腐竹薏米的妈妈,“爸爸说这时候吃汤圆对身体有益。”

 

  坐在一旁默默听三人对话的母亲,这时才笑着说:“我最想吃的汤圆在家里。”  

 

  “妈妈,您那不是吃汤圆,是吃团圆!”

 

  没错,一家人齐聚一堂,吃的是热热闹闹的团圆气氛。

  “别急,下个星期就是冬至,我们去爷爷奶奶家一同搓汤圆,做汤圆,到时和叔叔婶婶、堂哥堂妹们一同吃团圆汤圆!”眼镜孩装模作样地安慰妈妈,大家听了哄堂大笑。

 

  “小小汤圆真有意思!妈妈,您吃一个,我们家先团圆。”眼镜孩主动献殷勤,要喂妈妈吃汤圆。

 

  “好。我们先团圆,到时再满怀祝福搓汤圆,请大家吃祝福。”

 

  “妈妈,吃一个我的!厨师搓汤圆时搓了‘身体健康’祝语!”

 

  “好,好!”妈妈拗不过两个孩子,左一个右一个汤圆含在腮帮里。  

 

X  X  X  X  X

 

  多温馨的一家人啊!我坐在久违的甜品店角落,正敲着键盘给哎呀艇长写电邮,把他们一家四口的对话都听进耳里,把他们的神情也看在眼里了。

 

  寄出电邮后,我心里有了一个决定:吃完甜品,到隔壁的杂货店多买几包糯米粉去!

 

  冬至这天,是该给身边的人送暖、送祝福啊!

 

 

 

哎呀艇长有话

合成之美

 

  “团圆”这件事,现在大概已变得十分挣扎,要很刻意经营。除夕大家回乡吃一顿团年饭;中秋节连商家也不忘“团圆”,好使那甜甜圆圆又昂贵的月饼更富于情感滋味。冬至快到了,又似乎提醒了我们什么吧。那滑润圆溜的糯米团子,要出现在我们每天吃饭习以为常的那一个碗里;老人家说,吃了汤圆就大一岁了!

 

  吃汤圆,是要具备点“品尝能力”的,像喝茶一样,是要“品”的。现在吃惯酥炸浓烈气味的孩子,大概不是很合“口感”。至于还要吃后面的那一个摸不着、看不到的“团圆感”——父母们、老师们、社会、媒体工作者,我们都要加把劲!

 

  农业时代里,就说更靠近的三四十年吧,一家人在一起搓面粉搅鸡蛋生火,在烤香里挥汗;或大人小孩欢欢喜喜,捏一小团软韧面粉,在掌心团弄成球,扔到热汤里——不可小看,那是一个“时代特征面貌”,合成的是那个时代特有的家庭凝聚力,我们细品了什么是“同心合力、共享成果”。

 

  现在什么都分工了,现成了,受惠之余,人也机械化了;于是从家中的生活形态开始,我们失去了传统里一些珍贵的东西。且向梅亚学习吧,她在甜品店因温馨画面触动,于是拍案而起,可能有天你突然会收到她送过来的“暖”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