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从《恐怖邻人》看复活(21.04.19)

文:王樾

一提到魔鬼,人们很容易想到一个头上长角的红色怪兽。对于手段残忍的杀人犯或虐待狂,人们称他们是魔鬼化身。但在2016年上映的日本惊悚片《恐怖邻人》里,观众见识到一位不一样的“魔鬼化身”——样貌普通的中年男子西野昭雄。他既不对女性心存淫念,也不会虐待受害者,电影中只有一次用枪杀人。即使攫取了受害者的钱财,西野并没有用来花天酒地,反倒带着受害者四处搬家,即使暂住车中也无所谓。西野到底在追求什么呢?他的恐怖之处在哪里呢?


确实,如果你不知道《恐怖邻人》的情节和发生在日本尼崎的连续杀人案极其相似,你或许质疑剧情不合逻辑;如果你不认识魔鬼究竟可怕在哪里,你就会像影片中(还有现实中)的受害者一样,一步步落入牠的陷阱而不自知。想了解魔鬼的真面目,就要打开《圣经》,读一读里面对魔鬼的描述。

魔鬼不是虚构的角色

首先,按照圣经所记,魔鬼本是上帝所造的天使。因为骄傲,想与上帝同等,就犯罪堕落。因此魔鬼不是虚构的角色,而是真实存在的灵体。说是灵体,意味着牠不像人一般有血肉之躯,因此魔鬼的欲望和恶人的欲望是不一样的。恶人或喜欢杀人,或喜欢性侵,或喜欢夺财。


魔鬼的欲望却在更高的层面:第一,牠喜欢诱人犯罪。正如在伊甸园里,魔鬼装成一条蛇来诱使亚当和夏娃违背上帝的命令。第二,牠渴望像上帝一样,成为一切受造之物的主宰。西野昭雄也是如此:第一,他屡次闯入别人的家庭,用言语和药物控制家庭成员,唆使他们自相残杀,从受害者变成加害者。第二,当那些人害死自己的亲人之后,就再也不能逃离西野的魔掌。只好任由他驱使,作他犯罪的工具。西野俨然成为他们的主宰,他们的上帝。


其次,魔鬼不仅是杀人凶手,也是谎言之父(圣经•约翰福音8章)。牠擅长用半真半假的花言巧语,引人落入陷阱。其能力之大,超出人们的想象。正如西野在接近家庭主妇康子时,似乎只是讲了几句话,就能让后者性情大变。或许编剧自己也不能接受西野可以完全靠一张嘴就能将别人洗脑, 索性画蛇添足,编出西野藏有大量不知名的红色药剂的情节。每次西野将神秘药剂注射进受害者的身体后,对方就完全被他控制住。电影自始至终都没有交代那红色药剂究竟是什么神药,竟然可以如此迅速彻底的将人洗脑。另有两名日本警察,对西野产生怀疑。但当他们面对西野时,还是被他的外表所欺骗,失去应有的警惕,最终惨死。


千万别以为现实生活中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在2011年,日本警方在尼崎市的一个仓库里,发现一具女尸,后来查出女子是被自己的孩子虐待致死。而教唆他们弑母的,是这家人的邻居——当时已经六十多岁的妇女角田美代子。调查不断深入,案情越发骇人。原来从1981年到2011年的三十年间,角田美代子先后向几个家庭下手。先将一个或几个家庭成员洗脑,然后住进那一家,教唆孩子们去虐待父母或是彼此虐待。究竟角田美代子用了什么方法,可以将几家人完全控制住呢?或许是花言巧语,或许是恐吓(她声称自己有黑道背景),据传她甚至使用电击来给受害者洗脑。正当警方试图查清真相时,角田美代子突然在狱中自杀。到底她如何犯罪?有多少人被杀害?都永远成了谜。

彻底击败魔鬼

这就是魔鬼的高明之处。牠擅长隐藏自己,甚至可以让人相信牠并不存在。正如电影中的“西野昭雄”不过是其中一个受害者的名字,牠用犯人顶替了自己,真实身份无人知晓。如果日本警方不是碰巧发现那具女尸,试问有谁会相信一个看似柔弱的妇人,正隐藏在日本的某处行恶呢?圣经上说,世界都伏在那恶者手下(约翰一书5章)。自杀的角田美代子,或许已经为了背后更大的黑暗势力做了替罪羊。可悲的是许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被魔鬼所控制,陷在各种罪中了。无论是角田美代子还是西野昭雄,他们所奴役的幸存者们,虽然身体是活的,灵魂已经死了。


最后,魔鬼可以被打败吗?圣经告诉我们,我们这些已然被魔鬼奴役的世人,当然不是牠的对手。所以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降世为人,胜过了魔鬼的欺骗和引诱。耶稣通过十字架上的死与第三日的复活,彻底击败了魔鬼,也让得救的信徒们复活过来。电影最后,西野最终被一个没有被他洗脑的人——犯罪心理学家高仓所击败。当高仓用手枪将恶贯满盈的西野击毙以后,灵魂重获自由的妻子,近乎崩溃的哭号着。她曾经是一具被操控的行尸走肉,现在终于活了过来。高仓紧紧搂住妻子,不愿放开她。同样,耶稣基督将他所爱的妻子,就是教会,拯救出来,永不再让基督徒们落入魔鬼的手中。复活的人,不会再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