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93期:爱在越野竞跑

不久前听说了“跑跑古迹,带出关怀”的越野竞跑活动,一时心血来潮,就趁着心中那团炽热的火还在,替合家报了名参加。


天哪,这是一项多么艰巨的挑战啊!竞跑日在即,我心里才开始恐慌。船到桥头自然直,去吧,只要一家人齐心,必能排除万难,我给自己打气。


果然,21/4日不但给自己留下难忘的回忆,女儿更把当天的情景写在日记里。她不介意公开心声,愿意与大家分享她当天的心情,于是这次我成为了讲“开场白”的人。


4月21日,晴天

我一下车,冷风就迎面而来,还紧紧地拥抱我,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是我第一次和爸爸妈妈参加越野竞跑,距离开跑还有两个小时,和平公园却已人山人海。参加竞跑的人除了有乐龄人士、成年人、中学生,还有残障人士以及像我这样的小学生。大家没有穿戴抵御寒冷的全副武装,只有一律的制服,我耸着肩膀,竭力让自己更暖和。


清明节刚过去,我们就在义山进行越野竞跑,这是主办方的用心良苦,借此加强民众对大自然的爱护以及美化义山的意识,并唤醒对历史古迹的重视,当然,大家也趁此疏筋活络,运动运动。


竞跑一开始,我缓缓起步,适应跑道和节奏后才来个加速。在陡坡、碎石和多泥路段爬升时,前脚掌发力增加,一股儿抓地摩擦,很是费力;下坡时,脚趾尖受力,身体往前倾了……我放缓速度,以便减缓石头和可能遇到的硬碎物体,它们对脚可造成冲击哦!


爸爸不时提醒我,不要盲目跟从前面的跑者,要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跑下去——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爸爸讲话常像一个哲学家!哈!)。

终点就在不远处

一点也没错,好心态是非常重要的。我不断喘着气,双脚感觉疼痛,我的内心发出声音,给自己打气:终点就在不远处,你一定能行!为了转移我对疲乏身体的注意力,爸爸把我的目光引导向跑道四周的景色。


一座座石碑底下长眠着的,是以汗水、泪水甚至血水参与开阜护国的先辈们,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如今安歇在这片黄土之下。躯体朽去,精神不灭,他们化作坚硬的石碑笔直地矗立,仿佛继续向世人传达坚毅不放弃的精神。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有了他们的付出,国家才有今日的面貌。作为后辈,我怀抱一颗探望先贤的心,向石碑投以感恩的目光,没有忌讳和毛骨悚然,只有肃然起敬——先辈们走完了自己的路,我的路还在脚下,自己选择的路,有人说,跪着也要把它走完。我咬紧牙关,调整呼吸,继续前行。有了这一次的体验,我对义山阴森的刻板印象改观。


大约一个小时半过去,我大汗淋漓,近乎虚脱,毛孔挣扎着不断扩张,让更多的汗水涌出来调节体温;湿透的头发早已如淋了一桶水般的湿答答,汗水从发角不断滴落,湿透的T恤换来了我抵达终点的脚步。领过纪念奖牌,我的心激动不已,泪水和汗水齐下,不顾身上的汗臭味,我与爸爸妈妈相拥在一起。


我终于完成人生第一次的越野竞跑挑战!


谢谢您们,爸爸妈妈!

【哎呀艇长有话说】

《历史系在哪里?》

在最近预科班课题里,教育部长马智礼有劝请大马教育文凭优秀生,勿只一昧地申请政府大学热门科系,而是可考虑其他属于未来热门职业的科系。据他了解,一些如生物科技、纳米技术和化学工程师等科系,仍有许多学额空缺待申请。


这里且不讨论话里的内容,但大致分一分,是有讲到“当下热门”与“未来热门”两件事。整个问题错综复杂,牵涉甚广,当然不是可以这样简化就下结论的。


看了“爱在越野竞跑”,倒是无意中想到,诶,历史系好像没有提到哦,它在哪里?故事里的小女孩在义山坟场“跑跑古迹,带出关怀”完成越野赛跑,领过纪念奖牌,心是“激动不已”。这女孩颇有“摸索历史脉络”的气质,改天或可以成为历史系的热门学生。


而历史系既不是“当下”,也不是“未来”的热门,我们的孩子要去念,旁人大概会想他的成绩应是不大好,而我们也想知道改天那专业对口在哪里?也许只能当老师,这样念个中文系或新闻系还实在一点。你的敏锐超然历史感,有什么现实意义吗?在这个速成时代里,你会跟不上节奏吗?你会跟同龄人脱节吗?


如果你说从历史经验可“摸到时代线索,从历史检视现代,建立有机联系”又好像太抽象了。但是我们不是常说“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吗?——历史不是可以促进我们对现状的理解,又让我们的判断力多了些依据吗?


如果这样说还是抽象,那就回到故事的脉络里去吧。我们试问身边几个人,有谁能说出自己那已逝去的爷爷奶奶公公婆婆共四个人的名字,以及当年他们的职业?如果都答不出,是有危机的,因为也许我们脑袋里只剩下一点模糊的资料:他们当年都是外来的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