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爱——是有意愿为对方牺牲(22.09.2019)

文:徐永强牧师

图源:Unsplash Clem Onojeghuo

《哥林多前书》13:4-8a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由于小时候家境贫穷及生活环境复杂,我从小就被装备成紧张兮兮的战士似的。进出会留意周围的陌生人,在银行提款时更是把自己变成刺猬。自己可以骗人无数,但不允许有一次的被骗;世界上的人好像全是骗子,自己也好像随时会被骗。在大排档吃东西的时候,有时候会碰上乞丐来讨钱,自己从不会给,因为意识中他们若不是骗钱集团的成员,就是懒惰者。有时候我还会教训他们,并要他们好好地找份工作。


信主后虽然学习正确地衡量人,但看到乞丐仍然没有丝毫的同情心。有一次,我对一位弟兄说了我对乞丐的看法。他反问我说要不要请那些乞丐做工?我愣住了。我们常说他们懒惰,实际上又有哪一个老板要请他们做工呢?从那天起我开始以另一种角度来看这些社会的“怪胎”,他们有时候是乞丐、有时候是非法看车员、有时候是借了钱就“忘记”的朋友、有时候是永远在叹息的弟兄。他们是上帝的创造,我们怎么可以厌弃这些人呢?就算给他们骗点钱又何妨呢?难道我为了几个骗人的家伙,就放弃我可以帮助人的举动?


我应该感谢上帝自己可以成为他们的帮助者,而他们的出现不正是要我回应上帝对自己的爱吗?请一个讨钱者吃饭,给他几块钱,让他可以感觉社会的温暖,不是很好吗?

我们的怜悯怜悯够不够?

有一次开车路途中看到一对外劳夫妇,做妻子的还抱着小孩。天气很热,左右并没有任何建筑物,估计他们还得走很远的路。虽然赶时间,但我还是停车问他们要不要搭顺风车。他们说是要到候车站,我顺路载了他们。到了候车站他们求我“不顺路”地载他们到医院去给孩子复诊。我不熟那地方,但他们说很近。于是我的“怜悯”促使车子离开原本的路线,奔向那“很近”的医院。由于赶时间,我问了好几次“快到了吗?”他们总说就快到了。于是车子开了好远,都还是“快到了”但始终没到。最后我选择将他们放在候车站,抱歉地说自己赶时间无法将他们送到医院了。


送他们会造成自己不方便,不送的话,他们就不方便。我想我的怜悯心到底还是不够,无法达到可以载他们到医院的分量。愿上帝加添力量给我,好让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怜悯去帮助人。


在老人院证道的时候,我问会众:你们觉得这里的老人可爱吗?你们爱她们吗?会众回答得很大声:可爱!爱她们!这是可以预知的答案,接下来我问:你们要不要把她们接回自己的家?大家都尴尬地笑了起来。我们虽然爱这些老人,但这爱还不足以把她们接回家。人人习惯把“爱”挂在嘴边,甚至在做了点好事后,就以为自己心里满满是爱。我们的爱,其实都是有局限、都是条件式的。当上帝愿意牺牲自己的孩子,为我们披上公义,愿意接我们回天家,这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事。爱——是有意愿为对方牺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