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妈妈也上课——一趟修补关系的旅程(12.05.19)

受访:潘美云(英文妈妈学校同工)、黄赛真(华语妈妈学校同工)
采访、整理:又青

咖啡厅、西饼、茶和女人,典型的下午茶。我约见两位美丽、充满朝气的妈妈——美云和赛真。她们把西饼切块,彼此分享,而我小小的盘子,却给装得最多——她们也是很“有爱”的妈妈。


韩国“推喇奴爸爸学校”课程进入马来西亚后,反应热烈,课后不少爸爸受益,生活生命都有改变。他们希望另一半也能接触“妈妈学校”—— 开放给所有母亲、单亲妈妈、寡妇、妻子的女性参加,是三天的密集课程。这样,双方一同成长、进步,重新修复与神、与伴侣、孩子以及其他家庭成员的关系。


2013年,八打灵新生命复兴教会英文堂举办了英语爸爸学校,翌年就差派美云和另一名姐妹到新加坡,参加观摩当时只以华语开办的妈妈学校。课程结束,她俩带着满满的负担回到吉隆坡,不久,教会就以英语开始了这课程。期间,她结识有意开办华语妈妈学校的赛真。如今,两人都是核心团队同工。

左起:赛真、美云与来自韩国妈妈学校总部的金亚拿牧师合影

课程着重修复关系

妈妈学校除了理论与原则教导,更强调实践。因此,每堂课有精心设计的作业、仪式,助妈妈们更深刻体悟课程内容。美云说:“第一次参加时,感受特别深。课后,我与30多年没见面、已脱离关系的父亲和好了。”妈妈学校课程着重“修复关系”,靠着上帝,她学习饶恕,正视和解决问题。


妈妈学校有五个课程主题:恢复属圣经的女性形象、妻子的使命、妈妈的影响力、祷告的妈妈、十字架与使命。美云说:“许多‘出问题’的关系,其实是我们与神的关系先出了问题。追本溯源,先解决这,才到与丈夫或父母亲的关系……”


赛真补充:“现在许多女性迟婚,三十多岁孩子却还小,又有工作,而孩子出世后,夫妻关系也有了变化。”


美云:“是的,这时代的女性挺聪明,又有本事,因此妈妈们常以为能靠自己处理许多事情。”妈妈们不自觉地在生活里,以为不需要上帝,也不需要丈夫了。

与神与人产生疏离

这种人与人、人与神的疏离常被忽略,就像瓦瓶上的裂痕,没有注意就看不出来,直到哪一天忽然崩坏——许多时候不是“没问题”,而是我们没有“察觉与面对”。


美云呷一口茶,说:“对我来说,我没真正体会过父爱,因此不自觉把缺爱的渴望,带入婚姻,在丈夫身上寻找父爱。但信主后,我知道我的依靠并不是丈夫而已,是神。”修复关系的过程,她学习用正确眼光看待婚姻。


赛真也认为:“有些问题、伤害来自原生家庭。这些孩子长大后,把父母的婚姻关系,套用在自己的婚姻。但是,唯有‘回到神’才能真正解决问题——这是妈妈学校课程的中心思想。


妈妈学校的课程设计、环境,都适合女性需求 。尤其现代妈妈异常忙碌,常“忘记自己”,因此她们希望妈妈们能藉特别设计的课程,提醒自己也是神宝贵的儿女。赛真希望,参加者不会把“妈妈学校”及需要做功课当成一股压力,反而,要享受过程——透过完成功课,认真面对并解决问题,重新调整生活步伐,让重心放回神身上。


“妈妈活过来,家就活过来!”是妈妈学校的标语。不难想象,一个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妈妈,家里的氛围会是沉如暮霭。美云和赛真承认,面对纷杂的事务,常力不从心,挑战真的很大。但藉着神,一切就不一样了。


“为了陪伴孩子,我让自己的工作尽量弹性化。但我仍需忙教会的事、妈妈学校的工作、家务等等。为了不忽略孩子,我常和他们一起坐下,告诉他们,妈妈什么时候、去哪里工作,然后一起祷告。偶尔,我也会告诉他们妈妈学校发生的事。”美云常自我提醒不要忽略孩子,她常常给孩子写信,把要说的都记在上面。一次,她把信塞在女儿枕下,第二早就工作去,孩子也去了学校。晚上,两人各别回到,美云见女儿在读信,读得都哭了。美云和孩子用不同的方式沟通、建立关系,她们现在更亲密了。

左起:潘美云、韩语妈妈学校在马核心同工——申孝贤传道、韩国妈妈学校总部讲师——金亚拿牧师、黄赛真

成为好妈妈需学习

赛真的丈夫是牧师,而她本身是幼教,两人都需兼顾多方面。有时,她会烦躁对孩子发脾气,但想到不要说伤害孩子的话,就又忍耐了。而忙碌也让她不自觉“形式化”母亲的角色,像是陪伴孩子游戏,有时会变成,坐在游戏的孩子身边,却在做自己的工作;就连原本温馨的睡前说故事,有时也因疲累而匆匆翻过故事书。但,每次她忆起课程学过的,便又改正心态。她和美云一样,虽然上过课,也成为妈妈学校的筹委,但要成为“好妈妈”,总是一步一步学过来。


赛真又说:“孩子出世后,我常把焦点放在孩子,忽略丈夫。又经常理所当然以为,


‘他可以的啦!’、‘他不会怎样的啦!’,渐渐地,我对丈夫的需要不敏感了,直到课程内容提醒我重新检讨。我和丈夫安排约会,也让孩子学习尊重父母独处的时间。”


美云想起一些学员的例证。“有名妈妈参加课程时已乳癌第四期,她第一天上课愁容满面,但几天下来,却变得喜乐、爱笑。不到半年,她过世了。我们才知道,她上了妈妈学校后,修复了自己与家人的关系,最后带着满足和喜乐离开了世界。”


“还有一名妈妈,一直不想参加课程,但朋友不断鼓励游说。那时她和丈夫关系破裂,几乎要签字离婚。课程最后一天,毕业,丈夫捧着鲜花来接她回家……”


妈妈学校不是“神奇学校”,仿佛马上修补一切破裂关系,或忽然改变一个人。她们都是靠神,把学习的功课,努力实践在生活每个细节。三天的课程结束后,筹委设立一个聊天群组——妈妈学校同学会。妈妈们就在组里彼此扶持、鼓励、代祷。


下午五点,“午茶分享会”结束,她们把我送到附近的轻快铁站。我想起美云说,她都尽量安排自己载送孩子补习、上学放学,这也是一种陪伴,像赛真给孩子说睡前故事一样。他们以后,会记得妈妈如何伴着自己长大的。

马来西亚第四届华语妈妈学校全体同工与学员

第六届华语妈妈学校

10月27至28日
基督教长老会原道堂蒲种教会
联络:家美(03-8082 1794)

欲知详情,也可浏览妈妈学校网址
www.mother.org.m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