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79期:过个“太好了”的一年

文:妈妈梅亚
图:一心

  

  

  农历新年眼看就要结束了,爱米坐在书桌前一点也不感伤。

  回想新年期间家族成员大聚会,祖孙四代难得齐聚一堂,笑声不间断,状况也连连,不过,今年的聚会却有点不一样。

  年卅晚,电视机里播放着贺岁直播,爱米拿出一副新奇的纸牌说:“这是我逛街时无意间得到的客家话字典,让我来考考大家,看谁念得准,猜得对!”大家见她手中拿的是一副迷你纸牌,封面上画了两个戴斗笠的卡通男女娃娃,很是吸睛。

  平日里,大家都用华语或英语交谈,客家话是长辈们和爸爸妈妈说得多,自己只有在一旁听的份,难得可以考考自己的客家话理解能力,无不举手赞成。

  爱米给在场的平辈各派了一张牌,得牌者要念出牌上的客家发音给其他人猜。

  “我先来!”从来没听大堂姐说客家话,如今她翘着唇,根据牌上的拼音,努力地念出“GiungHee”。围坐一块儿的堂弟妹们,鸭子听雷般地瞪着她。长辈们也被这新鲜的玩意儿吸引。


Kiu Mei是球迷还是舅母?



  大堂姐见状,又念了一遍,还是没有人猜得出来。“难道我念得不对?

   GiungHee!华语是‘恭喜’!”大堂姐揭开谜底,堂弟堂妹们才恍然大悟,异口同声地说:“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接着,以大堂姐马首是瞻,大堂哥翻开牌子:“Kiu Mei。”

  “什么?”小表妹没听清楚,小堂弟却已经抢答,“我知道,是‘球迷’!”二堂哥笑出声:“哈,你整天陪叔叔看球,真是个标准的球迷。”大家听了也哄堂大笑。

  小堂弟不甘心,绕着大伙儿围成的圈子追打着二堂哥讨答案:“你也给个答案吧!”“不说,不告诉你,让你以为是球迷,把球迷称为舅母闹笑话。”“堂哥不可以欺负人,快说,快说。”小堂弟没留意,二堂哥早把答案说出来了。


  忽然,小堂弟的脚下发出“哐当”一声。“哎呀,真糟糕!”小堂弟一个不小心,踢翻了杯子。大伙儿吓得不敢出声。新年期间,最忌讳发生不愉快的事,即使真的发生了意外,也不能发脾气,可是,一地的水,谁来收拾呀?

  “还没进入新的一年,大哥家就‘猪笼入水’了!”坐在一旁的小姑,见一群孩子们吓坏了,赶紧替他们说好话解围。

  “小姑姑,您说的猪笼,是中秋节时装饼的那笼子吗?我最爱吃了。”小堂弟是个馋嘴的吃货,转身就问。

  “哈哈,这个猪笼可厉害了,装的是一本万利的钱。”在这新春佳节,吉利的话不怕多说,她拖着长音,把钱字说得重重的。

  “一本万利?”小堂弟眨眨眼,跑向书房捧出书包,说:“我这儿有很多本,我这个书包比猪笼厉害!”大家听了,又是一轮捧腹大笑。


把糟糕变太好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若能在平日里多加操练说吉利的话,将来必能培养出面对困难的正能量。小姑姑有心要他把念书当成乐事,便说:“你说得对,赶快去数数,你爸爸书房里有多少金银财宝?”

  到了年初二,大门旁的两盏灯灭了一盏,想必是灯泡烧了。

  “小姑姑,我不信你什么事都能用吉利的好话来说,你看,外面石柱上的两盏灯,只亮了一盏,真糟糕,这是什么情况?”大堂姐在饭后挑战小姑姑的急智。

  小姑姑望出窗外,对漆黑的夜释然一笑,说:“这真是太好了!这与众不同的情况,不是说明你爸爸‘独具慧眼’吗?”大伙听了,笑着竖起大拇指。果然,小姑姑把“真糟糕”变成“太好了”。

  爱米写完新年期间发生的趣事,合上日记前,也把临别前大伯的勉励记在日记里:“大家别忘了在这新的一年里,继续积极乐观地面对挑战。”

  爱米从书包里抽出家课簿,面对密密麻麻待完成的事项,深深吸一口气,眉头豁然开朗,口里说道:“太好了,合理的是训练,不合理的是磨练……”

【哎呀艇长有话说】

从求你给我诸般智慧

  新年吉祥语,少不了平安、顺利、安康……而今年这些吉祥语前又流行似的多了个“诸”字,譬如“诸事顺利”,应是跟“猪年”有关。诸者,多也,翻出来就是“许多事都顺利”。这当然是祝愿,日子过得顺顺当当,听的人也欢喜领受。

  但我们都知道,世事有时不按理出牌,我们说“顺理成章”,说的是如写文章或做事,顺着条理就能做好;情况合乎情理,自然产生某种结果——但顺理不成章的时候也很多。<传道书>说:“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而要诸事都顺心顺意,或顺眼更是绝不可能……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所以就务实一点吧,如果只是有些小小不顺,那就该大大感恩了,因为那是必然;即使诸事不顺,也感恩吧,因为我们还可以祷告呼求:“求你给我诸般智慧,好让我能够胜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