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我们都不是坏人(18.8.2019)

文:张嘒珉

图源:unsplash

我们都不是坏人,却总在做坏事。


儿子三个月大,带他到泳池泡水。不知哪里冒出个小男孩,突然从我后头淋下一盆水。儿子受惊,哭得脸色发紫,即使紧抱,全身依然颤抖。而那个捣蛋的孩子,手舞足蹈,在泳池旁高声欢呼。两个妇女跑了过来,看来是孩子的妈妈和阿姨。我一边安慰儿子,一边怒视对方,她们频频道歉,却没有责怪小男孩的意思。


当时婚姻陷入绝境,产后忧郁症严重,面对这种情况,我几乎歇斯底里,短暂争论后,直奔公寓管理层投诉。回到屋里,正为儿子冲凉更衣,接到来电,一位洋妇自我介绍,刚才的孩子是她的客人。她说,小男孩是特殊儿童,哪里也去不了,这公寓的游泳池,是孩子唯一嬉戏的地方,每次都选在没什么人的时刻过来。她问我,可否同情孩子的母亲,把投诉取消,这样小男孩可以继续来玩。我看着还在哭泣的儿子,异常愤怒,根本不想弄懂什么是特殊儿童,坚持不撤消投诉。双方越说越激动,她开始骂我没有同情心、冷酷,孩子的妈妈也接过电话,咒诅我的孩子。


记得事情发生后的整个星期,儿子高烧不退,我和情绪痛苦拔河,夜夜失眠。难道儿子活该受惊吓吗?我恨那个打电话来的洋妇,更惧怕那些咒诅成真。夜深人静时,小男孩的嬉笑声在空中回荡,犹如魔鬼般讥笑恐吓,我独自一人承受折磨,觉得世界冷漠得让人活不下去……


2014年,MH370凭空消失,马航招回前雇员照顾受难家属,没想到我和一群不同部门的旧同事是在这种境况下重聚。网路、报章有许多揣测,资讯混乱,大部分报道、新闻都不真实。家属被一波又一波的消息冲击,一再受到伤害,日夜以泪洗脸,当中甚至有人试图自残、自杀,24小时照顾家属的后援团队疲于奔命。当时读到一位牧者在面子书的分享,他揣测机师因为安华事件,骑劫飞机、夹持搭客。下方竟然有位认识的牧者按赞,说什么分析精辟,之后还做了一些没有逻辑的推测。我和队友读得火冒三丈,这简直一派胡言,不明白,怎么有人如此残忍,家属已经痛到恨不得杀死自己来止痛,何必再加一刀?一怒之下,我给牧者送上私讯,把他痛骂一顿。


年近四十,我误打误撞进入教育界,特殊儿童是必修的功课。面对过动儿、自闭童、亚斯孩子,还有各种状况不一的小生命,明白他们的父母真不容易。好几次,听着家长的分享,泪水直流, 心中对游泳池事件追悔不已。小男孩的妈妈、阿姨必因着我当时的反应深受打击,她们会不会气馁放弃?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孩子过得可好?


我们都不是坏人,却在当时把彼此推向地狱。


MH370发生后的第二年,连续几天的晨祷、晚祷,圣灵把我所斥责的牧者放在心中。我说:“主啊!他不配做祢的仆人,求祢怜悯他,使他看见自己的邪恶,懂得认罪悔改。” 一日晚祷,“那自以为站得住的 ,应该当心,免得跌倒”这段章节不停出现在脑海中,我一遍又一遍的检视自己的言行思想,到底哪里得罪
神?突然惊觉,之前怎么会说出“不配做祢的仆人”如此骄傲的话?我们岂不都是破碎的器皿?牧者也是人,就有人的情绪、主观和软弱。


我竟在无意中把牧者去人化,再一厢情愿的把他们神化,然后坐在假神的位置行批判,义正严辞的把不当、失策的言行妖魔化。罪,使我们一直停留在各各他,成为围观的群众之一,对于赤身露体、遍体鳞伤被钉十字架的主,心中毫无愧歉。


我终于体会当年那位洋妇的心情。我们同样站在义的立场说话,责备着别人的冷酷无情,却无法同理人性的软弱,漠视了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义。<罗马书>第七章十八节的提醒:“我也知道在我里头 ,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后来,我赶紧给那位牧者去讯道歉。


求主怜悯,我们都不是坏人,却重复陷入自义的罪恶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