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尊荣以先,必有谦卑(10.03.19)

文:王樾 

   在2017年的上半年,一篇文章在中国的社交媒体流传开来,题目是《哈佛教授:中国人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个民族特征,却让他们屹立至今》。文章写到美国哈佛大学神学院一位名叫大卫•查普曼的教授,在一次讲座中称中国人是一个勇于抗争的民族。比如在面对洪水时,西方人选择躲在诺亚方舟里,中国人则是战胜了洪水(大禹治水);当有一座大山挡在面前,中国人就要把山搬开(愚公移山);当天上有九个太阳,酷热难耐,中国人就要把太阳射下来(后羿射日)。最后作者总结道,这种战天斗地的精神,这种不畏惧神也不倚靠神的精神,是中国的民族精神,是中国人的信仰。毫无疑问,这样的文章当然会得到中国网民的热捧。

   不过很快就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哈佛大学并没有一个叫大卫•查普曼的神学教授。文章所配的照片是一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这位教授表示自己从来没写过这篇文章。毫无疑问,这篇文章是彻头彻底的假新闻。因此到了2017年6月,网民的回应也大多从兴奋激动转为批评和不解。在他们看来,如果这是一篇有理有据的好文章,为什么非要说是取自美国名牌大学教授的观点呢?或许文章的真实作者对自己的观点没有底气,就打上外国教授的名号来给自己壮胆。这也确实反应了人们的一种普遍心理——“类似于学者教授之类的社会名流所发表的看法,应该比市井小民所说的更有道理”。

   不过我所关注的焦点,是内容本身的合理性。作者说世上其它的文明都相信有神,唯有中国是不畏惧神的;中华文明能够延续五千年之久,就是靠着自强不息的斗争精神。这些观点合理吗?其实大有问题!

一样相信有神


   首先,中华文明并没有作者所说的那么“独树一帜”,而是和其它各国文明一样相信有神的。翻开《史记》、《山海经》一类的古籍,你会发现上古时期的华夏大地,就和古希腊一样,充满了各种人与神灵之间的传说。比如愚公移山的故事,就提到愚公的精神感动天帝,后者于是差遣神灵帮愚公挪走两座大山。在后羿射日的传说中,那被射下来的九个太阳都是天帝的子嗣。后羿本人还从王母娘娘那里取来不死仙丹,不过被他的妻子嫦娥偷吃,结果飞到月亮上去。如果天帝不开恩,愚公不能实现移山的心愿;如果天帝偏袒自己的孩子,他难道没有能力报复后羿吗?作者怎么可以一面引用中国历史上的神话传说,一面又言之凿凿的说中国人不信神、不倚靠神呢?

   其次,不论这些人物究竟是纯属虚构还是确有其人,他们所展现的精神和魅力都令我这个中国人感到自豪。但说句公道话,我不认为埃及、巴比伦、希腊、罗马这些古文明中记载的英雄人物,会在任何方面输给中国的英雄。作为一个基督徒,我相信上帝创造了世界和人类。上帝是所有人的上帝,亚当是所有人的先祖。我们虽然有不同种族和文化,但都有相同的人性和罪性,都有上帝的形象,都有对公义和真理的追求。

Photo by Vidar Nordli-Mathisen on Unsplash


   第三,当作者被狂热的民族主义蒙蔽了双眼,他(/她)对与基督教信仰息息相关的西方文明就充满无知和偏见。作者抬高大禹,贬低诺亚,但事实又如何呢?相传大禹疏通水道,泄洪入海,用了十三年才消除了中原地区洪水泛滥的现象。成功治水的大禹真的强过躲在方舟里的诺亚吗?按照圣经所记,上帝为了审判犯罪的人类而降下洪水,但命令唯一的义人诺亚建造方舟。当时的洪水,大到使“天下所有的高山都被淹没了”(创世纪6章)。大禹所治的洪水,无论再怎么严重,也不会严重到诺亚时期的程度。就算大禹能够“穿越”到诺亚时代,任凭他怎样疏通水道,把水引去哪里,水位也都足以高过最高的山。诺亚能够按照上帝的指示,分毫不差的建造方舟,并将地上的动物成双成对的引入方舟,照顾他们足有一年多的时间,他的能力和功绩绝不输给大禹。而且作者似乎没有意识到,既然诺亚一家是大洪水中唯一一群幸存者,那么全人类(包括大禹)都是诺亚的后裔。诺亚并不是东方人西方人的诺亚,而是全人类(包括中国人)的祖先。

   最后,我猜想那篇文章的作者应该是像我一样的年轻一辈,从出生至今看到的都是中国的崛起和繁荣,便因此自大起来。他难道不知道几十年前中国的光景吗?他难道不知道鲁迅先生对中国人的批判——“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吗?他难道不知道中国今天的崛起,正是来自于受基督教影响的西方文明的学习和借鉴吗?人都是有限的,国家和民族既是由人组成,也是有限的。一个谦卑自省的民族,才可能有光明的未来。而真正的谦卑和自省,来自于对上帝的敬畏。那正是当年西方文明的泉源,也应该成为中华文明的泉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