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89期:恐怖的传染病!

文:兰姑姑
图:一心

这天傍晚,雨刚停,天气很凉快。


狗狗谷奇在庭院里溜达,等着它的晚餐。


突然,它听到一声鸟叫。谷奇抬头一看,是一只漂亮的鸟,全身深蓝色的羽毛,头上有一道橙色的冠。


真漂亮!只是叫声有点怪怪的。


谷奇正想靠近看清楚一点,蓝鸟却“嗖!”的一声飞走了!


嗐!真扫兴!一点也不像小嗡!谷奇忽然想起它的信天翁朋友来了,自从上次游“小活力号”一别,不知小嗡现在怎样了?还住在吧生港口吗?话又说回来,不知哎呀艇长又到哪儿去探险了,“小活力号”停泊在那儿呢?


兰姑姑拿着一碗香喷喷的晚餐出来了!她刚把晚餐倒在谷奇的碗里,谷奇就赶紧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了。


真香!谷奇三口两口就把晚餐吃完了。


填饱肚子了,谷奇看着兰姑姑:“哎呀艇长到哪儿探险去了呢?我们还会到吧生港口吗?我有点想念小嗡了!”


兰姑姑笑着说:“哎呀艇长她们到武吉不兰律和双溪立百那儿去了。”


什么?武不兰?谷奇的舌头像是打结了。


“武吉不兰律!” 什么律?唉!怎么起了一个这么饶舌的名字?


兰姑姑笑道:“谷奇!你得好好的学一学!”


谷奇叹了一口气,这地方的名字可是真难念!


好吧!不念了!那里有什么特别呢?哎呀艇长到那儿找什么呢?


“今年是立百病毒爆发20周年,她们到那两个地方去寻找历史故事。”


什么是立百病毒呢?

不喜欢看兽医打针

噢!兰姑姑听哎呀艇长说:那是一种由水果蝙蝠传染给猪只的病毒。猪只要是感染了,会生病,死亡。猪农们要是接触到猪只的口水,尿液或粪便,也会被感染,得病,甚至死亡。


那猪农们没替他们的猪只打预防针吗?谷奇记得两年前,兰姑姑听说霹雳州有出现狂犬症,马上带谷奇去兽医院打预防针。谷奇不喜欢到兽医院去,更讨厌打针。为了这件事,谷奇还和兰姑姑闹了一场别扭。那些猪农怕他们的猪只闹别扭吗?



“不是!那时还没有人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病。没有药,也没有预防针。”


噢!那怎办呢?


“是马大的一群教授和医生们研究发现了这种立百病毒。猪农们必须搬离,患病的猪农被送进医院治疗,所有猪只被毁灭。”


毁灭?谷奇瞪大了眼!可怜的猪猪们!可怜的猪农们!什么都没有了!


那,狗会感染立百病毒吗?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过!狗狗只会感染狂犬症。被感染的狗,如果咬了人,口水进入人体,人就会被感染。”


感染了狂犬症的狗也必须被毁灭吗?


“如果是流浪狗,就会被人道毁灭。如果是家犬的话,主人可以带到兽医院医治。”


那谷奇会感染吗?


“傻瓜!你不是已经注射了预防针了吗?”


噢!原来如此!兰姑姑带谷奇去打预防针是对的。谷奇保证,下次再也不会闹别扭了!

【哎呀艇长有话说】

预防针

小学时,学校不时就有政府派来卫生部人员,说是要替学生打预防针,于是大家排了队紧紧张张等着,老师说像给蚂蚁咬一下的那种痛。有人戏谑说,这种情况,应该让勇敢的孩子在前,以消除其他人的恐惧。但老师临时也无从分类,于是我们都照高矮这样排着去,而我,常排在“前线”。


当然,现在的孩子在婴儿期就先挨针、口服,几年下去,把要预防的白喉肺痨小儿麻痹肝炎……的疫苗都种进体内去了。听说这叫预防接种,就是将人工制成的各种疫苗,采用不同的方法和途径种到孩子体内。这相当于受到一次轻微的细菌或病毒感染(疫苗也是一种致病原,只是对人体的毒性较低),迫使人体内产生对这些细菌或病毒的抵抗力,经过如此“预演”锻炼,日后他们再遇到这些细菌或病毒时,人体的免疫系统记忆功能就应声而起,已经存在的相应抗体马上调动对付“敌人”——记忆免疫细胞迅速查出了这些“敌人”的“档案”,立马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反应。于是,这些致病原在作乱之前,就被人体的防御体系给控制住了。


当年挨针的时候,怎么知道知道我们小小的身体接种之后,竟有了这般森严的军校和国防设备,有战略有战术,布阵、埋伏、迎偷袭、临决斗……是各种机动能力下的攻防技术。


狗狗谷奇当然更不懂这些,它只知道兰姑姑带它去打预防针是对的,而且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为这样的事闹别扭了——大概这样也就够了,我们以前也不是曾这样走过来的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