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我们的假神(09.12.18)     

文:陈宝娟

 

  年老的约书亚,在多年东西南北的征伐后,十二支派是安定下来了,神给他的使命也完成了,但是他心里面非常清楚,还有一样东西,非要给以色列人弄清楚不可。

  在迦南地的以色列人不是第一次曝露在邪恶的信仰体系前。他们的列祖亚伯拉罕就是从那充满着许多神话故事的美索不达米亚大地出来的。幼发拉底河边流传了许多创世的神话,亚伯拉罕的耳朵肯定也听进了不少。在那样多神论的土地上,亚伯拉罕怎样听见神的声音呢?听见了又如何确定是神的声音呢?那是一场神迹。

  然后在埃及的土地上,他们又在尼罗河畔听见了那渊源流长春生冬死的信仰,以及太阳神水上出现三角山的神话。好不容易摆脱了埃及四百多年诸神的纷扰,进入了神所应许的迦南,遍地,依然是巴力众神的色彩。

  从亚伯拉罕到约书亚,他们鲜少是活在偶像真空的状态中。不管是在哪个世代,总会从里从外,冒出一些叫他们心里偏邪的信仰。

  约书亚的担忧不无理由。这批的以色列人内心如何,不只在他们生活在埃及和旷野的时候露出马脚,也在往后的日子里显出来了。心里面的偶像不除,永远都有春风吹又生的契机。迦南地不过是肥沃的假神地,让他们有落根的地方

 

图源:网络

 

  约书亚肯定看见了这批以色列人内心里残存的,也许还惦念着的,幼发拉底河那边的传说,埃及那里的诸神,还是迦南地壮观的敬拜。所以他就提醒他们,他们面对的,不只是眼前看见的迦南众神,还有隐藏在记忆里的,宝贝在思想里的,幼发拉底河的偶像和埃及的邪术。

  今天的我们也有以色列人当年的烦恼。我们很多人在家族的宗教思想中长大,在我们残余的记忆里,或多或少还悬挂着一些古早阿公阿嘛告诉我们的神话鬼话。我们都是这样吓着长大,也是这样被哄着长大。我们也私藏了许多从外面的世界搜刮来的信仰,在不经意的时候就浮现在生命的台面上。我们虽然也进了迦南,本该是信仰的应许之地,但是往往抬头一看,新的地面不也冒出了许多虚晃的敬拜吗?我们的人可以在迦南,我们的工作可以在迦南,但是我们的心,可能踟蹰在幼发拉底大河那边,可能荡漾在尼罗河畔.可能我们人在迦南,心也在迦南,但是悬挂的是迦南地的偶像。

  在你我的迦南地能否出现偶像?看看以色列人,我们就知道为偶像建立祭坛是何等的容易。我们可以做许多属神的事,只要我们的心不属神,我们就是当年约书亚所担忧的那一批。

  愿神使我们如同始终忠心如一的约书亚,单单事奉耶和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