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群居地图,长途远征——给传统地界量身(08.09.2019)

受访: Bah Salimon A/L Yeok So Alu(Kampung Orang Asli Penderas Slim Village Perak)、 Adidas bin Kaweh(Kampung Orang Asli Pos Tenau, Slim Village)

采访、整理:又青

他们又进去了。


下坡,涉水,陡峭的山,灵活的身影在穿梭。哪里有拦路的枝桠,举刀挥劈,又是一条路。


入林这回,这群原住民男女,不狩猎不采集,他们带纸和原子笔,还有定位系统。这边,树伐光了,对面的山顶也光秃,这边要按一下;还有那条河,那个山丘,都要按……记得写下,每个地方的名字——他们给传统地界量身,绘制地图,以后,人家问“原住民的土地在哪里?证明呢?”他们大可摊开地图,一指:呐!


Salimon 和Adidas是霹雳士林河原住民,是Koperasi Sengoi Pribumi Perak一员。Salimon说:“发展商进来,他不理会这里有祖坟地,还是农作物,他只道政府批准了。”Adidas的村也有人进来,想开发森林做民宿,却被村民赶走了。他说:“Ada lesen tak ada lesen semua halau! Bukan tempat dia pun”(有没有准证,统统赶走!这不是他们的地方)。


Bukan tempat dia pun……到底谁的tempat?当发展商拿着准证进来,原住民却只能用手指证:喏!这里、这里,还有那里,都是我们世代祖传地……微乎其微,像一只蚊子嘤嘤,咬不疼伐木的人,强不过那些机械声。

到底是谁的地方?

发展商闯入Salimon所在村子,没有讨论,没有征求,直接带了工具就进来

Salimon:“我不是村长或村委,我只是普通青年,我想做些什么,但从何开始?”于是,他们咨询各方意见,包括非政府组织,还有律师,最终决定制作群居地图。长远的征途,就这样开始了。


他们与马来西亚基督徒关怀协会(Malaysian Care)合作,后者为他们安排专业培训。主要的参与者,先学习使用全球定位系统(GPS)和地理资讯系统(GIS),入森林“ambil point”就是定位测量,界定传统习俗地范围。完成后,把数据输入电脑,使用GIS,更仔细地分析绘制地图——目前,已有3个村庄进展到此。检查地图时,村里老老少少都参与讨论,改正。


Salimon和Adidas就担任宣导、教育和监督角色,一村一村,去讲解制作地图的目的、益处和方法,现在参与有17个村,进度各异,有些才开始关注。Salimon说,原住民太熟悉这片土地,他们日常就在里头活动,如果只是定位,大约两千公顷的土地,一周可以完成。那些正在被开发的土地,他们不会刻意绕过——只要是他们的土地,不管过去现在,或将来,仍然是。


地图,守护原住民的土地,能让原住民“安全”,减少恶意的侵害;有地图,原住民能向高庭证明,他们长居于此,打赢官司。这地图不只是范围测量,里面标明山河湖海,甚至包括大石头,其中的历史背景,久远的故事,都在记录里娓娓道来。很久以前,也有原住民带了手绘地图上法庭,后来赢了。现在科技先进许多,能做的,能记的,更清楚丰富,这无疑加增大家的信心。


除了界定范围、位置标记,他们同步整理村庄历史。Adidas咧嘴,说,要是整本完成了,该有这么厚!(四分之三的虎口)这厚度,承载历史、习俗文化、事件年代表、禁忌条规、饮食医疗等等。打过官司的文件、反对开发信件、各种申请函,也收录在内。这本书,是留给后代的精髓。


“原住民有自己的生活原则。以前爷爷告诉我的,我就告诉孩子。说实在的……”Salimon顿了一下,继续:“……如果要先进,原住民可以变得先进。但,我不希望忘掉历史。就算我们成功,事业有成,但习俗、传统……别丢掉。历史本身,才是我们真实存在于马来西亚的明证。”

入林前,村民聚集讨论

在Salimon和Adidas村里,有年轻人为了求学和工作入城,但大多留在村里。Adidas求学时一个人在城,后来工作也是。可是,他终究还是想家了——父母,朋友,环境……是其他地方没有的。Salimon直截了当说:“Prinsip kami Orang Asli, dekat mana kami tinggal, dekat situ kami mati ! ”——生于斯,死于斯——如果离开了,原住民,就不是原住民。
“但是,大家始终不明白原住民要的是什么……”Salimon补上这句话。


有的原住民到过城市工作,但家乡的森林,他们不会就此遗忘。当林木一排排倒下,传统习俗地渐渐缩小……狩猎和采集的地方没了,草药蔬菜资源没了,要种植也不行;鱼塘污染,河流变细,甚至消失;空气污浊,动物离开,还有小土崩……回想90年代,发展商闯入Salimon所在村子,没有讨论,没有征求,直接带了工具就进来。原住民世居百年,没想过会有人告诉他们:你们没有土地权!那时,他们怔了。


有些事情,Salimon是百思不得其解。他“tanya-tanya”,纳闷,哪些地方有原住民的产业,发展商就被批准到哪些地方开发——总是如此。“外面森林多着,他就选择这边。为什么?”他笑了,没有答案。Adidas也说,每次原住民经济开始改善,但发展商一来,纠纷一场,又衰退了。

在砍伐光秃的山林里定位测量

微弱,不是欺压的理由

他俩的村子都无水电,哪怕像Salimon的村子,离镇才2公里。政府总说,明年会有的,明年……他们就年年申请,锲而不舍。Salimon会问:“为什么会这样?马来西亚已是那么进步的国家了。”早些年,有人跟原住民谈——我给你们铺路拉电吧!答应了,才发现,原来他们另有目的,是看上了村里一些条件,比如瀑布。也有人拿了表格给原住民,说签了每月就有津贴,但哪里是——这些,都成了前车之鉴,一些村落,现在外人进出需要登记,说明来意;村里的大小事,也要经过村委会议。


群居地图,也许5年就完成,但Salimon说,争取,或者维护原住民权益,也许50年都未结束。为此,村里的基督徒常聚在一起祷告。“上帝给予帮助,不一定马上、现成,而是一步一步,按着祂的次序。”


这不容易的事,也因为还有些原住民不能明白这份努力,多少添了一些难度……


说到这里,他倆沉默——低头,抬头,良久,才把喉头酸涩咽下去……(就直接听他们自己说吧!):

Adidas说,原住民虽微弱,但这不是欺压他们的理由

Adidas:

“Orang Asli sendiri kena ada sedar. Kalau tak, lama-lama akan HABIS. Tanah hilang, budaya hilang, semakin pinggir, semakin dikecilkan…Dan pihak luar yang kaya raya, yang ada business, kalau boleh…harap boleh…walaupun mereka ada duit..walaupun mereka lihat Orang Asli sangat lemah, sangat tak ada pelajaran..itu bukan alasan untuk menindas Orang asli.”

(原住民必须醒觉,否则将被边缘化……虽然原住民微弱,但这不是欺压他们的理由。)

Salimon:

“Saya tengok kawan saya, sekeliling saya, komuniti saya sendiri…saya boleh berjaya,boleh berduit. Tapi komuniti saya tak…(注:为了帮助原住民,他辞去了之前的工作) Orang Asli semakin terdesak dengan keadaan sekeliling kami dengan tanah tak ada, pelajaran susut, dengan pemerintahan yang mementingkan diri sendiri…Sebagai rakyat Malaysia dan Orang Asli sendiri seharusnya saya perlu berjuang, saya kena mempertahankan apa yang berlaku sekarang ini. Saya tidak rasa takut untuk berjuang. Sedangkan itu tempat saya.”

(原住民日益窘困……身为马来西亚人,身为原住民,我必须挺身,我不害怕——这本是我们的地方。)

原住民的呼声,谁听见?

他们要的,谁明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