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84期:芽芽,你要坚强!

文:琴鹃
图:一心

“萱,你知道吗,我们村子里又有人死了!”小安缩紧喉咙发出低呀的声音,“好像有怪病……”

两个小女生拿着电话话筒,无法解释近来村子里快速蔓延的紧张气氛。芩萱安静地挂上话筒,轻轻解开不小心缠在手臂上卷曲的传声带。芽芽喵喵的磨蹭在小腿边,芩萱疼爱地把它抱进怀里。

墙上摇摆着钟摆的老钟咚咚咚响了十下,从猪栏回来的奶奶脱去长袖长裤和帽子,冲了凉,准备吃第一顿正式的早饭。爷爷和爸爸也聚在饭桌前,神色凝重开起会来。

“老林倒下了,已经是第三个人死了。”爷爷说。

“情况越来越不对劲,我想,我们要准备好,再有人死亡,我们就要搬走。”爸爸像宣布一个重大艰难的决定。

命比较重要

“不是说穿长袖长裤就没有问题吗?不是说买药灭蚊就可以吗?……搬走,猪怎么办?”奶奶放下筷子,表示反对。“还有我们的饲料厂呢?”爷爷的声音越来越低。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命比较重要啊!”爸爸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芩萱站在厨房外的小偏厅,芽芽不安地把头缩进芩萱的胳肢窝下方。“别怕,芽芽,我不会丢下你的。”

怪病像猪粪沟里的蛆,秘密地,恐怖的快速蔓延滋长。越来越多村民被送进医院后,就没有再回来。爸爸妈妈交代芩萱和姐妹们不要在外乱跑,很多时候,芩萱都拥着芽芽,躲在被窝里。

收拾暂时搬离

“不是蚊子,是病毒。政府已宣布戒严,所有人都必须马上搬离村庄!”爸爸下达命令,吩咐每个人收拾自己的行李。“不要带太多东西,带重要的东西就好。我们明早就搬去波德申九英里,舅舅的老板有一间房子可以租给我们。”

收拾行李时,芽芽跳进了芩萱的行李,芩萱把它抱出来,它又跳了进去。

“芽芽,别这样,我会带你一起走的。”

爸爸拉开门帘,探入头来,“萱,我们不知道芽芽有没有受感染,所以,我们不能带芽芽一起走。”

芩萱看着芽芽,再望着爸爸,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萱,乖,如果传染给人,那就不好了。”芩萱默默点头,她压抑着,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芽芽缩在两条后腿间的尾巴缓缓伸高,在脚边转了一圈,跳进芩萱的怀里。

爸爸妈妈开始打包,将电视机,收音机等家电藏在床底下。那天晚上,大家都不太睡觉。“要离开多久呢?什么时候才可以回来呢?”没有人可以回答芩萱的疑问。芩萱抱着芽芽,在被窝里流泪,睡去。

第二天太阳升起,三米外猪栏里的猪开始嚎叫讨吃。大家安静地把行李搬上汽车,奶奶穿上长裤长袖又要去喂猪了。

“不要再养了……”爸爸劝道。“养了几十年,不喂怎么可以?我先不走,你们晚上再来载我吧。我再养一天……”说完,奶奶就往猪栏走去,像过去多年的每一天早上,先让猪吃饱了,自己才吃早餐。

用棍太慢改枪毙

芩萱把芽芽抱到后院,蹲下不断抚摸芽芽的头和脖子。“对不起,芽芽,我说到做不到,我不能带你走。你要坚强哦,你要等我回来哦。答应我,好吗?”芩萱站起身,芽芽靠了过来。芩萱轻轻推开它,它靠了过来……芩萱忍住泪水,再把芽芽推开。芽芽看着芩萱,喵了一声,站在原地不动了。

汽车引擎启动了,芩萱快快跑上车。

汽车转到路口三美叔叔家时,他家饲养数千只的猪栏传来砰砰的枪声。“之前用棍打死猪太慢了,打猪的人也感染死了。现在用枪。”爸爸边开车边说。大家听了,都静默不出声。

芩萱望向窗外,阳光白花花的,但是整个村子都冷清慌乱。余伯伯的家空荡荡,全家十四口昨天搬去吉隆坡了。刘叔叔一家也开始搬行李上车,准备搬去芦骨。汽车走到朱湖路口,看见数位绿衣军人站岗驻守。

【哎呀艇长有话说】

焉得如诗情怀

民初才女林徽音有此名句:“记忆的梗上,谁不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情绪,其实常跟恐慌、不振、撕裂、绝望……有关,精致的少——“两三朵娉婷”?我们真的要感谢林徽音,她提醒我们还有“两三朵”呢,虽然也“披着情绪”。

故事里的小女生芩萱,是昏沉里的一朵小阳光。生死抉择里,她跟她的猫儿芽芽难舍难离,芽芽似乎也很懂得人性,在行李跳进抱出跳进、再靠过来推开去靠过来……最后它喵了一声,站在原地不动了。接着是:“汽车引擎启动了”……

离开,是爸爸下的决定,当然,这个家要感谢他,他是一家之主,他得撑起一方晴空,容不得太多情绪。

但我们也感谢芩萱,让我们在愁苦粗重里看到了似乎不该有的清纯梦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