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503期:爷爷生病了

这天傍晚,狗狗谷奇吃过了晚餐,大小便过后,躺在庭院里看太阳下山。


突然,谷奇听见了车声 —— 腾叔叔回来了。


谷奇有点纳闷,腾叔叔不是下午刚回去吗?怎么又回来了呢?


兰姑姑开了门,腾叔叔匆匆忙忙进了屋,两人紧紧张张的低声讨论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谷奇悄悄地走近屋门,竖起了耳朵:噢!原来是安爷爷生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呢!


腾叔叔把安爷爷从房里扶出来,坐在沙发上,检查了一会,拿出一包药,递给兰姑姑。转头对安爷爷说:“要按时吃药哦!好好休息几天,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


安爷爷靠在沙发上,摆摆手,说:“老啰!老啰!” 就闭上眼睛休息了。


谷奇有点担心。可是,腾叔叔是医生,他说很快会好起来,应该是会很快吧!想到这里,谷奇放下心来,走到墙角,玩起自己的脚趾。

兰姑姑变了

接下来几天,谷奇发现兰姑姑变了。平日兰姑姑白天上班,晚上回来吃过晚饭,洗好碗,会喂谷奇宵夜,带谷奇去大小便,还会坐在屋门口,陪谷奇玩耍……可是,自从安爷爷生病,兰姑姑已经好几天没去上班了。虽然兰姑姑晚上也会喂谷奇宵夜,可是,却不像以往那样一口一口的喂谷奇,而是直接把宵夜倒在谷奇的碗里……,然后只是摸摸谷奇的头,说:“谷奇,乖乖!去睡觉吧!”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是兰姑姑不爱谷奇了?谷奇越想越伤心,也越想越生气,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谷奇呢?谷奇可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啊!

这一天,傍晚下很大的雨。谷奇吃过晚餐,腾叔叔带它去大小便。雨很大,腾叔叔撑着雨伞。雨伞很小,只能遮着腾叔叔,谷奇淋成了落汤鸡。大小便完,腾叔叔带谷奇回家,就进屋去了。


谷奇满身湿淋淋的在庭院里。风一阵阵的吹……天开始暗下来了,风慢慢的吹,谷奇感到冷了!


它走到屋门前,把头探入,望了望。噢!兰姑姑,腾叔叔和安爷爷正在吃饭。热气腾腾的饭菜,嗅起来非常的香!谷奇很不高兴,怎么可以把湿淋淋的谷奇丢在门口不管,自己却在吃饭呢?


谷奇越想越生气,它把头探入屋内,大声的吠:“快出来!快出来!”


兰姑姑听了,对谷奇说:“谷奇,等等啊!”


谷奇又冷又生气,它放开喉咙,大声喊:“妳快出来!快出来!” 它越喊越大声,吵得安爷爷也吃不下饭了。


兰姑姑火了,她拿了一根藤鞭,走到门口,对谷奇说:“谷奇!你到底在吵什么?”


谷奇吓了一跳,低下头,低声的说:“我很冷!”


“冷?哎呀!你怎么满身都湿湿的呢?”


谷奇委屈的说:“刚才出去尿尿时淋湿的!”

以为不要谷奇了

兰姑姑开了屋门,拿起一条毛巾,替谷奇擦身体。擦啊擦!谷奇的身体慢慢的干了,不冷了。


兰姑姑抱了抱谷奇,“谷奇,还冷吗?”


“不冷了!我以为妳不要我了!”


“怎会呢?你这傻瓜!” 兰姑姑怜恤的摸了摸谷奇的头。“我在忙啊!”


谷奇抬起头,看看兰姑姑,它明白了。谷奇挨着兰姑姑,羞愧的说:“是我不对!安爷爷病了,妳这么忙,我还在调皮!”


兰姑姑笑了:“你这可爱的小傻瓜!”

【哎呀艇长有话说】

难道不爱了?

这故事里有两个场景叫人分外感到幸福。一个是兰姑姑、腾叔叔和安爷爷雨天时屋子里热腾腾冒着香气的饭桌;另一个是淋了雨的狗狗谷奇,兰姑姑拿了毛巾替它擦啊擦!谷奇的身体慢慢的干了,不冷了。


从一个角度来说,安爷爷和狗狗谷奇都是弱势。


如果把那饭桌的场景改一下,桌上摆的是外卖的批萨之类,而只有安爷爷一个人在那儿吃着?感觉就不一样了。“厨房有炊烟”是许多诗歌散文小说创作里的幸福感元素——有人在为这个家添暖;而围坐共食,天伦之乐啊!


而谷奇,是另一个偶尔不免战兢的弱势。假如主人一天遗弃了自己?因此它分外脆弱敏感,即使知道兰姑姑向来都爱自己,但“这几天怎么样了?”——为什么那宵夜是直接倒在谷奇的碗里,而不像以往那样一口一口的喂?又为什么你们一家人高高兴兴吃饭,却把我丢在门口不管?我又冷又饿啊!


不要对那些眼里透着“难道不爱了”的不解或厌烦,或者像谷奇那样大声喊叫的恼火,他们需要我们多一些关顾和爱,尤其在一个刮风下雨的日子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