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写给在天国的爸爸(16.06.2019)

作者:燕娇

图源:网络

转眼已四载,如今您已脱离苦痛,永在上帝的明光中。


如果把母爱比作是一支盛开的百合,在每个角落散发它迷人的芳香,那么父爱就是一株茉莉,它在每个角落中默默地吐着它那清新的芬芳 ! 爸,我喜欢永远这样依偎,您的滋养,让我们一步步走向成熟,带着那些回忆,成长。


从小您对我们的期望都很高,很在乎我们的学业,只要考试成绩稍微不理想,哪怕是简单的月考,那时是叫测验,都会被您狠狠地训斥一番。


小时候我有个理想,就是可以戴上四方帽,穿上毕业袍,憧憬着美好,而您也圆了我的愿望。纵然当时家里经济拮据,捉襟见肘,可是您依然含辛茹苦地供我完成学业,您说过,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这句话一直深深地铭记在我心中。


犹记当我毕业时,您是何等地兴奋,一直拿着我的毕业照到处与亲朋戚友分享。我很不高兴,甚至向您“发了些许警告”,戴四方帽的毕业生比比皆是……炫耀什么呢?.噢,爸爸,对不起,当时血气方刚、年少轻狂的我没办法体会您身为一位父亲的心情,原来您是何等的骄傲,何等的兴奋——我是家中唯一大学毕业生,您是在分享您的喜悦,您对女儿的骄傲啊!


现在已身为人母的我,才逐渐了然。原来我那一丁点的成绩,足以令您骄傲一辈子。父爱的伟大啊 ! 您二三十年每天顶着高照的炎阳在菜园辛勤工作,用血汗换来的每一分钱实现我的理想。当我每一个月收到您寄来的书信,信笺打开,望到了您端正的笔迹,我瞄到了那信角上的“娇”,我的名字,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父亲啊!马六甲州的一个小市镇,叫冬牙峇株(Tangga Batu),那儿的乡民婚喜请柬上的受邀名字,也不都是您的笔迹吗?有谁会想到,那是出自一双务农的手?我现在想着,是我有了一点儿骄傲!


当收到您寄给我的生活费时,我一定精打细算,一分一毫都不敢乱花费。每晚想起您那么辛劳时,都会躲在棉被里偷偷地哭泣。我告诉自己将来一定要好好地报答您。可是踏入社会工作后,无论我多么的努力,我自叹无法一一落实,即使是为您捶捶背,让您享享福。您对我的爱就像连绵不断的山,围绕着我,伴随着我成长;父爱恩重如山,我却是铭心苦难言啊 !


爸爸您的一言一行使我受益匪浅,惭愧终生。您也教会了我分享,您说过快乐不是件奇怪的东西,绝不因为你分了给别人而减少,有时你分给别人越多,自己得到的也越多——学会了分享,就学会了爱,也就得到了爱;心想我也遗传了您爱分享的基因,我们都不善表露,可心里全都清楚, 这是血脉相传的定数。


我是在快乐中度过我的童年的,爸爸您是我们当年的快乐元素。如今您已经离开了我们,假如眼泪能够构造通天的梯子,假如思念能够铺成上行的天路,我会不顾一切径直走入天国,再把您带回我的身边!


您与妈妈的感情是那么的坚定,不离不弃,除了死亡。您在您的晚年开始听闻福音,当您获知妈咪因为脑长了粒小瘤,而轻微中风,您紧张无奈,自责无能为力照料……这时唯有向神祷告——只要妈妈的脑瘤会消失,不必再坐轮椅,可以自理,您就会完完全全的接受主并受洗。


在一次复诊扫描中,医疗报告显示妈妈的脑瘤已失去了踪影。 神垂听了您的呼求! 接着, 妈妈的病况奇迹般似地在极短的时间内,由安老院的专业护士的细心照料、每天勤劳做物理治疗,渐渐地康复了。从可以自己站起来,不必坐轮椅,用双手握拐杖,一步一步像婴儿学习走路似的,艰辛地踏出每一步,再到只用单手握拐杖,自己一拐一拐地走。


我知道,您是多么的安慰,眼看妈妈不必再被病魔折腾了。为了承诺您曾经立下的誓约,您义无反顾受洗,投入了主耶稣基督的怀抱。爸爸,您知道吗 ? 您对妈妈的爱,您为妈妈所做的一切,已远远超过身为丈夫的责任。而妈妈对您的误解,您都一直默默独自在扛。您对妈妈的包容,说是用心良苦,倒不如说是一片痴心啊 !


爸,您知道吗?您离开我们的那一天,妈妈哭得比您的一群儿女更伤心,千般不舍,每天都在以泪洗脸。您出殡的时候,妈妈更是哭断了肝肠,呼天抢地,一直重复说着“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忙着安慰妈妈,也一边忙着拭眼泪,抱着妈妈一起痛哭。但是,神爱世人,您已安息在主的怀抱中,我们深信您的灵魂已经得到主的救赎到了乐园,我相信主的复活让爸爸战胜死亡,我们也都放下了。如<约翰福音> 14 章耶稣所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祂更安慰我们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家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


当您离开了我们六个星期后,妈妈也因过度对您的思念,匆匆忙忙地赶去与您会合了。您们这般难舍难离、相互扶持、在艰难中相互容忍、理解,不管顺逆健康疾病贫穷富裕都相伴到老,直到离去的约法三章,很值得我们学习!


有一种爱,它是无言的,是严肃的,在当时往往无法细诉,然而,它让我在过后的日子里越发嚼着滋味,一生一世忘不了。


独自走在黄昏的路上,吹着凉凉的风。夕阳西下,仿佛可伫望爸爸当年的身影,仍然是清晰可见,历历在目,不曾模糊。


——忽然听见,您的声音,向我这里飞奔。


永远爱您的幺女 娇亲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