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499期:珍尼湖去来

30年前,就不断从报章或喜孜孜的朋友口中听到“珍尼湖”这个名字。而这个湖,以她的自然生态及满湖的荷花享誉全国,甚至惊动了国际,于是珍尼湖成为我国第一个在2009年获得联合国基金会颁布为生物圈保护区的地区。


10年后,“小活力号”的船员带着有点忐忑的心来到了这著名的旅游之地。当地的带队在我们进入这湖前说:“珍尼湖保护区恐怕会遭除名,因为她再也不像个生物圈保护区了。”

边说边走,我们已经到了湖边了,从高处望下去,如果没有之前的听闻的莲叶无穷碧印象,湖还是湖,而且弯曲转折颇有姿态,水中浮起一块渚,长了些水草,也有些好看。带着不苛求的心再环视湖的四周,还发现了一些深色荷叶,挤在湖边——只是,心里响起一个声音:荷花去了哪里?

土地开发影响生物圈及水质

哎呀艇长说:“这里没管制开采活动,一样过度开发吗?也设设冲缓区,以保护当地的生物区?”


带队说:“听说今年初当地一个组织已投报,土地开发,已严重影响珍尼湖的生物圈保护区,包括水质。联合国基金会中提供的研究资金,本来是作为开发和研究用途,包括为当地社区和原住民创造经济效应的。

“润玲说:“万一珍尼湖真的除名,就很难再次获得这样的认证了,可能还会面对联合国基金会的责备,我们真是没当好大地的管家。”


怡倩说:“我看过资料了,联合国基金会每10年将会对生物圈保护区进行一次稽查,而今年则刚好来到稽查年份,在5月至9月间吧,现在7月了……”

说着,我们已走出了那个湖。带队说:“带你们去另一个地方!”这次同行的还有一个原住民家庭。穿越丛林,经过山路,半小时后,带队说:”现在我们来到珍尼湖的尾端了。

我们忙着拍照——这里有荷花!夕阳西下,湖水都作淡紫色了,圆圆的叶盘荷绿着,远山浅灰淡赭,背后一抹轻轻的橙……像是水彩渲染出来的。


一个原住民女孩走下了那一艘从一棵大树挖成的扁舟,悠悠地荡了出去。回来时,给我们带来了十几把莲蓬。还有一件事非记不可,她把荷叶一转一折,缀上一朵荷花,哦!那可是一顶很限量版的帽子啊!

【哎呀艇长有话说】

《连荷花都应命努力》

有人说,现在珍尼湖的一点荷花是人工种上去的。一种植物,到它不能自然繁衍的时候,“种”也是一个办法,当然,环境要先改善。

有件事是叫我们“不要太失望”的,就是听说荷花既可以改善视觉环境,又可以改善水质。 
 
净化水质的水生植物有:荷花、芦苇、水葱和蒲草等。当中又以荷花最有效,有荷的池塘比较干净。它能削弱水体中的总磷、总氮、BOD5、CODcr的含量,又增加溶解氧的含量。起了代谢生物及降解作用。改善受污染的水体环境——这是大自然的修复恩典。

连荷花都应命这么努力,人为什么这么无动于衷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