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你们要圣洁(04.08.2019)

文:陈宝娟

(40天为国家禁食祷告的呼声)
“圣洁”在基督徒的圈子内,慢慢成为不复普及的名词/形容词。


我们呼吁人来信耶稣,向人分享生命的见证,讲述的是上帝的大能,拯救,医治和祝福。在消费和个人主义至上而膨胀的年代,人人追求上帝的作为,却不重视上帝对我们的要求。我们先想到上帝能给些什么,却不理会祂最简单的吩咐:“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利未记11:44;彼得前书1:16)。


不管是圣经时代的以色列人或是今天的基督徒,或非基督徒,“圣洁”不过就是一大堆的清规戒律:什么应当做,什么不可以做。世界看那些“洁身自爱”的人是傻子,疯子,笨蛋,形同白痴。有福不懂得去享受,有快乐不敢去追求,如果人不为自己的欲望活,却得苦苦守斋戒,那人生还有何意义可言呢?基督徒活在世界的大染缸里,有些感觉迷惘,有些感觉不好意思。到底自己是不是老古董,追不上潮流了?圣经里那些教诲是不是不应时了?还是苛刻了些?与其回应神的要求,我们迎合人的价值和想望——人本信仰,是今日教会的危机。


当我们要讨好世界和肉体,我们就与圣洁无分。我们不敢提圣洁,担心别人看我们是社交圈中“神圣不可侵犯”的人物,因为圣洁真的是世界容不下的字眼。而且,谁都不爱受限制。我们都喜欢自由。我们渴望生活在无垠的空间,能无拘无束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事实上,不管是自然界,还是生活的空间,我们都无可避免地处在某些的限制底下。比如,在奔驰的高速公路上,我们要拿捏得准,免得超速被罚;红灯亮起时,我们虽急着赶路,也得放缓车速停下;为了健康或体重或外观,我们都尽量不放纵自己暴饮暴食。我们知道限制是好的,条规让我们不出乱子,不伤自己也不损别人。


上《出埃及记》查经班的时候,有学生问我,上帝赐下那么多律法,以色列人不是很幸苦?他们要战战兢兢,担心是否随时触犯神的律法。我说,我们也活在国家的法律范围内,大多数人基本上不觉得他们需要战战兢兢过日子,唯恐一不小心就被控上法庭。为什么?因为我们都懂得法律是保护人,我们下意识里都愿意与之配合,我们已经忘我地融入了“可行,不可行”的规范里。


那么,跟随圣洁的诫律苦不苦?容易不容易?


曾有两个女人在对话。她们正在说起自己对“警察”这执法人员的感觉。甲说,我每次看见警察,都觉得很不自在,有些害怕。乙说,怎么会呢?附近如果出现警察,我会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很是放心。


我认识那两个女人,知道前者是个随心所欲,很少替别人着想,还常常喜欢犯规的人;后者则是位奉公守法,凡事三思而后行,总是处处顾及别人的人。因为她们各自的性情和选择,她们在面对执法人员时,一个心慌胆怯,另一个却淡定自若。

宽容还是苛刻看心态

很多人想到上帝的时候,就好像这两个女人,有感觉不安的,有感觉平安的。问题不在于上帝是慈爱还是严厉,宽容还是苛刻,而是我们的心态,决定我们对“上帝和祂的要求”的看法及感觉。如果我们整天喜欢犯规走漏洞,就会怀着忐忑面对救主;相反的,如果我们总是想着如何讨主喜悦,我们的心思就能坦然无惧。


和执法人员不同的是,上帝不仅执法,祂还立法和司法。圣经旧约处处记载着神颁下律例,典章和制度,让以色列人按着行的时候,他们就能够活出神给他们的呼召,做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子民(出埃及记19:6),并且他们要做外邦人的光。“祭司”和“圣洁”是两个紧紧挂钩。难分难舍的名词。如果我们仅能用一个词来形容祭司,那么,除了“圣洁”之外,似乎没有更为贴切的字眼了。


今年马来西亚福音联会(NECF)举办第19届40天(8月7日—9月15日)禁食祷告的主题是“活出圣洁”,希望借此提醒教会,基督徒只有愿意分别为圣,过圣洁的生活,我们才能在这个流沙般的世界成为稳定的锚。时间的轮子一直在转,人的价值观也一起在变动着。然而,基督徒不该随波逐流,我们有要奉行的准则,就是神的道。耶稣说,天地都废去了,祂律法的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因此,我们需要重新回到神的话语里,认识那位圣洁的主,祂要求我们和祂一样——圣洁,完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