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悼”立百病毒事件20周年——清流复苏(下篇)

刊载 2019年3月29日 《南洋商报•商悦》
供稿 文桥传播中心
受访: 萧艾雁牧师
采访: 又青

雪邦河清流复苏

微小的病毒,引发廿年前一场灾难,海啸般将两个新村重重摧残——全国最大集中养猪区,武吉不兰律和双溪立百。

1999年1月3至8日报道,森州王成就村5人“脑炎疑症”毙命;2月25日,双溪立百林姓猪农过世。随后,每天或隔一两天就传出死亡消息。其中,多人入院昏迷不醒。

卫生部调查,先公布是“古列斯”蚊子引起日本脑炎,积极灭蚊,村民自发参与。一时,早上傍晚街道冷清,尤其不敢接近园林;人人家里也安蚊帐,点蚊香,穿长袖。

但死亡人数持续攀升,临近医院爆满。村民陆续打包行李,逃离家园。3月2日,80%村民离开了,饮食店无人光顾,学校没人上课。换看猪寮情形,不少猪只饿死,生猪啃食死猪竟也有;而多日无人清洗的猪寮,猪粪惊人,异味冲天。

毁猪耗时逾月

3月中,日本脑炎证实为新病毒(4月命名“立百”),是透过接触猪只传染。3月19日,警方宣布封锁武吉不兰律、双溪立百、甘榜沙哇三村,紧急疏散余下村民。

枪声响响,神手和军警展开始毁猪。政府预计2周内把猪毁完,但赶猪不易,后来耗时逾月。

割胶村民叶恩慈说,戒严期间他几次返家,发现窃贼三番四次破门而入。另一村民春枝说,窃贼可能是“白粉仔”——他们原来就不怕死;叶恩慈又说,开始可能是村内人干的,之后才外人潜入。

几个月后,村民陆续回家。未妥当掩埋的猪尸、苟存的猪、家里的翻箱倒柜……还有群蝇嗡嗡,令人作呕的空气,叫人心烦意乱。花上10多万建造的猪寮面目全非,有村民种植的果树也被连根拔起——祖传的养猪业,何尝不是如此?

1999年3月证实新病毒不久,马大医院推出新药“Ribavarin”,挽救病危患者。但药物会有副作用,家属需签署同意书才可服药。情势紧急,许多人签了,后来有什么副作用没有,可能因人而异了。早几年,仍有马大陈忠登医生带领医疗团队到访,为村民验血,继续研究立百病毒。


积极推动旅游业

图 1:旺鸿香老板庄智坤 ;图 2:员工处理肉干 ;图 3: 武吉不兰律村长陈凤兰

2019年,驱车经行当地,风光依旧旖旎,就是人气少了些。午后结束一轮采访,到老店隆兴咖啡店歇坐,武吉不兰律村长陈凤兰刚好也在。她2018年9月上任至今,对家乡怀抱期待,切望具体策划,推动旅游业,刺激经济。养猪业对国家经济贡献大,按当年情形,它供给国内每年十亿令吉肉食;赚取外汇每年四亿令吉——立百病毒给国家冲击委实不小。

现在,这两个村子不养猪了,但肉干行却兴起来。朱湖区肉干厂约20间,可说全马最多,每间销量一年10多20吨。其中一间位于双溪立百的“旺鸿香食品有限公司”,老板庄智绅计划,改建场外空地,开档卖汉堡,让顾客可喝茶。诸如此类的计划,官民群策群力,能够复兴村子。

河流沟里,猪粪没去,清流复苏,蜿蜒6公里的雪邦河碧波荡漾。过去那种“失去太多”的创伤逐渐抚平,而不见明日的彷徨,亦随时间涤荡,纾解开了。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