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神仍然怀抱我(25.08.2019)

文:林国盛

图源:Unsplash

“到底我是遭到细菌,或是霉菌感染?”


“我的骨髓,是否像院方所称的,暂时停止运作了呢?”


六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我正为缓慢的康复步伐烦忧。出院2个星期了,医生们对我的病情莫衷一是,一直提供隐晦的解释。刚开始时说可能是细菌感染,接着是霉菌感染,然后改口说可能是肺出了问题!听了不断更改的诊断,我心理疙瘩,焦虑急躁,唯有跟上帝述说我的痛楚。 4月初,我莫名其妙的发高烧、咳嗽及感冒,入院当天的红血球跌至2,性命垂危。现在尚未能断定病因,还得依赖药物来控制病情,使我感到百般迷茫失措,辗转不能成寐……


一天,我在琼妮‧厄尔克森(Joni Eareckson Tada)的脸书上看到一个分享。今年3月,琼妮接受癌症放射治疗后不久,再次经历严重疼痛和呼吸困难而住院。她住院的好几个晚上都无法有效地呼吸,直呼喘不过气来, 无法祷告及入睡。在最绝望的情况下,琼妮呼唤:“神阿!请你紧紧的抱着我,我一个人无法克服这难关!”


琼妮的祷告道尽我的心声。我渴求上帝的垂顾,说:“阿爸天父,虽然我不知道几时会完全康复,我相信你如以往般继续看顾我。你是信实的:你决不撇下我,也不离弃我。请你医治我、抱我、提携我、拯救我!” ⟨以赛亚书⟩ 第四十六章:4正回应了我的祷告:“直到你们年老,我还是一样;直到你们发白,我仍然怀抱你。我以前既然这样作了,以后我仍必提携你;我必怀抱你,也必拯救你。”


回首住院期间,院方每一天都给我注射药性特强的药物,除了抗生素,还有抗霉菌的药物。刚开始时,药物造成我毫无胃口,无法吸取食物,以致体重严重下降;鼻子内更生了一层硬皮,使得我无法呼吸。虚弱的身体状况连连,出院后没多久鼻子流血又得重返医院。出院后依然不轻松,每隔1至2个星期就得复诊,还有每一个月见鼻科医生,频频往医院的日子把我搞得好不疲惫。每星期三日托中心诊所(Day Care Clinic)值班的医生都不同,拖慢了跟进我病例的步伐,我跟上帝祷告能够见到主治医生Dr. Professor Bee–一旦见他才能要求解除我服食已久的抗生素及其他药物,并探讨下一步的治疗。


六月下旬一个星期三的早上,我依如往常的到马大医院复诊。当宝英把坐在轮椅上的我推进诊所,我见到了Dr. Professor Bee!他在细读了我的医疗报告后,即刻批准我停止服食抗​​生素,下一次的再次回到他的诊所复诊。然而,两次的电脑断层扫描(CT Scan)都显示我的两个大腿生有脓肿,而且有继续肿大的迹象,必须抽出来进行化验。由于我当时的血小板只有22,院方为了避免手术过程中流血不止,就安排了我7月18日入院住一夜,以便在有需要时能够及时输血。


第二天,医生在手术前进行局部麻醉。接着便照着电脑断层扫描的影像,用手术刀切开一小部分的肉,把粗大的针插进右腿内,尝试把脓液排出来。虽然整个过程有局部麻醉,却无法消除针头刺进大腿所引起的疼痛。而原本30分钟就能完成的程序,在经过1个半小时的折腾后仍然无法取出脓液,失败告终:既然无脓液,我大腿内有脓肿的说法就无法成立。接着,医生还提出了用超声波扫描(Ultrasound)来作进一部确认。我和宝英十分纳闷:做了测试之后的下一步是什么?是开刀把东西取出吗?既然我没有发高烧,大腿没任何疼痛,做测试及开刀是否有必要呢?


与其在医病的事情上纠结,我毅然把目光转向施展神迹的那位,十分渴望能被祂触摸。据说,迦百农有一位百夫长深信祂能医治其病重的仆人,派人求祂去医治,结果神迹发生 ——仆人好了!祂刚在迦百农医治了百夫长的一个病重的奴仆;但他深信只要主说一句话,他的仆人必得医治。百夫长的信心让祂惊奇!


这一天,我就这样来到拿因城。炎热的天气搞得我汗流浃背, 便在城里阴凉一隅歇息。霎那间, 我听到一阵嚎啕大哭,回头一望,只见一队送殡行列,送葬者个个显得哀伤。原来送葬队伍陪着一位刚失去独生子的寡妇,正准备将其死去的儿子抬出去城外埋葬。寡妇神情落寞,她的丈夫早已去世多年,现在就连她唯一的儿子也离​​去了。埋葬之地是山坡上的一个小洞穴,寡妇的父亲和丈夫也葬于此;她得把两人的遗骨收在骨盒,以便腾出空间给其子。


倏地,祂走近城门,尾随着祂的有门徒及许多人, 喧闹的群众顿时安静下来。祂看见了寡妇,十分同情她的处境。妇女在当时的地位低微,加上寡妇家里没有男性亲属保护及经济支持,这意味着没有了生活支柱。祂带着怜悯的眼神对她说:“不要哭!”,然后向前,按着抬尸体的杠,说:“青年人,我吩咐你起来!”


接着,不可思议的神迹出现了:孩子真的坐起来并且说话;祂把把孩子“交”给那寡妇。孩子的母亲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而群众见证了青年人死里复活,惊奇并颂赞神!眼前的这一幕,叫我为之动容 ——祂只是路过拿因城,大可不必理会寡妇;祂不但怜悯妇人,还使她的儿子起死回生。当我被细菌侵蚀,生命垂危,祂也会介入拯救,把我从垂死边缘救回。即使院方对我的病情立场反复(最后证实是细菌感染),却无阻神在整个大环境工作,在祂没有难成的事。


在困境中,我们也许会质疑苦难为何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甚至怀疑神是否在乎。其实,正如祂关心寡妇的处境,耶稣从未在我们需要祂的时候怯场,却一直聆听我们在恐惧中的祷告,陪我们度过困难的光景。过去三个月,我得以逐渐康复, 从磨难中走出来,全赖宝英的细心照料,众教会弟兄姐妹恳切的祷告,还有更重要的是神的奇妙作为。即使身处逆境也不必绝望,凭着在主里的信心,勇敢前行 —— 因为无论是顺境或逆境,神都会与我同在,怀抱、拯救我!
(文章背景: 路加福音7:11-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