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认真的眼睛(01.09.2019)

文: 赦儿清

致眼睛专科医生Dr S,


听了专家您的叮嘱,我戴上了防紫外线的太阳眼镜。那天,我难得可以暂时撇下家里那对时不时斗嘴吵架一小一大男人,一个人开车出门取货。我喜欢开车,主要是因为我会晕车;我喜欢开手动车,因我喜欢手脚并用,且喜欢听到汽车牙箱换牙时相应发出来顺畅的微妙声音。


通常在开车时,我会按着当天当时的心情,或开着轻音乐、或开着我喜欢的资讯电台、或享受车里一个人的安静独处时光。那天在取货半路上,车里收音机传来张清芳那独特高亢又清洁的声音,她缓缓唱着“…哦 眼睛 一对认真的眼睛 当爱情来袭 总是左看右看 看不清…”


是的,一对认真的眼睛。正如我当面对您说过,医生您有甜美的笑容、您有一双会微笑的眼睛、您有一对认真工作的眼睛。这可真是我心底的真心话啊。因这些年,从陪伴母亲看眼科,到近来陪伴丈夫看眼科,看遍也听遍无数个眼睛专科医生了,唯独您给我留下最美好且深刻的印象。

记得在眼睛手术前后我陪外子到您诊所,一次又一次看您娴熟进行着各种眼睛测试工作,看您长长的一头浓密卷发衬托着您高挑纤瘦的姿容,我仿佛在欣赏一出高格调的默剧、在安静的工作室里听着空调的流动声、在肃穆的氛围中观看着专业的作业流程。


我眼睛观看着、心里思忖着。摩西Moses离世的时候,在世寄居已经一百二十年,他的眼睛没有昏花,他的精力也没有衰退 (申命记34:7)。反观以利Eli这位长辈,在九十八岁前,他的眼睛早已昏花,不能看得清楚了;当他九十八岁时,眼睛发直,已完全不能看见了(撒母耳记上3:2 ; 撒母耳记上4:15)。


我好想知道,这两位长辈照顾眼睛和保健的心得。难道是两位长辈分别对眼睛保健意识及方法有落差?一个有摄入足够的叶黄素和鱼油;另一个则不懂得保健之道?


若资料无误,那时候臭氧层还没遭受人类所谓文明生活工业革命产物的污染和破坏,那臭氧层还没破个大洞让紫外线乘虚而大量射入,对眼睛和皮肤健康的伤害应该没有现今世代来得严重。若医生您与我一样想尽一份绵力对环境保护作些正面积极的贡献,医生您或许有注意到近来新闻报道:大气层二氧化碳浓度超415pm,这不仅是自1958年有记录以来的新高,更是人类有史以来首见。我想啊,在刚才提到两位长辈活着的时代,这是不可思议的数据。您说,是吗?


话说回来,以医生您多年的看诊经验及眼科专业知识来判断,是否能看出端倪?这两位长辈的视力健康差距,为何悬殊?还是没了真人现场以高科技验眼机器来检查鉴定,这是无法说出一个所以然的不可能任务mission impossible?


医生您看看这句圣经路加福音第十一章里的话:“你的眼睛就是你身体的灯,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明亮;如果不健全,全身就黑暗”。身为一位眼睛专科医生,不知医生您对这句话有何领悟?能否分享一下您的看法?


这次外子双眼手术植入了人工镜片,先后花费了近两万元马币。两次眼睛手术时间总和超过两小时。若把手术前与手术后检查时间囊括齐算,肯定超过四小时,这还不包括等候见您的时间呐。


有了这样的切身经历,当我看以下这段历史记载时,心里不忍直呼“不可思议”。


这是圣经新约 约翰福音第九章里我读后再述的简要记录:耶稣在犹太人的安息日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了一点泥,把泥抹在一个瞎子的眼睛上,就医好了治好了一个自出母腹就已瞎眼的人。


就这样,无需排队候诊、无需缴付抵押金、无需申请保险公司医药卡批准、无需上手术台、无需付款一分一毫?!就这样,瞎子能看见了!


医生您或许大呼“不可能”。真的,在人看来,真的是不可能。


谢谢医生您这段时间对外子所提供的专业医疗帮助。愿您也同来领受这在人看来是不可能的灵魂救恩。因那设计了精密结构眼睛的造物主爱您。祂能开人的眼睛,使人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旦的权下归向神,使人的罪恶得到赦免,并且在那些因信耶稣而成圣的人中同得基业。(使徒行传26:18)


愿爱您我他的造物主,使我们“心灵的眼睛明亮,可以知道祂的呼召有怎样的盼望;祂基业的荣耀,在圣徒中是多么的丰盛”。 (以弗所书1:18)


认真爱护神造双眼的JING
敬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