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喜喜乐乐, 走向新的一年吧(13.01.19)

文:伍小兰      

  有一次与老师谈天,我向老师说:“你不太像一个艺术家!”

  老师笑着说:“是吗?妳心目中的艺术家是什么样子的呢?”“情绪化!”我脱口而出。

  老师笑了笑,“我觉得这是个人问题,与艺术无关。”他顿了顿,“妳想一想,如果妳是一位演奏家,开演奏会,门票都卖完了。到了演出那天,妳能不能说:我今天心情不好,演奏会取消了?”

  他语气一转:“我是一位音乐老师,我能不能告诉妳,今天我心里不高兴,不上课了?”我们一起笑了起来。

  人有七情六欲,有高兴的时候,也有悲伤的时候,有愉快的时候,也有苦闷和生气的时候。这是人生的一部分,也是构成生命乐章精彩动听的因素。但是,如果一个人不能和自己的情绪和平相处,却任意的向身边的人发泄。不仅对自己没有帮助,对身边的人,更成了一种负担和伤害。我们都喜欢和快乐的人在一起,很少有人喜欢成为别人的情绪垃圾桶。

明年报考笛子



  2007年8月的一个星期二,我上笛子课。等上课的时候,我看见学院的布告栏上贴着一张华乐考试报名的通告。上完课,我随口对老师说:“真羡慕那些能去考试的人!”

  老师突然很认真地对我说:“我忘了告诉妳,明年妳去考笛子吧!”

  “什么?” 我吓了一跳,“我吹得这样疙疙瘩瘩,上气不接下气,怎么去考试?”

  老师很平静,“还有整整一年时间啊,妳担心什么?”

  接下来的笛子课,老师开始让我练习第一级的考试曲目。第一首练习曲是用D调曲笛吹。我开始学笛子的时候就是吹D调笛,但一年多了,高音还是吹不上去。有时好不容易吹上了,却像拉牛上树,声音干涩,耳朵受罪。

  平日生活忙,工作忙,实在是挤不出时间练笛子。除了每隔两星期二一趟一小时的笛子课之外,平日只有星期天早上一小时的练习时间。因为相隔的时间长,常常好不容易吹到了,下一次练习时又得从头再来。这样下去,不要说考试,上课都有问题。

  和老师讨论后,他建议我每天抽出10分钟练笛子,星期天早上就专注练大提琴。可是,每天晚上我洗好澡,得空的时候,通常都是已经10点半过后了。笛子声音响,太夜,会干扰到邻居。更何况,父亲9点多就睡了。

  左思右想,终于决定每天早上早一点出门上班。这样,我到公司的停车场时,可以有10分钟时间练笛子。当然,那可得看当天早上路上交通情况。如果顺畅,大概可以练15分钟;如果交通堵塞,可能连5分钟都没有。

  就这样,每天早上我把车泊好,就开始我的笛子练习。因为我关着车门窗,也没人注意。

习惯压制情绪

chuxue-lu-luchuxue1997-1214770-unsplash



  我从小就习惯压制自己的情绪。咬紧牙根,憋着气,对我来说,几乎是一种本能。但,这对吹笛子,却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因为笛子是用气息来控制声音的。

  刚开始时,每天早上10分钟的练习成了酷刑。因为只有10分钟,至少该把乐曲整首吹完。可是,越想吹,就越没有声音,越用力,笛声就越裂,根本不是音乐,简直是刺耳的噪音。有那么一天早上,心情愉快,勉强吹出一两句,那是天上来的恩典。那段日子,生活中,工作上,生命里,都是云涌风起,漩涡处处。每天早晨的10分钟,成了生命中情绪的操炼。

  渐渐的,每天的笛声平稳了。然后,渐渐的,圆润了。虽然还不是吹得很好,总算可以吹完3首乐曲了。年中报名时,老师建议我考第二级。

  考试前一个星期六,我驾车去找考场,遇见了一位年长的看守员。他建议我把车泊在大厦大门口,就不必下地下停车场。

  考试那个星期六,我很早就出门。刚到地点,那位热心的看守员就把我带进大厦,又吩咐一位清洁工把我带到考场。负责登记考试的那位女士,也非常热心,马上登记。本来我打算先热身一下,可是完全没有机会。我检查了一下笛子,糟了!笛膜破了!主啊!我有点慌张,赶紧换笛膜。我刚黏好笛膜,就轮到我考了。

  考官是一位年长的女教授。第一首练习曲,还可以。第二首,《茉莉花》,第一句我就吹不上去了。我慌了,女教授笑笑,“别急!”我更急了,匆匆忙忙吹完,有声音就算了。第三首,《采茶扑蝶》,更没有了欢乐感!唉!吹完就算了!

  结果,我从到达大厦到考完离开大厦,30分钟!这像快镜头的影片,就这么快速地播完了。

  9月参加文桥主办的文字营,10月底参加文桥40周年庆典。剩下,打算替《小活力》写一篇有关圣诞节的稿。我以为,2018年,就是这样了!

  父亲本来预定11月头入院做白内障摘除手术。之前的星期六,他严重感冒,吃了药。应该是药力太强,他在厕所里摔倒后生病了。那几个星期,忙得昏头胀脑,天昏地暗。

  公司里客户系统变更出事故。我对系统技术是外行,看着属下愁眉苦脸只能干着急,无法提供咨询。

  那阵子,生活里,工作上,明枪暗箭,刀光剑影,满满的情绪垃圾,就这么,排山倒海地倾倒过来。体力上的疲惫,是比不上内心的累。那是从心底深处涌出,无奈,无力,无法言语的累!

是时候放下


  12 月中的一个星期天傍晚,我坐在礼拜堂的一个角落里,静静地听郑传道的证道:“是时候放下了!”

  隔了几天,我打开女教授所写的考试评语券。考三首乐曲,每一首的评语都非常中肯。最后,她写到:“继续加油!”

  是的!主!逝者已逝,来者犹可追!我愿意放下我的手,好让祢牵起我的手,我们一起,平平安安,喜喜乐乐,走向新的一年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