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自由和平的跫音(23.12.18)     

文:陈宝娟

 

  11月初和朋友往中欧及东欧背包旅游。我们先从德国柏林起行,期间经过五个前斯拉夫国家,遇上当地人普国同庆或纪念的日子。

  11月11日在波兰小镇弗罗茨瓦夫与波兰子民共度独立日,继而在波兰首府华沙见证广场和街头展示着波兰百年复国的心酸血泪史。

  11月17日,我们进入捷克首府布拉格,懵然惊见冬天黄昏的瓦茨拉夫广场人潮攒动。一名少年人口操英语,以激动的口吻对我们说,他们正在庆祝1989年发生在广场的天鹅绒革命。这场整十万名捷克青年大学生走上街头的游行示威,让捷克摆脱共产主义的辖制,进入自由呼声的年代。

  瓦茨拉夫广场的欢腾和胜利之声不绝于耳。我穿梭在拥簇的人群中,内心泛起一丝丝哀伤的涟漪。几天前,我们去了趟奥斯威辛——比克恼集中营。那里是二战时期纳粹分子以不人道的手法,集体屠杀近110万名手无寸铁的犹太人、波兰人和吉普赛人之处。博物馆的资料表明,那是世界最大的坟场。

 

布拉格(图源:网络)

 

  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世界最大的焚化场,因为没有一座人眼看得见的坟墓。每个角落却充斥着无辜而含冤的控诉。

  由于旅程从柏林开始,我们见过六百万犹太人被屠杀的纪念碑,我的心情一路都在揪着。虽事隔多年,依然能感受到历史沉重的包袱。为了所谓大德意志和泛斯拉夫的“美梦”,多少不公义的轮子曾在这些国土上年复一年地碾过,多少无助的泪水曾潸然滴下,而多少痛苦的呼求曾在暗空中盘旋不去呢!

  历史的铁证说明了任何要以人的“理念”和“梦想”来一统或治理天下的“丰功伟绩”,最后都只成为历史链上难看而粗糙的硬结,为人心徒留悲愤和仇恨的记号。人为满足个人野心,往往打出漂亮的口号,想以系统、组织、文化或语言,对别人进行集体的操控。可惜,人虽生在罪中被捆而不自知,内心深处却有追求自由的欲望。所以,任何剥夺人自由和权利的组织,不管他们势力多么浩大,都要惨败收场。

  人无法用人的方法,为世界制造所谓的乌托邦世界,那不过是虚拟的伊甸园。人越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引进表面的“统一”及“和平”,越是制造出更多的熙攘和纷扰、挣扎和冲突。

  11月底12月初,我们到了奥地利和克罗地亚,眼前景象焕然一新,每座大小城镇都弥漫着圣诞将临的气息,公园和广场的圣诞灯饰泛着耀眼的光芒,街上流传着圣诞的音乐,颂扬救主的奇恩。

图源:网络

 

  我们仿佛走出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历史走廊可悲的一隅,褪去人空泛而狭窄的主义,在洋溢着圣诞的氛围中呼吸自由而和平的空气。

  所有历史人物都只活过一次,他们只剩虚浮的名字。唯有主耶稣基督,祂昨日、今日和明日都在,而祂的作为永远长存。祂在时间的长廊里走着,触摸每个饥渴、冷漠、孤独、绝望、受伤的灵魂。

  耶稣横跨历史,在人愚蠢而自毁的行为中,一再发出要“与神与人和好”的邀请。我们可能没有斯拉夫民族和犹太人的惨痛经历,在我们自己小小的世界里,往往因人的口号、梦想、制度和系统,经历着失望、无助、迷茫、愤怒、不平等无法挣脱的负面情绪。

  耶稣和平而自由的跫音随着圣诞节的降临清晰可闻,提醒我们圣婴在2000年前渡过众多不安的夜晚、在十字架上被众人唾弃。然而,祂却胜过了苦毒、愤怒和仇恨,为我们捎来和平的信息,如同源源不绝甘甜的活水。

  愿这个圣诞节,你在不自由或不平安的廊道中,拐角遇见耶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