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穿透铁窗的爱(11.08.2019)

受访:陈清凉姐妹 采访、整理:又青

图源:网络

铁窗,铁栏,冰冷的水泥地,单色囚服,一切那么的单调。她从政以前,就经常到这个地方,直到现在,卸了大部分党务,依旧如此。


陈清凉,曾任马华中委,槟州妇女组主席、爪夷区州议员、高渊区会主席等,现在,她任职拉曼技职学院首席执行长,定居吉隆坡,每月仍驱车北上,探访槟城女子监狱。她辅导女囚,陪伴和倾听她们心声,向她们传讲福音,35年不间断。尽管忙碌,她每周参加主日崇拜,关怀贫弱。党内上下,都知道她的坚持。


但清凉说,她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是信仰彻底改变、翻转她的生命。


小时候,她坏,校长罚她站树下;家里,父亲同小妈外居,又常见母亲被当“免费佣人”欺压,便顶嘴出头;有阵子,父亲生病,母亲过去照顾,那二天中午回家没饭吃,就觉得自己不被关爱;公公带着儿孙去槟城玩,却把自己留在那大屋子里顾弟妹做家务……她不喜欢回家,经常溜出去打篮球,早午晚,晒得黝黑。这种“特训”的结果,还让她被选上篮球国手。

将负能量变正能量

成长过程的负面经历,让她心怀不忿,但反而提醒她,要有同理心,有能力就要多关怀、照顾别人。后来,她出国留学,这趟离家,带回出乎意料的“收获”——她信主了。


她回溯:“家人知道我信主了,不能接受。公公婆婆要把我踢出去,说‘家里没有吃洋教的’。”那时,公公第一次召开家庭会议,要父亲决定,若支持清凉,公公就出走;不然,就是清凉离家。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她无助,只能祷告,依靠耶稣。后来,公公再去找父亲,他刚好不在家。之后,公公慢慢气消,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信主后,她给家人写了封信,向每个人道歉,因过去曾顶撞、得罪他们。婆婆也劝公公:“虽然你不喜欢清凉信耶稣,但她真的改变了!”家里人渐渐接受她,几十年下来,也有好些亲人信从了基督。


她探访监狱,是从认识一位美国女传教士开始。她们一起探访女囚,宣教士说英文,她就翻译,华文、马来文、福建、一点广东。她最记得侯翠玲,香港女囚,年轻,是个死刑犯。翠玲年少无知,与八名男子要从槟城过境到澳洲,却不知他们带了毒品要走私。她家人远在香港,不能时时探望,清凉和同工就给她买日用品,关心她。她在狱中悔改,信主。曾经申请元首特赦,不成。几年后,侯翠玲转到吉隆坡监狱正法。清凉与丈夫半夜开车下来见她最后一面,原本七小时的车程,神奇妙带领,让他们约五个小时就抵达。


与侯翠玲见最后一面只有半小时。侯翠玲心中无惧,因为知道“要见天父了”,清凉犹记,翠玲说:“天国比较好,不像监狱那么热,又苦。以后我在天国等你,在天国见面……”行刑时,翠玲唱着诗歌,走上刑台,又向在场所有狱官挥别道谢,场面感人。对比同是死刑的男友,临刑哭嚎不肯,要几个人才拉上刑台。清凉说:“若对耶稣的信心是真实的,就会有来自上帝的平安与力量,这是装不出来的。”

她的“半途之家”

为了帮助出狱的前囚犯,清凉曾开放自己的家,作为半途之家(halfway home),囚犯出狱没地方去,就去她家。她收留过三名囚犯。其中一个住过半年,本是黑社会老大,也吸食白粉。一次在狱中“起瘾”,想起神说的话,就望向小小铁窗,求神帮他。忽然一道光射入,当下的瘾即消失无存,他就信主了。他在清凉家里帮忙家务,有时到清凉做生意的店面帮忙,杠抬、洗刷都得做。后来,他被安排到槟城戒毒所中心学习辅导,中心也要求他帮忙扫地抹地、洗厕所等,他庆幸自己之前经过“受训”,否则,一个黑社会老大怎么会做这些。


往后,尽管从政,清凉仍探访槟城监狱。只是,监狱探访制度改了,开放的时间越来越短,次数也少,允准在探访时出来的囚犯也少了——过去,除了穆斯林,其他宗教信仰的囚犯也能参加基督教的聚会,现则不然。清凉说,每次老远从吉隆坡北上,但有时出来的囚犯才两三人。虽然辛苦,但她不灰心,囚犯们看她千里迢迢来探望,就感动。她们信任清凉和同工,愿敞开心房,坦诚自己的罪。福音触动,让她们流泪祷告忏悔,接受耶稣。

面对气馁的办法:向前走!

清凉说,做监狱事工,遇到的“奇迹”很多。之前有个妇女被逮捕入狱,其实是因她的儿子吸食白粉,警察上门查,儿子不在,就把妈妈抓起来,要等上法庭。这名妇女有严重痛风,监狱里发作,又没带上药物……美国女传教士当下为她祷告,清凉翻译。一周后她们再探访,那妇女竟不觉着痛了。清凉说:“从没想过我们可以作什么,也不懂结果如何,但照着圣经说的行,神就动工了,荣耀归神!”


探访监狱这么多年,有的囚犯进了又进,重复犯罪。但清凉说:“人都很软弱,就像亚当夏娃也会犯罪跌倒,跟随基督的门徒犹大也是。人性就是如此,有时我们努力教导一个人,但他还是反叛……”


要如何面对这种气馁的事,她说,必须向前走!不能被情绪或事情拖拉下去。“以前遇到这些事,我的心就被情绪牵动拉扯。政党里一样会遇到痛苦的事,也试过人从背后插刀,很失望……一次,神透过一位牧师,告诉我,神会安慰我,带领我,保护我。”——现在,她已懂得凡事定睛在神,全心全意依靠祂。


清凉探访监狱,是以“槟城基督教囚犯辅导委员会”(Christian Churches Prison Worker Committee;简称“CCPWC”)组织名义。这组织是由几名福音派教会的弟兄姐妹组成,都是义务工作。80年代,组织就已成立,是因当时越来越多人探访槟城监狱,狱方要求他们内部协调,安排轮流探访。2014年11月25日,组织正式注册成立,坚持探访监狱至今。


他们因犯罪入狱,但基督的爱穿透铁窗,找到他们。耶稣说:“……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信主悔改,不受罪恶辖制,他们从此成了“自由人”。


受访者:陈清凉姐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