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95期:谷奇小时候的故事(二) 为什么不能去散步呢?

狗狗谷奇小时候,非常渴望和兰姑姑一起出去散步。


可是,兰姑姑总是不肯。为什么呢?谷奇总是不明白……..


渐渐的,谷奇长大了。它开始发现兰姑姑和腾叔叔安爷爷他们有点不同——腾叔叔和安爷爷走路都是用两条腿。可是,兰姑姑却多拿了一根棍子……兰姑姑说,那是拐杖。为什么要拿拐杖呢?那多麻烦!也不好看!


然后,谷奇喜欢跟腾叔叔玩碰撞游戏。那就是谷奇跑得快快的,突然,撞去腾叔叔的腿脚上。腾叔叔会“啊!”的一声,假装要追着谷奇打。谷奇就会一面跑,一面大声的吠,像是在说:“哈哈!真好玩!”


谷奇也想跟兰姑姑玩碰撞游戏。这天它一头撞在兰姑姑的腿上。兰姑姑“哎呀!”一声,整个人重重的摔倒了!


谷奇吓坏了!它跑到兰姑姑跟前,结结巴巴的说:“对……对…..对不起!我……我………我只是想跟妳玩……玩……”


兰姑姑没有生气,她拍了拍谷奇的头。


“谷奇!不能碰撞我啊,我会跌倒的!”


谷奇难过得很,看着兰姑姑艰难的爬起来,还有那乌青的膝盖。


又有一天早晨,谷奇正挨着安爷爷的脚撒娇,兰姑姑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谷奇走到兰姑姑脚旁,也想撒撒娇。谁知它的头刚挨到兰姑姑的脚,兰姑姑就:“啊!”一声摔倒了。


谷奇吓了一大跳!碰撞不行!挨一下也不行?


谷奇还发现,兰姑姑的腿,一边细,一边粗。不但和谷奇的不一样,和腾叔叔及安爷爷的也不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的呢?


这一天,谷奇到玫瑰花从中玩。被玫瑰花的刺勾掉了一块皮,流血了,很疼。兰姑姑用水洗了洗谷奇的伤口,拿出一管药膏,挤了些,涂在谷奇的伤口上。


伤口第二天就不疼了,好了!谷奇很高兴,它跑到兰姑姑跟前,抬起头,看着兰姑姑:“可以涂一点药膏在妳的腿上吗?妳的腿好了,我们就可以去散步了!”


兰姑姑拍了拍谷奇的头,“傻鼻子,没用的!”


过了不久,不知是什么日子,整夜都很吵。呯呯梆梆的响个不停,吵得谷奇一夜都没睡好!兰姑姑说那叫“过年”。真奇怪,过年为什么要这么吵?


第二天早晨,兰姑姑和腾叔叔都没有上班。他们给了谷奇很多香喷喷,甜甜的,脆脆的,软软的,各式各样好吃的东西。谷奇很高兴,放开肚皮,尽情的吃。吃得肚子圆鼓鼓的。

泻肚子拉得满地都是

那天晚上,睡到半夜,谷奇肚子疼,疼醒了!谷奇把身子蜷缩起来,可是,整个肚子,不,整个身体,都在绞痛!


突然,谷奇感到肚子抖了一下,一阵热流流到了大腿——哎呀!糟了!泻肚子了!泻得满个屁股,满身,满地都是!


兰姑姑和腾叔叔被吵醒了。他们替谷奇洗干净身体,也冲洗了庭院,还喂了谷奇一些温水。谷奇迷迷糊糊,半睡半醒……


第二天,谷奇浑身上下酸软,一点力气也没有。兰姑姑给它喂早餐,它一口也吃不下。


兰姑姑和腾叔叔把谷奇抱到一个谷奇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那儿有很多猫狗,还有一位肥肥胖胖的叔叔。谷奇害怕了,难道兰姑姑他们不要谷奇了?要把谷奇丢掉?它听狗大叔说过,有些狗狗生病了,主人就把它们给丢掉了。兰姑姑不会这样的吧?


那胖胖的叔叔笑着对兰姑姑说:“应该是吃坏了肚子。没事的!打一针就好了!”


说着,举起了一根粗粗的针筒。


谷奇很害怕,它想逃走,可是,它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它“啊哟!”了一声,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谷奇醒了,肚子不疼了。它大口大口的吃着兰姑姑准备的晚餐,真香!力气又回来了!

注射一针就好了

后来,兰姑姑告诉它,那位胖叔叔是一位兽医。他给谷奇注射了一针,谷奇就好了。


谷奇很高兴!要是那位兽医也给兰姑姑注射一针,兰姑姑的腿不是也可以好了吗?那么,兰姑姑就可以带谷奇去散步了!


“傻瓜!那是狗的医生啊!”
谷奇还是不明白。那为什么不去找人的医生呢?只需要注射一针就行了啊!


兰姑姑的眼睛红了。她把谷奇紧紧的抱在怀里,在它耳边轻轻的说:“谷奇!谢谢你!只是,我的脚是不会好了的!”


谷奇很难过。它很爱兰姑姑,很希望兰姑姑的腿脚会好起来,像腾叔叔和安爷爷一样的走。像狗大叔的主人一样的走,一样的带谷奇去散步!


只是,到那儿去找一位可以医好兰姑姑腿脚的医生呢?


谷奇不知道,狗大叔不知道,兰姑姑也不知道。


谷奇想了又想,想了又想。


你知道吗?

【哎呀艇长有话说】

谷奇的两个闪念

人的头脑会电光火石,灵光一闪的时候,在兰姑姑的故事里,原来狗狗也会有的哦。难得的是兰姑姑并没有看不起谷奇那些看来有点笨的想法,还把它们拖曳保存在她的故事储存库里。


谷奇被玫瑰花勾掉了一块皮,涂药膏好了后,就野人献曝地叫兰姑姑也涂一点;然后他又突发奇想地提议兰姑姑给兽医打一针,兽医不行,就找人的医生咯,只要注射一针就好了——你看,谷奇不是这样就好了吗?


这些当然都不是什么“高见”,也没甚“可取之处”,好笑而已,却是极美的闪念。


我们不需要时时见解高明,但不能连这些看来愚拙的闪念也没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