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当科学家伤了哲学家的心(14.07.2019)

文:王樾

图源:网络

2018年4月,旅居美国的华人学者林垚在香港网络媒体端传媒上发表文章——《霍金悖论:顶尖科学家何以会是反哲学的哲学盲?》。文章指出:当代许多顶尖科学家对哲学似乎所知甚少,却又喜欢涉足哲学研究领域,发表外行言论,甚至宣称科学可以(或是已经)取代哲学的地位。


已故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就是其中一位。在所著的《大设计》一书中,霍金直言“哲学死了,哲学已经跟不上科学了。”这么斩钉截铁、不留余地的口吻,叫哲学家们怎能服气呢?为了回应这股思潮,林垚在文中解释哲学在哪些领域可以作出贡献,是科学无法取代的。为此他举了霍金论“上帝有无”的例子。


霍金认为,如果物理学能够全盘解释宇宙如何产生,人类就不再需要上帝。依照现有理论,宇宙是从一个自发的现象——“大爆炸”中产生。既然是“自发”,就意味着没有任何先决条件,因此不需要一位上帝来“启动”创造宇宙的过程。如果人们追问:“那么‘大爆炸’之前发生了什么?”,霍金的回答是:“你不能去到‘大爆炸’之前,因为时间还不存在。”毕竟时间和空间都是宇宙的一部分(“宇宙”一词的“宇”指无限的空间,“宙”指无限的时间)。宇宙诞生就是时间的开始,因此也就是万物的起因。但霍金认为,上帝不能在宇宙诞生之前做什么,因为根本不存在“宇宙诞生之前”的情况——他在写《时间简史》时还没有断然否认“上帝的存在”,到后来是变成了“不需要存在”。


霍金以为这样就可以将上帝排除在外——这种作法,在林垚这位哲学家眼中,其实给了有神论者可以反驳的漏洞。林垚指出,霍金无意中已预设了哲学的前提。第一,霍金假设因果作用是有时间性的,即“因”一定发生在“果”之前。问题是,真的不可能存在一个不受时间限制的“因”吗?《圣经》的第一句就是“起初,神创造天地。”上帝既然创造了宇宙,自然也是时间和空间的创造者。祂岂没有权柄主宰时间、超越时间?谁说上帝一定要像被造物一样,受限于宇宙的时间之内?

大爆炸被视为无需证明

第二,霍金将“大爆炸”视为一个无需证明的公理。“公理”是指一个没有经过证明,也是不证自明的判断。比如“两条直线相交只能有一个交点”的说法,就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实。而且作为一条数学公理,它符合人们的感观与直觉。问题在于:“大爆炸”也可以被视为一个不证自明的公理吗?它能够符合人们的感观与直觉吗?人们若是追问:“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了‘大爆炸’?”,不是合情合理的吗?霍金直接阻止像这样的追问,颇有点蛮不讲理。


针对有神论者上述可能的反击,林垚认为哲学界其实早就有了一套成熟的理论系统来化解。这也是为什么相较于科学家,相信无神论的哲学家比例更高。可谓胜负已分,无需霍金。有些读者可能会认同林垚,认为霍金既然不是哲学家,就不应班门弄斧,质疑哲学的价值。亦或有些读者认为霍金不过是讲出很多人的心声——“科学就是比哲学更有用!哲学家争辩了几百年,科学家一个实验就搞定了。”虽然乍一看,是傲慢的科学家伤了哲学家的心,但其实两位半斤八两,彼此彼此。


先看哲学家林垚。他认为霍金一面批判哲学,一面却“用哲学来反对哲学”。林垚感叹科学家们不仅对哲学普遍无知,更是对“自己的无知”无知。说白了就是:“你不懂哲学也就罢了,你连你自己不懂哲学这件事都不知道!”那么林垚自己呢?看他谈论霍金时,尊重、谨慎的态度显而易见;当他评论基督教时,则充满不屑的语气。难道持有神论的哲学家们真的已经被持无神论的哲学家们彻底打败了吗?


香港的关启文博士,在他所著的《屹立不倒的基督教世界观——迎向二十一世纪的挑战》一书中,列举出众多有神论哲学家的著作和观点。这些人的努力和成就,竟然被无视了。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用林垚的话来讲回他自己呢?他不仅对基督教信仰无知,对接受有神论的学者及其著作无知,甚至对自己的无知也是一无所知呢!林垚想挑出霍金眼中的刺(对哲学的无知和傲慢),是不是应该先请人把他眼中的梁木(对上帝的无知和傲慢)取出来呢?


再说科学家霍金。他之所以会毫无顾忌的展现出凌驾于哲学之上的优越感,是因为他坚信和哲学、宗教相比,科学具有最高的权威。几百年来,随着科学进步,科学家的地位也在提高,逐渐超越了哲学家、政治家、艺术家和宗教领袖。他们发表的看法,即使大众不明白,却也不敢质疑,唯恐自己质疑了科学。

神话科学家与其看法

但神化一位科学家,或将一种科学观点视为绝对真理,真的很“科学”吗?恰恰相反,诚实的科学家们不会以绝对真理自居,而是敢于质疑前人的成果,不断修正,这才是科学的态度和方法。就连霍金本人,也曾坦然承认自己先前的一些观点是错的。可是在现今的学术界,把持主流地位的学者排挤异议人士,将他们边缘化,绝非捕风捉影。


当一些学者质疑进化论,并提出智慧设计论时。就有人反驳说:智慧设计论不过是变相的神创论,是伪科学,学术期刊上找不到论文来支持这种观点。其实在20世纪80年代,就曾有18篇支持神创论的论文被生物学期刊拒绝刊登。之所以在期刊上找不到支持创造论的论文,竟然是因为被拒绝刊登,这种做法真是很不“科学”。


其实,人若要否定上帝的存在,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科学知识或复杂的哲学思辨,只需要一样东西——傲慢就够了。正如《圣经》<罗马书>第1章所说——“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 神已经向他们显明了。……就是从他所造的万物中可以领悟,叫人没有办法推诿。”因着人的傲慢,我们宁愿费尽心思,设计出一套进化论来解释人类的起源,或是将宇宙的诞生归功于“大爆炸”,也不愿承认上帝是造我们的主。科学家的傲慢伤害了哲学家,哲学家的傲慢伤害了神学家,但最终被傲慢伤害的是傲慢人自己,因为上帝终有一天会审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