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你跟从我吧!陈彪牧师的蒙恩和蒙召见证(28.07.2019)

(编修自:陈彪<你跟从我吧!——陈彪牧师的蒙恩和蒙召见证>《生命季刊》 总第18期 2001年6月 第5卷 第2期)
整理:又青

我出生在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家庭,上大学前,似乎未曾听说圣经和基督教,也没想过西方人“迷信”的上帝。只记得小时候,大人说“只有小资产阶级和坏人才在礼拜天到阴森森的教堂去作礼拜……”。


当邓小平把国门打开一条缝,各式各样的西方思潮开始涌进中国。出于好奇和求知,我买了本以介绍西方文化为目的的《圣经故事》。学英语缺乏动力时,也索取免费的中英对照基督教刊物《OK杂志》来读。进入研究生院和在大学任教时期,听收音机练习英文听力,偶尔也听到“良友福音广播”。但当时,我对基督教仍是一无所知。

与假见证人学习圣经

六四后来美,求学成为我人生的重大转折。来到德州农工大学的第一周,为了提高英语水平,通过朋友介绍,我同“耶和华见证人”一起学《圣经》。四年里,几乎每星期三晚上,都花四十五分钟学习英文圣经和他们的小册子。当妻女来到德州,我让妻子也一起“学《圣经》”。一些朋友就警告说耶和华见证人是异端,提醒我们离开。但我又不是真关心什么神和基督信仰,而且他们的人很不错,为什么要换人?然而,实际上我开始戒备。


近四年里,圣经学习并没有对我产生实质影响。连朋友也开玩笑说我是“花教徒”(一面学圣经,一面继续活在罪中)。但因着神的恩典,我和妻子内心深处,都认识到“承认有上帝要比否定有上帝更合理”。

遇到真见证人

1993年我到俄亥俄州立大学做博士后研究。离开德州时,把哥伦布的新公寓地址告诉耶和华见证人,以便“和组织取得联系”继续学习圣经。然而,他们那段时间却没有敲我们的门。感谢神,透过环境的改变来预备我们的心。后来,一名中国店的妇女知道我们初来乍到,邀请我们去附近的华人基督教会。


第一次走进神的教会,神就像一个强力磁石,把我们紧紧地吸引在祂身边。崇拜后,几位基督徒邀我们参加一个查经聚餐会。几次后,我们接受了几乎所有的基要真理,如:人的罪、基督的救赎、永远的生命等。然而,我们却卡在三位一体的教义,一时间,我们很难接受。多年来耶和华见证人的教导已经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比如他们说,耶稣是耶和华的第一个被造物,是上帝的儿子,怎么可能又是神呢?圣灵只是耶和华父神的能力,就像你有精神能力一样等等。

进入光明的国度

二个月后一个福音主日,我和妻子的心被神的话摸到,我们的思念被圣灵改变,当神透过牧师呼召,我们来到神的面前,悔改、接受基督为救主。后来,我们进一步查经,神开始让我们明白<约翰福音>一章所讲的真谛:“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这位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就是那永恒中与神同在的道,这道成了真正的人,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彰显了神的恩典和真理。我们夫妻于1994年复活节受洗。


一两周后,耶和华见证人找到了我们,原来之前是将街区号搞错了。如今回头看,我们就从心底发出感谢和深深的敬畏。是上帝信实和全能的保护,使我们脱离异端的险恶,领我们走出黑暗的权势,进入他光明的国度。

恩典中成长,事奉中学习

主给我和妻子一颗渴望认识他和服侍他的新心。我们开始参加教会诗班,并负责更新普通话团契的成员名单。那一年,我成了团契的主要同工。其实我当时不知如何带领,但神怜悯和保守,让我们的团契在质量和数量方面上成长。


1996年,我被选为教会执事,负责差传事工。这事奉有极大挑战,也让我有成长的机会。两年中,神让我学到很多功课,特别是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后,人就变得谦卑了一些。除了每周参加主日崇拜和团契,我参与多种服侍,热心领人归主。后来加入“网络基督使团”,作技术同工。但个人读经祷告的灵修生活极不规律,我们自己以往的经历仍不断告诉我们,一切要靠自己的奋斗和努力。

学做门徒,跟随耶稣

1997至1998年,神透过两位弟兄建立了我们的生命。先是一位有教导、关怀、培训及管理恩赐的成熟基督徒从Michigan搬到本地,在他家中开始了一个弟兄们的圣经学习团契。他着力帮助一批年轻基督徒建立敬虔的灵修生活。我开始建立良好的灵修习惯:读经、在祷告中认识真理、在顺服神话语的生活中实践真理。九个月后,我从主日学的学生,变成了老师。不久,妻子也加入了。


教会在那一年举办了两次神学入门课程。吕沛渊牧师讲授的系统神学简介,帮助我们建立起正确的圣经启示观,也让我对神学产生了兴趣。神又带领另一位弟兄从密执安州来哥城,与我在同一个公司工作。神透过他对我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最深刻的是合乎圣经的神学思维模式和基督徒的使命意识、国度观念以及敬虔操练的实践。

神的呼召,人的逃避

经这位弟兄鼓励和推荐,1998年夏天我和妻子参加了为期一周的归正神学院密集课程。短短一周,过去许多不正确观念都被纠正了,模糊不定的思想变得清晰,令我们在主的知识和恩典上长进,让我们真知道他。


唐崇荣牧师常在各种聚会向会众发出不同层次的呼召。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在课堂上也呼召未来的工人。早在1996年中西部夏令会,我和妻子一同走向祭坛,立志带职事奉神。但这次课上,自己抵挡神的罪和参杂私欲的事奉动机,在神面前赤露敞开,暴露无遗。我当时没有顺服神对我全时间服事的呼召,我的回应是“我不配”——这里的老师有我无法相比、绝对一流的头脑,而许多同学在许多方面比我更有恩赐和能力,我不配。其实隐藏在这理由背后的是我担心惧怕:我的孩子可能要受苦,以及父母亲那边的极力反对。


1996年的那个秋天,我灵命低潮,自己的服侍像是悬在空中,没有力量、方向。常问自己:我如何在神的旨意中做人?神对我的呼召和带领是什么?

信心的回应和行动

那学期我是成人主日学老师之一,教<约翰福音>,圣灵以神的话再次召唤和鼓励我:“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约12:26)那是十字架的荣耀,愿天父的名得到荣耀。我的泪水流下,告诉妻子,我愿意回应神的呼召进修神学,成为全时间神的工人,她的回答令我意外:“好哇!”


1999年3月,为准备全时间读神学,我开始在职神学学习(远距课程)。从归正神学院回来后,妻子经过祷告,也部份时间奉献。她每周在公司工作30小时;在网络使团事奉20小时。

神、人之间——家事

开始带职学习神学后,繁忙的工作、教会、机构事奉和神学装备之间,让我们找不到焦点和平衡点。我开始省察:我为什么不全时间读神学?我留在这里还有其他原因吗?我眷恋高薪、好房、好学区?还是熟悉教会服事和情投意合的弟兄姐妹?我惧怕什么?怕没钱,不能像现在这样买书了?


追问下去,我发现“世界”并没有死掉……学历、智力、能力和财力,这些东西仍在左右着我;就“世界”而论,我没有“被钉在十字架上”。感谢主借着<加拉太书>6:14节告诉我:“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上架上。”我们夫妻又被神的话更新和建立。


我们告诉女儿和儿子说爸爸要去读书,再不会有这么大的房子,而且今后可能会经常搬家。儿子尚小不太懂事,觉得经常搬家也挺好玩;可12岁的女儿听完,眼泪就流下——她不想搬家,好不易在学校和教会遇到几个知心朋友。我们给她时间祷告和思想,一个月后,她说愿意和我们住小房子,但希望能在这里小学六年级毕业。感谢神,不仅在我们身上,也在孩子心里作奇妙的事。


但与父母的沟通则困难多了。这次父亲从他繁忙科研工作中退休后来美,打算与我们久住安度晚年。他知道我在职读神学,也没什么反对。当我提出将来要全时间读神学,打算作传道人,他老人家一听就意外。他原先最希望我回国带职事奉,既不丢掉专业技能,又能领人归主。


经过一段时间,父亲看出改变我的心志没什么希望,就改变计划,不准备办绿卡了,在我去神学院之前打道回府。我们的变动,竟将老人家的田园生活给“毁了”,令我们很难过。最后,我们达成共识,要是我从神学院毕业,能够在北美什么地方牧会为业,如果他和母亲身体许可,他很有可能再来美居住。


在我们家,最难的一关是母亲。其一,她还没信主,其二,我对她多有伤害和得罪。 1994年初父母来美探亲,他们逗留期间,对我们小家庭大力帮助,但由于我的骄傲、性急又缺乏智慧,在几个关键时机,都和母亲起了争吵,失去了见证,伤了母子感情,真理也没有讲解清楚,反而成为她信主的障碍。当她从父亲的去信中得知我要全时间读书,作传道人,她回信极为强烈:


“……一提基督教,想到陈彪变成这个样子,选择这样的前程,我心里就堵得慌。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一万个想不通!回想起彪儿出生后,满身湿症,多么难带,送到上海时,外婆都恐怕他养不大。好不容易培养到大学毕业,出国留学,取得博士学位,也有了一份好的工作和较丰厚的收入……突然要放弃眼前的一切,毁掉22年的努力奋斗,真寒心。我早就对你说,他们离上帝越近,就会离我越远。……我的确太伤心了,我的孩子变得我都不认识了。记得我在美国的时候,虽然不想入教,但对基督教的传道并不是一点也听不进,觉得听别人传道或做见证时心情格外地平静。但自从他们回国发生一次争吵后,见到他们对宗教如此偏激,把自己的一切都归功于上帝,不考虑父母的养育和个人的努力,那个时候起,我已经意识到我们和陈彪之间已经很难沟。现在已经是无法沟通了。彼此都不能说服对方……”


恢复母子关系成了我的一大心病。曾几度努力请母亲来美小住,以求沟通和了解,都因故没有成行。

你跟从我吧!

2000年下半年,我们全家开始为在2001年夏季的南迁祷告和计划。神成就这些事的方式,再次超过我们所想、所求。去年开始,我任职的公司盈利大幅度下降,开始裁人。我的项目要压缩,面临着“换到其他项目”或“预备进入大裁员名单”两个选择。像我这种情况,如被解雇可能有近四个月的工资和其他福利。我们决定不再换工作,争取进入大裁员的名单。一个月后,事就这么成了。


从三月到六月,我领受神额外的恩典——白拿四个月工资,在家预备搬迁的许多事情(修两门神学课、整理维修房屋、带慕道福音查经、主日学教学、定期一对一教导辅导同工、作心理辅导、教会的差传工作及其交接)。感谢奇妙全能的上帝、祂的祝福和安排,我和母亲的沟通相当和谐——虽然,她从心里并不赞成我的选择。


四年前,卖小房子买大房时,经历了许多周折。现在卖掉这栋三千平方英尺的大房子,我们是最没信心的。但做梦也没想到,第一天房子上市,就按我们的理想价格卖出去了。


《圣经》告诉我们,不论是遇见拦阻,还是一切顺利,都有神的美意。我预备进神学院时,也有联串的不顺利,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有内心的挣扎、与家人关系的困难,也有管教孩子上的失败;有工作不顺,同事间不愉快,很多的事情和头绪……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到了极限,很想放弃不做了,但每次又靠神的恩典走过来了。这一年充满神的恩典——自己软弱、痛苦、无能为力到极点;另一方面,神奇妙的平安喜乐和力量,一直托住我们。神的恩惠慈爱,透过读经、祷告,还有弟兄姐妹代祷、扶持和帮助,不住地浇灌。


这七年的心路历程中,最令我们惊奇的是我和妻子几乎同步地在主的手中被改变、被洁净、被教导、被塑造、被使用,正如<以弗所书>2章10节所讲: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你跟从我吧!”进入神学院之际,恩主耶稣对门徒的呼声犹在耳际。主啊,是的,我要一生一世跟从你,我和我的全家。


陈彪牧师生长于中国大陆。1994年获德州农工大学大气科学博士学位,同年蒙恩成为上帝的儿女加入教会。1998年蒙召全时事奉,2004年在美国改革宗神学院获道学硕士;在神学院装备期间(2001-2004)参与奥兰多华人福音教会的植堂、并担任第三千禧年(IIIM)神学资源中心的中文部协调人。毕业后蒙召任奥兰多华人福音教会传道人,并在2005年被按立为牧师。在2015年8月卸任主任牧师职分。目前陈牧师任IIIM神学资源中心中文部主任,并经常受邀在北美、大陆及东南亚带领不同类型聚会中宣讲福音、教导圣经和神学课程。目前在美国改革宗神学院进修教牧学博士。


8月22日,陈彪牧师、刘彼得牧师及王一乐牧师受邀担任“福音DNA”讲座讲员,畅谈以福音为DNA的神学异象,让人看到福音可以在个人心里、社区、并在整个城市产生伟大的效果。

“福音DNA”讲座
日期:2019年8月22日(星期四)
时间:9.30AM至4.00PM
地点:基督教马来西亚长老会
Gereja Presbyterian Malaysia
7, Jalan Sungai Buaya, Batu 3 ½,
Off Jalan Klang Lama,
58100 Kuala Lumpur.
联络:林天赐牧师(019-6990448)
community@gospelcitynetwork.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