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双重身份(03.03.19)

文:温泉

  在《疾病的隐喻》中,桑塔格说:“疾病是生命中的暗夜,一个更沉重的国籍。每个人天生就拥有双重国籍,一个在健康王国,一个在病变王国。虽然我们都希望只使用那本好的护照,但是迟早我们都会至少短暂地、被迫认同自己属于另一个国籍。”

  这样绝妙的比喻,给了我许多二元对立的遐思,例如我们拥有天国和世界的双重国籍;我们拥有短暂和永恒的双重观念;我们拥有身体和灵魂的双重素质;我们拥有善恶爱恨的双重性格;我们拥有卑贱和高贵的双重情操;我们拥有生死和留去的双重存在。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最重要的选择,是在永恒与短暂的拔河里,拉到永恒那一端,因为如果一个人有了永恒观,他知道世界上所有的选择和行为,都会面对永恒国度里的衡量与审核,因此他会更警醒地、更有目标和使命感地行善,为的是取悦永恒的上帝,获取永恒的奖赏。

  在《圣经》里,有一个双重身份的人,他是最著名的宣教士使徒保罗,在成为基督徒之前,他是最偏激的基督徒逼迫者。他是罗马人,也是犹太人;他在当时最具有学问的加马列师傅门下受教,却传扬世人看为没有大智慧的耶稣死而复活的道理。他说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但也是当时基督教里的顶尖人物。在他的名言里,有句话值得我们深思:“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Photo by Erol Ahmed on Unsplas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