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玄之又玄的弦论(29.09.2019)

文:王樾

图源:网络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两句都出自《道德经》第一章。前一句是开头,意思是:可以用言语表达的真理,并非人们通常以为的真理。后一句在结尾,意思是:那能够解释宇宙间万般奥秘的真理,极为玄妙,令人难以理解。


《道德经》由中国古代哲学家老子所著,写于公元前五百年左右。又过了两千四百多年,从伽利略到牛顿,从牛顿到爱因斯坦,人类对宇宙的探求越发深入。到了二十世纪,物理学家们期待发现一个解释宇宙间一切奥秘的万有理论。当时有两个候选者摆在面前:一个叫相对论,完美解释了由恒星、行星等天体组成的宏观世界。另一个叫量子力学,完美解释了由原子、质子、中子、电子、夸克等基本粒子组成的微观世界。两者似乎相互矛盾,不能合一。物理学家们普遍认同名侦探柯南的口头禅——“真相始终只有一个!”,所以他们坚信,一定存在一种理论,可以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统一起来。

“弦论”解释宇宙万物

1960年代,一位物理学家尝试用数学公式来统一这两种理论。结果发现如果要让公式成立,就必须假定有一种类似于“弦”的物质存在。经过数十年的研究,一些物理学家们宣称,组成宇宙万物的最基本单元,不是像原子一类的“球体”,而是像琴弦一样的“丝线”。这种理论因此被称为弦论,宇宙万物就好像一首首乐曲,由拨动的“弦”产生出来。既然弦论能够统一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它极有可能就是众望所归的万有理论。


只不过,真的存在“弦”这种东西吗?依照弦论,“弦”是宇宙中最小的东西,比所有被发现的基本粒子还要小很多。到目前为止,物理学家还不能在实验中找到它留下的痕迹。这意味着弦理论仍然只是一种能够自圆其说的假说,尚未被实验证实。许多物理学家因此认为弦论还不能算为一种物理学理论,而更像是一个数学猜想或哲学观念。


有趣的是,在弦论的研究上,许多物理学家的做法颇像基督徒。

宇宙只有一个绝对真理

首先,物理学家认为宇宙只能有一个绝对真理。他们不能接受两个相矛盾的绝对真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也不能接受五个并存的绝对真理(物理学家们先后提出五种不同的弦论)。基督徒相信只有一位神,因此也认为存在一个绝对的真理。不同在于,物理学家心中的绝对真理,是一组被称为万有理论的数学公式;基督徒心中的绝对真理,是曾经来到世间,而后被杀、复活、升天的耶稣基督,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翰福音14章6节)。弦论是人自下而上的探索,基督是神自上而下的启示。


其次,在还没有看见“弦”之前,物理学家们就已相信“弦”的存在。因此他们愿意耗费巨资,制造庞大的实验仪器,期望将来证实弦的存在。正如基督徒虽然眼睛不能看到神,心里却相信神存在,并愿意为信仰付出一切代价。“信就是对所盼望的事的把握,是还没有看见的事的明证。”(希伯来书11章1节)信心如同灯塔,为在黑暗中摸索的实证之船指引方向。相信弦论的物理学家仍有怀疑,但相信神的基督徒已经经历神的信实。不然为何两千年来,基督徒们可以前仆后继,为信仰受苦、牺牲?


最后,正如老子所言,那揭开宇宙奥秘的真理,是玄之又玄,常人难以理解。爱因斯坦是世人眼中的天才,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一手缔造的相对论,不能解释微观世界的基本粒子。他索性把自己关在家里冥思苦想,对最新的科学发现充耳不闻,结果毫无所得。正如当哥白尼宣称地球围绕太阳旋转的时候,人们也是无法理解——明明太阳东升西落,怎么转动的是地球呢?可见真理经常和人的惯常思维相矛盾。世人以为行善便可得神明保佑,基督徒却相信人都犯了罪,唯有藉着耶稣基督才能得救——行善只是我们必然要做到事,因信而生。这道理玄到一个地步,被当时的希腊学者们看为愚笨。


直到今日,那个能够解释宇宙万物一切规律的万有理论,仍然是物理学家们的奋斗目标。其实那揭示宇宙的开端与结局(科学)、人类的犯罪与救赎(人文)的真理,已经被明明的启示出来,写成了圣经。弦论很玄,但神启示的真理并不玄。即使你不是爱因斯坦,也能够读得懂,只要你愿意去读。“这话与你相近,在你口里,也在你心里。”(圣经·罗马书10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